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490章 改抢了(第七更)
    “钱已经到位,一共两个亿,咱们开始吧!以前我会让你吓到呀,你可别说不敢了!”

    东西和钱都验看完了,女人叫嚣地喊了起来,像是生怕张禹反悔,她又激将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会害怕,瞧不起谁呀,来来来......”张禹嘴里说着,却是把手放到了大腿上,掌心好似无意地对准对面的女人。

    一条半透明的气流一下子射了出去,直接就将女人头顶事业运、财运、爱情运接连卷走。

    除了她的,张禹也没放过其他人的,他将一个个地吸取别人的气运。

    “那咱们开始!发牌吧!”女人坐了下来,先前的几个人也跟着坐下来,当场就要继续发牌。

    张禹现在也没吸完所有人的气运,见到他们这就要发牌,张禹马上叫道:“我一个人押两亿,你们是四个人合起来押两亿,还是怎么算呀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口,其他的人心中暗说,这小子一点也不煳涂啊。

    话说的一点没错,你们这算谁押的?

    张禹说完这话,手上也不闲着,继续吸收这些人气运。

    赌钱这种事,跟财运有很大的关系,上次在赌船上面,已经印证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几个人互相瞧了瞧,最后由那个女人大声说道:“就咱们两个赌,行了吧!”

    “这个行。”张禹点了点头,接着说道:“还是刚刚那个玩法,也憋闷,也别扯那些了,直接发三张牌,谁大谁就把钱拿走!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!”女人说着,直接拿起扑克,在手上洗了两下。

    该说不说,这女人的手法着实不错,直接藏了三张a到袖子里,不管怎么发,到时候都是自己赢。

    然后,她就准备发牌。

    不想,张禹突然说道:“凭什么你洗完之后,就是你直接发呀?”

    “那你想洗的话,你也可以洗。”女人满不在乎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拿过扑克,随便洗了两下,然后说道:“咱俩谁发牌呀,要不然石头剪刀布吧。”

    女人有三张a在手,怎么可能怕张禹,对她来说,谁发不都一样。于是,她大咧咧地说道:“不让你发!”

    “那好。”张禹点了点头,接着又道:“那你切牌吧,省的你输了之后不服。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女人随便切了一下。

    切好之后,张禹说道:“我们刚刚说好的,直接亮牌比大小,没问题吧?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女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发了。”张禹说完,直接拿起牌来,将正面的第一张亮到女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”一看张禹直接亮牌,女人急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都问过你了,你不是同意直接亮牌比大小么!”张禹嘴里说着,又给自己亮了一张。

    他接着又给女人亮了一张,随后又给自己亮牌。

    这一来,女人直接傻了眼,她的同伴们也都傻了。牌直接亮开了,那还怎么换呀?

    此刻,张禹给她发了第三张,最后给自己发了一张。

    张禹的牌面是一对4,女人是三张杂牌,很明显,张禹赢了。

    张禹微微一笑,站了起来,说道:“不好意思,我赢了,那两个亿是我的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指了指那十个装钱的皮箱。

    女人当即站了起来,大声说道:“这把不算!”

    “凭什么不算呀?”张禹厉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斗鸡没有亮着发牌的!”女人气急败坏地叫道。

    “我先前问你了,你说可以的!现在想要耍赖吗?”张禹的眼睛瞪了起来,同时用余光扫向其他的人。

    他心中清楚,这里可不是赌场,这帮人是不会让他直接把钱带走的。

    “确实没有这么玩的!”“斗鸡哪有直接亮牌的!”“这把肯定不能算!”......女人的同伙全都喊了起来,他们这么多人,怎么可能怕了张禹,是一起耍起无赖。

    “仗着人多,想要耍赖吗?”张禹的声音冷了下来,说道:“这些钱都是我赢的,现在就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耍赖又怎么了!臭小子!”

    先前拿钱来的那些人,都是打手,以免发生意外。在他们看来,虽然肯定是赢,但小心驶得万年船。直接千光张禹的钱最好,一旦有个闪失,这么多人,打也打死张禹了。一个汉子喊了一声,几个老千立刻让开。

    紧接着,其他的汉子也都逼向张禹,嘴里叫道:“臭小子!想要活命的话,就把钱和东西都留下,否则的话,别怪我们对你不客气!”

    “现在不用骗的,改成抢得了!”张禹怒喝一声,抢上去一拳直接砸在那汉子的面门上。

    “啊!”汉子痛唿一声,仰天摔倒在地,跟着不省人事。

    张禹现在内力大增,拳脚要比以前狠多了。常人根本经不住他的一拳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砰......”不等其他的汉子反应过来,张禹拳脚之间,把这些汉子全部打翻在地。

    几个老千见状,直接就傻了,等他们想跑,都来不及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砰......”张禹连打带踢,几个老千先后被打翻在地,就连女老千也不幸免。此刻只剩下最先到无当斋千张禹来的那个少妇还没躺下。

    当张禹的目光看向她时,少妇已经是浑身颤抖,想跑都跑不动,腿都在打哆嗦,从来没见过这么能打的人,双腿一软,当场就瘫坐到地上了。

    “你......”张禹朝少妇勾了勾手指,说道: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少妇哆哆嗦嗦地爬了起来,战战兢兢地来到张禹面前,现在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?

    张禹冷冷地问道:“来了多少人千我呀?”

    “都、都上来了......”少妇胆战心惊地说道。

    她实在是没有想到,张禹都给看穿了。

    “谁让你们来的?”张禹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、没人......我们就是知道你有钱,所以才打了你的主意......”少妇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我会信吗?”张禹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少妇咬了咬嘴唇,说道:“确实没人让我们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你们还挺有钱的,能拿两个亿来千我。这么有钱,当什么老千呀?”张禹冷冷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我们不是想赚更多的钱么......”少妇结结巴巴地说道。

    可以说,就算把她给打死了,她也不敢说实话呀。

    “行。”张禹说了一个字,旋即抬起手来,在少妇的头顶上一按,少妇登时瘫软无力地昏倒在地。

    在她躺下之后,张禹跟着动手,在其他人的头顶上都按了一下。

    有的人刚刚直接就被打昏了,有的人就算没昏,却也是疼得直咬牙,根本起不来。被张禹一按头,当场就没了知觉。

    全部解决,张禹掏出手机,拨了彪哥的号码。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