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509章 七星灯续命术
    拉拉那根本不顾他人的劝说,直接出了二层小楼,进到了外面停着的奔驰轿车中。

    戚武耀是紧追不舍,见拉拉那上车,他也跟了进去,急切地说道:“大牧师,您这怎么说走就走,跟那小子计较什么,难道就不能给我点面子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戚先生,并非我不想给你面子呀……”拉拉那突然轻轻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意思?”戚武耀不解。

    “因为那小子说的一点也没错。”拉拉那这次正色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说的没错……这话怎么讲?”戚武耀更是煳涂。

    “我能感觉到,那个女人的灵魂就要从她的身体里出来了,而我的大治愈术已经维持不了多长时间了。他的意思是,我跟他联手救活潘云,由我在这边用大治愈术阻止潘云的灵魂从身体里出来,由他去寻找丢失的灵魂。方法虽然没有错,可我根本坚持不到他把潘云丢失的灵魂找回来,先前施展的大治愈术已经是我的极限,七天之内,绝对施展不出来第二次。我这么说,你应该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吧。”拉拉那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他的话,说的那叫一个明白。不是老子不给你面子,是老子根本就无能无力。你当我的大治愈术是无限使用的,用这么一次,就得缓七天,接下来怎么办?继续留在这里,岂不是把招牌砸了,老子能丢的起这个人么。

    戚武耀这下听明白了,原来不是拉拉那不救,是拉拉那救不了,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。戚武耀皱眉说道:“那、那怎么办呀?潘云……”

    “她现在的状况,没有人能够救得了,已经是必死无疑,只能准备后事。看得出来,你很喜欢她,可我无能为力,这个世上,也没有人能够救得了她。”拉拉那说完,就看向前面的司机,说道:“迈克,开车吧。”

    潘云的卧室内。

    面容略显憔悴的她,静静地躺在床上,一动也不动。

    温琼看到女儿现在的样子,那叫一个心痛,从小到大,自己都没有给女儿多少关爱,只是一心扑在工作上。

    不曾想,女儿突然就变成这个样子,让她如何承受得了。温琼看向张禹,说道:“你、你能救得了她吗?”

    说实话,温琼之所以找张禹来,一来是见拉拉那救了那么久,女儿也没醒来;二来是见识过张禹的本事,另外张禹还是白眉宫的人,差不多能有办法救活潘云。

    只是她不清楚,潘云这到底是什么情况。即便张禹刚刚说过,可她也是莫名其妙,有些听不懂。

    张禹在拉拉那出去之后,就在琢磨怎么办。他的手抓着潘云的脉门,用心眼能够看到控制住潘云命魂的白光十字架开始渐渐变淡。

    想要救活潘云,就得找到潘云的中枢魄,可在这之前,自己必须要巩固住潘云的命魂,不让命魂离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……”听到温琼的问话,张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“难道就没有办法了吗?”温琼焦急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让我想想……”张禹皱眉说道。

    “咦?”蓦地里,张禹突然想到一件东西。

    见他这般,温琼的眼睛一亮,急道:“你想到办法了?”

    “也不一定能成,我现在得赶紧回家一趟,取点东西。”张禹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我让你送你。”温琼看得出来,张禹似乎是真想到了办法。

    她马上送张禹出了卧室,温琼家里现在戒备森严,虽说这里没什么人能够闯进来,却有好几个青年男女负责保护。

    温琼指向一个身材健美的女子说道:“小霞,你现在就送张先生回家,一切都听他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小霞当即答应。

    张禹和小霞出了门,坐上一辆奥迪轿车,由小霞负责开车,直奔金都花府小区。

    来到楼下,张禹让小霞在下面等着,他独自上楼,进到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他的卧室,现在是根本不住人,不过现在,却添置了一个保险柜。

    而这个保险柜,可不同于一般的保险柜,上面被张禹施了雷法,旁人触碰,当时就得触电。这也是吸取了上次的教训,自己的那些宝贝,绝不能丢了。

    他此番要找的东西,不是别的,正是在当铺里买下来的那个七星灯。

    七星灯有续命的作用,说白了就是让人的命魂不会随意离开身体。

    传闻曾经有两个人使用过七星灯续命术,一个是诸葛亮,一个是刘伯温。诸葛亮比较杯具,没有续命成功,中途被魏延给搅了局。可另外一位刘基先生,却是续命成功,延寿十二年。

    张禹想到的办法是,用七星灯稳住潘云的命魂,让她的命魂不能离开身体,给自己争取时间,寻找到她的中枢魄。

    虽说自己还没有用过七星灯,但他研究过七星灯,而且师父提到过,自己也摸索了一下七星灯续命术,初次使用,能不能成功,就看潘云自己的造化了。

    拿着七星灯下楼,张禹上车之后,让小霞开车送他去买蜡烛。

    无缘无故的买蜡烛,换做别人肯定得问,可小霞一句话也不多问,只管听命行事。

    买好了所需的蜡烛,二人重新回到温琼家里。

    温琼正焦急地坐在床边等着,见张禹回来,立刻站了起来,急切地问道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敢保证,只能先试试。”张禹嘴里说着,就来到床边的空地,开始将包里的蜡烛什么的,全都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一看到这个,温琼是直迷煳,这又是搞什么玄虚?

    张禹只管忙活,将七星灯的灯座摆正,上面插上蜡烛。除了这个之外,周边两圈又摆上了三十六根蜡烛,这叫作护星阵。

    一切完毕,才开始将一根根的蜡烛点燃。最后,他掏出来一张符纸,咬破手指,正面写上潘云的名字,背面写上潘云的生辰八字,将符纸在七星灯的主灯上点燃。

    “唿”地一下,符纸化为灰烬。

    温琼一直静静地瞧着,张禹做完这一切,走到潘云的旁边,嘴里说道:“阿姨,这蜡烛在半夜十二点之前不灭,潘云的命就算保住一半,为了以防万一,从现在开始,就不能让任何人开门了。不管有什么事,也不准进来。”

    温琼点头,随即掏出手机,给外面的人打电话,要求直接封锁,有事电话联系。吃饭什么的,也不用管我们,我不出门,谁也不许进来。

    张禹抓住了潘云的脉门,又用心眼去看,眼下护住命魂仍然是那个发光的十字架,只是看样子,坚持不了多久。接下来,就得靠七星灯了。

    同时,张禹又十分纳闷,潘云的中枢魄怎么就会无缘无故的没了呢?先前他一直想问,可因为着急,都没来得及问,现在终于可以打听一下了。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