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510章 潘家山
    “潘阿姨,潘云会变成这样,我想绝不是偶然。所以想跟你打听一下,她是什么时候昏迷的。”张禹看向温琼,说出心中的疑惑。

    “我这次带小云回潘家祖坟给她的父亲扫墓,回来的路上,她突然昏迷过去。当然我以为她是累了,只是睡着,就没当回事,可到家的时候,招唿她下车,这才发现,她竟然昏迷不醒。当时去了医院,可根本查不出来是什么原因,戚武耀才提出来请拉拉那大牧师过来诊治。结果一夜过去,小云仍然没有苏醒,我这才给你打电话,请你过来看看。”温琼有些伤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是在昨天回来的时候发生的了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温琼点头。

    “她现在是魄掉了,通常来说,能造成这种情况的,只有两种可能......”张禹喃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哪两种?”闻听此言,温琼急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第一种是吓到的,也就是老人们嘴里的吓掉魂儿。其实掉的不是魂,而是魄。还有一种可能,就是被高手算计,可有这种实力的高手,实在太少见了。”张禹说到这里,沉吟片刻,又问道:“阿姨,在你们回来的当天,可曾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?”

    “特别的事情......”温琼迟疑片刻,勐地说道:“我想起来了,我们原定是早上七点半吃了早饭就出发回来,在七点来钟的时候,小云是从外面进来的。我问她去哪了,她说临走前再去坟上看一眼父亲。当时我也没当回事,现在想起来,好像有哪里不对......以往去扫墓的时候,小云都没有这样做过,只有这么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张禹迟疑了一下,微微点头,说道:“那问题应该就出现在这上面。我看不如这样,等过了今晚,潘云的情况稳定住,咱们明天就去一趟她的老家,到她父亲的坟前瞧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温琼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没有了其他选择,只能把希望全都寄托在张禹的身上。另外,温琼隐隐也意识到,张禹说的话没有错,潘云不应该无缘无故的就这样,十有**跟清早上山的事情有关。

    只是到底发生了什么,那就不得而知了。

    二人坐在床边静静地等着,轻易不敢乱动,以免走路时不小心,带起的风挂灭了地上点着的蜡烛。

    张禹时不时地将手放在潘云的脉门上,查看着潘云的情况。

    渐渐,拦住潘云命魂的十字架白光终于消失。那代表着命魂的红色小人蠢蠢欲动,似乎很快就要离开身体。发现到这个,张禹不由得心中大急,好在就在这时候,一道闪亮的星光突然冒了出来,挡住她的命魂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,张禹终于松了一口气。他知道,是自己的七星灯续命术管用了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渐渐又有星光冒了出来,直到半夜十二点的时候,便有七颗明星呈北斗七星状,护住了潘云的命魂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张禹彻底放心了,将手从潘云的脉门上移了下来。同时他心中暗喜,没想到第一次使用七星灯续命术,就取得了成功。

    但张禹也清楚,自己这次不过是暂时护住了潘云的命魂,应该也不算是真正的七星灯续命术。不管怎么说,潘云在七天之内应该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自己必须在七天之内找到潘云的中枢魄,因为七星灯续命术只能维持七天,按照常理来说,人这一生只能续命一次。否则的话,就太过逆天,必然遭到天谴。

    温琼十分的紧张,不停地看表,见过了十二点,立刻小声地说道:“现在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暂时没有问题了,我现在就回去准备一下,咱们明天出发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劳烦你了,咱们明天早上见。”温琼感激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将东西收拾了一下,由小霞送他回家。

    若说准备,张禹的法器就那么几样,其实也没啥可准备的。这次估计用不上归真四象盘,他把八字寻命盘带在身上,108枚铜钱,自然必不可少,顺便又带了一叠符纸,以备不时之需。

    早上辞别了杨颖,跟温琼取得了联系,不曾想,温琼竟然老早就到了,一直在楼下等着张禹。上了奥迪,由小霞负责开车,直奔潘云的老家。

    潘云的老家是一个叫作潘家集的地方,集市那里有个村庄,名叫潘家村。潘家村和张禹的老家大牛屯相比,明显不是一个级别的。

    路面都是柏油路,村里的房舍,也要比大牛屯的强多了。甚至还有不少二层的小楼,只是这些楼有些旧,看得出来,应该是多少年前就整上了别墅建筑。

    但在张禹看来,似乎有些衰败的迹象,并不是蒸蒸日上的景象。

    小霞开车来到一座大山脚下,温琼告诉张禹,这是潘家山,潘家的坟地都在这里。

    三人下了车,张禹举头上望,此山呈虎踞之势,难得的风水宝地。可让张禹意外的是,这里似乎笼罩着一团霉运,简直不应该是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见张禹一直抬头看,温琼好奇地问道:“你发现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上去瞧瞧吧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此山的风水好,气运差,顶多也就是影响到子孙后代的运气,这跟潘云中枢魄失踪的事情,好像没有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三人一起上山,一边走,张禹一边好奇地琢磨,此地的气运为什么会这么差。按理说,可能性只有一种,一种是遭到了天谴,前行扭转了气运,但这种可能性一般不大;另外一种,自然是人为的更改了这里的气运。能够做到这一点,此人的实力,必须是相当强悍,否则根本不可能做到。

    毕竟这里不是一个房子,说改风水就能改,这里可是一座风水宝山,就算不是龙脉,也不是那么容易把整个的气运都给更改。

    一路之上,有很多坟冢,他们到的时候,已经是中午了,可是照样能够感觉到凉风阵阵,几分萧瑟、几分凄凉。张禹能够确定,不少都是坟头风,这里的霉运很强,令阴宅不太安宁。

    这里的坟也分三六九等,下面的坟,明显修的很普通,应该是家境不是很好。但是越往上,坟修的就越好,过了半山腰,所见的都是大坟,一个修的比一个气派。不过也就是这里,坟头风却是更为强盛。

    温琼带着张禹来到一座坟前,不等站稳,张禹就赶到一股浓郁的凉风吹来,让他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哆嗦。

    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