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512章 接连的巧合
    在后生的左脖颈处,血肉模煳,一大块皮肉硬是被撕咬下来。不过看流淌出来的血,竟然不是特别多。

    张禹忙一把抓住后生的脉门,脉搏十分的微弱,显然是失血过多。另外手腕发凉,只怕是撑不了多久。张禹迅速地从兜里掏出银针,在伤口处扎了三针,以确保鲜血不要继续流淌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他观察起周边的情况,这里就是一片菜地,不像是有野兽出没。他接着再看后生的伤口,也不像是野兽咬的,更像是被人咬的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有脚步声传来,张禹转身去看,是温琼和小霞、老头三个人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出什么事了?”“怎么了?”温琼和老人一起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个人被咬伤了,我给他止了血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三人来到近前,老人马上认出了后生,叫道:“是小明子。”

    说着,老人蹲到后生的身边,急切地叫道:“潘明、潘明。”

    “大爷,他现在昏过去了,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。我看不如下送他下山吧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好......先把他送回去......”老头连声答应,皱着眉说道: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......造孽呀......”

    这里就张禹一个年轻力壮的男人,自然是由他将潘明背起来,四个人一起下山,张禹说道:“大爷,我看这事得赶紧报警。”

    “报警?”老人一怔,说道:“报警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的伤不像是被狼,或者是被野狗咬的,像是被人咬的。所以,我觉得这里好像有什么问题,让警察前来搜查,这才能尽快找到凶犯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能吧......”老人皱着眉说道:“我看不用报警,潘家集就那么几个警察,叫他们来能有什么用。等下我召集村民,一起上山看看。”

    见老人这么说,这里又是人家的地盘,伤者跟自己也没什么关系,张禹只好作罢。

    潘明是潘家村的村民,属于老人的孙子辈。村里有个小诊所,大夫也是姓潘,他给潘明进行了包扎。张禹本想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,可潘明一直没醒,只好回头再说。

    眼下时间不早,张禹和温琼、小霞一起去了老人家里入住。

    老人家里的房子可真不小,高宅大院,里面有两栋小楼。

    老人没说什么话,独自一个人进了前方的小楼,张禹三个人进到了侧方的小楼。

    家里有三个下人,一个中年女人是老人的侄女,另外一男一女是老人的孙子辈,负责在此照顾老人。

    温琼认识他们,打了招唿,被领到二楼的客房休息。

    一进客房,温琼就急切地问道:“张禹,情况怎么样,还有没有其他的发现?”

    张禹轻轻摇头,说道:“目前的发现就是这些,潘云的事情,还没有找到什么线索,我打算明天再上山看看。”

    其实今天发现的问题也不少,可多是关于潘家山风水的问题,以及潘昌俊坟头的九根坟头钉。但是这些,和潘云中枢魄丢失的事儿,似乎又没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毕竟这里的风水改变,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,那九根坟头钉同样也不是近期才插进去的。潘云前天出的事,正如温琼所说,是早上独自一人上山,回来出发之后,人才昏迷的。

    温琼又看向小霞,说道:“你呢?”

    小霞说道:“我对那些东西不懂,但是我能看出来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温琼又问。

    “那个叫潘明的人,伤口肯定是被人咬的无疑。”小霞肯定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这件事,跟小云的事情,能有什么联系吗?”温琼看向张禹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清楚,不过我先前说过,潘云掉魄的事情,只有两种可能。一是被高手动了手脚,二是受到了严重的惊吓。高手暂时没看到,但是一个藏在山中咬人的家伙,难免没有嫌疑。”张禹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他们三个正说着,外面响起了脚步声,张禹听到了,小霞同样也听到了。

    小霞低声说道:“有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转眼间,外面响起敲门声,跟着一个青年说道:“婶,饭好了,可以下来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们这就下去。”温琼说道。

    一楼的装修、格局和城里也差不多。

    下楼进到餐厅,只有青年人和少女两个,不见中年女人。

    张禹随口说道:“那个阿姨呢?”

    “六姑去给爷爷送饭了。”少女答道。

    “爷爷不过来吃呀?”张禹又道。

    “爷爷总是自己一个人吃饭的,从不过来吃。”少女又道。

    “看得出来,老爷子的身体挺硬朗的,没事还一个人自己上山熘达。”张禹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爷爷以前很少出门的,一年顶多出门三次,太爷爷的祭日,爷爷的祭日,还有大伯的祭日。除此之外,都不出门的。也就这两天,一清早就会出去,傍晚才回来。我们想陪着他一起去,爷爷也不用。”少女说扁着嘴道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么,爷爷平常连小楼的门都不出,更别说是离开院子了。就这两天,总出去熘达。”青年人也跟着说道。

    听了这话,张禹心头一动,看来这事有古怪。

    一个人常年不出门,冷不丁突然出门了,而且日子还这么巧,正好是潘云丢了中枢魄左右的时间。

    张禹跟着又问,“你们这山上有没有狼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都什么年代了,怎么可能有狼。”这次是青年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刚刚我们在山上,突然听到了惨叫声,过去一看,是一个叫潘明被咬了。村里以前,也出过这样的事儿吗?”张禹又旁敲侧击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啊?潘明怎么还能被狼咬了。”少女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青年人挠了挠头,说道:“还有这样的事儿啊,以前没听说谁山上被咬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山上,村里的人经常去吗?”张禹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“祖坟都在那,经常有人上山的。还有几家在山上有菜地,时不时的也要上山。”青年人答道。

    有了这个回答,张禹隐隐可以确定,咬人的那个人,应该是最近才出来的,要不然的话,不可能没听说。看来还真是巧,潘云的事儿,咬人这位,加上老爷子这两天总往山上跑,这里面到底又有什么联系呢?

    很快,那个中年女人也回来了,几个人这才一起开饭。

    说实话,张禹挺饿的,因为有心思,吃的不快,吃的也不多,就吃了三碗饭。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