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518章 竹管里的发现
    潘翠翠死了,尸体被运走,准备过两天下葬。

    小楼内的气氛很是压抑,六姑和潘驰都不说话,只是默默的干活。

    整个一下午,潘重海也没有出来,这令张禹没有了进去查看竹管的机会。

    晚饭时间,六姑做好了饭菜,准备给潘重海送过去。

    张禹见到,马上说道:“六姑,让我去送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?”六姑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大伯的脾气很怪,别人去的话,恐怕要发脾气。”

    “那、那我和你一起去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两个人一起来到小楼外,按了门铃,等了一会,房门这才打开。

    六姑也不进去,直接将食盒送到潘重海的手里,潘重海刚接过,就看到了张禹。但他没有说话,当即就要关门。

    张禹连忙说道:“潘爷爷,我有几句话想要跟您说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话?说吧。”潘重海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关于那个咬人怪物的。”张禹正色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怪物?”潘重海的声音冷了下来,说道:“我没有兴趣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又要关门。

    张禹急忙说道:“那个怪物总是生活在地下室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闻听此言,潘重海的表情一滞,说道:“你进来说吧。”

    他拿着食盒,转身朝客厅走去。

    张禹跟了进去,回手将大铁门关上。

    来到大客厅坐下,潘重海冷冷地看着张禹,但没有主动说话。

    张禹微微一笑,说道:“潘爷爷,山上的那个怪物,如果我猜的不错,应该就是您的孙子吧?”

    “你少来胡说八道!”潘重海脸色大变,急切地说道:“我孙子在美国治病,这事谁都知道!”

    “不过是一个败血症,用得着在美国治这么久?”张禹不屑。

    “他在那边学习!”潘重海随即说道。

    “学习......”张禹淡淡一笑,说道:“那你养在地下室里的人,又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你!你敢偷进我的家里,信不信我报警把你抓起来!”潘重海指着张禹,怒声叫道。

    “抓我无所谓......”张禹把手一摊,跟着说道:“可抓走了我,你孙子又怎么办?他藏在山中,时不时地出来喝人血,如果我猜的不错,他的病需要喝血才能维持。这种病很怪,你根本治不好,否则的话,不可能把他一直关在家里。”

    “你少在这里危言耸听,根本没有的事儿。山上哪有什么怪物,也就是野狗罢了!”潘重海狡辩道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张禹轻笑一声,“若是野狗的话,一个长年足不出户的人,会每天上山去找?老爷子,人不要太过自私,他已经先后伤了两个人,显然他的动作很快,不是你找到就能够给带回来的。如果说,让他再遇到村民,后果怕是只有两个,他被村民打死,或者是他把村民给活活咬死。我想这两种结果,你都不希望看到吧。”

    “呵!”潘重海冷笑一声,说道:“听你的口气,你是想帮我了?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和你并不认识,你为什么会帮我?”潘重海淡淡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来,我不想多伤无辜。二来,我想看看你今天捡到的那根竹管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怎么知道是我捡的?”潘重海好奇。

    “因为......你出门的时候,并没有带这根竹管。”张禹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观察的很仔细,看来一直在留意我,你有什么目的?”潘重海警惕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来到这里,并不是为了你,而是为了潘云。潘云离开这里之后,突然昏迷不醒,所以我才跟温阿姨来到这里一探究竟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怀疑是我做的?怎么可能,潘云终究是我潘家子侄,我怎么会害她?再说了,我也没那个本事!”潘重海正色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您没这个本事,昨天来的时候,我只是觉得您很奇怪,所以就留意上您了,结果发现了很多事。那个竹管,想来是您在山洞里捡的,我不知道您为什么这么在乎它,但那东西对我来说,是唯一的线索。”张禹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觉得,那根竹管有点眼熟。”潘重海这般说道。

    “眼熟?”张禹不由得一愣,说道:“您还见过它?”

    “我儿媳妇曾经有一根几乎一模一样的竹管,只是后来不见了。我也不知道,为什么会在山洞里出现。”潘重海满是疑惑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能借我看看吗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潘重海露出迟疑之色。

    “看过之后,不管我是否查到线索,我都会帮你找到你孙子,你看怎么样?”张禹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能找到他?”潘重海有些不信。

    但是他很显然,他已经是承认,山上的怪物就是他的孙子了。

    “温阿姨能带我到这里来,你认为我会一点本事也没有吗?”张禹露出自信地微笑。

    “好吧,那咱们楼上说。”潘重海站了起来,朝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张禹也站了起来,跟着潘重海上楼。

    来到二楼,很快走到刚刚潘翠翠死的那个房间门前。

    潘重海不自觉地看了一眼房门,说道:“翠翠的死很古怪,你知道是为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我也觉得古怪,但是暂时不知道。可给我一种感觉,她很有可能是冲着那个竹管而来。”张禹笃定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......竹管还在,她却死了。翠翠父母死的早,一直都在这里生活,不可能被人收买。他怎么会跑到这里来?而且她的死,透着诡异。”潘重海有些担忧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更加应该靠我给你解答这个问题了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,那我就看看,你是怎么给我解答的。”潘重海说完,径直走向隔壁的房间,他将房门打开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张禹随同而入,这个房间的格局也很简单,没有什么特别的。

    在桌子上,放着那个竹管,还有那个如意。张禹走到桌子旁,伸手抓起竹管,潘重海没有阻拦。

    张禹紧跟着,微眯着眼睛,用心眼去看这个竹管。

    只一瞧,不由得让张禹大吃一惊。就见竹管之内,有一个白色的光球,不是潘云的中枢魄又是什么?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张禹简直不敢相信,一直想要找的中枢魄,竟然来的这么容易,真可谓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。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