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503章 迟大师(第六更)
    镇东区政府,副区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付森博坐在办公桌后,此刻桌子上正放着一份报纸,报纸的头版头条是一张大照片,照片上是十多个少女和一个青年男子在一起嗨的场面。

    上面的文字写的是,区公安局缉毒大队在昨天夜里查获一起聚众吸du案,经调查,别墅为青年男子付旭东的产业,现已涉及到提供吸du场所,聚众吸du等罪名。

    好在上面写的比较含蓄,并没有提涉案男子的父亲是谁。

    “混蛋!混蛋!”付森博狠狠地咬着牙,他的牙都好咬碎了。

    他心中明白,警察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去抓自己儿子吸du的事儿,这里面肯定有人撑腰,否则的话,谁敢去抓?

    撑腰的人,不言而喻,付森博就算是用脚趾头想,也能想出来。

    “当当当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,门外响起了敲门声。

    “请进!”付森博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房门打开,进来的是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,男子是付森博的秘书。

    “区长。”秘书礼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吗?”付森博明显在压着情绪说话。

    “现在区政府来了不少记者,说是想要对您进行采访,您看这事……”秘书小心翼翼地说道。

    付森博的儿子上报纸了,政府里的人谁能不知道,眼下记者来参访,显然就是为了这事。

    有一家媒体勇于率先登出来,其他的媒体自然也就不在乎了。

    “说我不在!”付森博一听这话,实在是难以压制心中的火气,直接没好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秘书不敢多言,答应一声,便要出去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不等秘书出去,付森博突然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还有什么事……”秘书小心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请他们去接待室,就说我马上过去,接受采访。”付森博冷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心中清楚,这件事想要逃避,那是不可能的。人家既然找上了门,那肯定是都知道付旭东是他的儿子,自己要是避而不见,搞不好又得被有心之人利用。

    与其让别人胡乱猜测,还不如自己主动面对,拿出个态度来。

    眼下事关重大,正在竞争区长位置的紧要节骨眼上,别因为这件事,直接就失去了竞争机会,那样的话,岂不是满盘皆输。

    等秘书出去之后,付森博调正了一下心态,琢磨了届时的说辞,这才出了办公室,前往接待室。

    与记者们见面之后,少不得被问及付旭东和他的关系,这一点瞒也瞒不住,付森博直截了当,坦诚相待,就是自己的儿子。

    紧跟着,付森博就表明态度,即便是自己的儿子,只要犯法,也要得到法律的惩处,绝不能有半点姑息。

    对于儿子会有这种习惯,他之前是不知道的,自己工作这么慢,整日里为国为民,鞠躬尽瘁,对而自己的管教,难免缺少时间,有点疏忽。同样也希望,经过这次的教训,儿子能够引以为戒,重新做人。

    一篇表面文章,做的是四平八稳。对于他的说法,记者们似乎早就猜到了,要不这么说,那还怎么说呀?

    这头打发走了记者,办公室方面又打来电话,说是唐区长有请。

    付森博清楚,一把手领导不可能不出声,他匆匆赶往区长办公室,面见唐区长。

    寒暄几句,唐区长就正色地说道:“森博,这件事情,市领导已经知道了。虽说你平日里十分操劳,缺少时间对子女进行敦促,可出了这种事,影响终究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“唐区长,这件事……唉……”付森博说着,叹息一声,狠狠地一拍自己大腿,“实在没想到,这小王八犊子竟然好的不学,去学那些东西!我知道,这里确实有我很大的责任,造成了不良影响,我愿意接受上级领导的任何批评,任何惩处。”

    他的态度,那叫一个真诚,那叫一个痛心疾首。

    “怎么说呢,市领导对你往日的工作还是肯定的,出了这种事,有你一定的责任,但以往的功绩,还是不能抹杀的。市领导的意思是这样的,希望你能够在短时间内有所表现,不要将经用到别的上面,力争将工作做好。马四镇一带的经济发展,还是要靠你全力以赴,取得突破的。”唐区长温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请领导放心,我一定不会被无关的事情所牵绊,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将经济发展工作做好,决不辜负上级领导对我的信赖。”付森博诚恳地说道。

    其实他心里清楚,因为这件事,直接将自己撤了,那是不可能的。事实证明,自己猜测的不错。

    但是上面,肯定也要对他施压,现在是勒令他在短期内将功补过。

    马四镇一带的经济发展,本来就是自己和温琼竞争的关键点。区别只是在于,先前领导的意思是,在唐区长退休之前进行比较,可是现在,他必须要做出点成绩来。

    而且,在和温琼竞争的结果上,自己必须要相当的优势,才能赢下温琼。如果发展的水平差不多,亦或是强点有限,那自己都输了。

    唐区长满意地点点头,说道:“好,我相信你的工作态度。也没什么事了,你现在赶紧回去筹措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先回去了。”付森博露出诚恳的微笑,起身出来区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一出门,他差点就把牙给咬碎了。

    付森博在心中暗说,温琼啊温琼,没想到你竟然跟耍这样的伎俩!既然你这么做,那就不要怪我了!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,我若是不让你鸡飞狗跳,就跟你一个姓!

    一回到自己的办公室,付森博就马上掏出手机,拨了个电话号码,一接通,他就说道:“迟大师……”

    次日,通往镇东区中级法院的路上。

    张禹、鲍佳音、夏月婵、鲍诚美四人都坐在鲍佳音的大悍驴内,鲍佳音和姑姑在前,张禹与夏月婵在后。

    昨天张禹摆完阵之后,又给鲍诚美熬了点药,让她好好休息。原本张禹是打算走的,可是鲍诚美诚意相留,加上彪哥又打来电话,说是晚上不回家,还没采购回来。没有办法,张禹只好留在鲍诚美家里过了一夜。

    分配房间的时候,正常来说,家里三个卧室,横竖也够他们睡得了。鲍诚美一间,两个女生一间,张禹一间。

    结果可好,夏月婵哪好意思跟鲍佳音睡在一个房间,鲍佳音也明白这个道理,昨晚都给撞上了,今晚还在一个屋睡,实在豁不上这个脸。最后只能是鲍佳音跟姑姑睡,张禹和夏月婵各睡一个房间。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