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470章 乾坤扭转红葫芦
    “这位女道长的阵法果然精妙,用了我这么长时间才考虑出来。”

    杰克刘终于开口说话,与此同时,他从手里翻出来一张金牛座的纸牌。

    他将纸牌放入阵中,跟着将里面的摆设挪了一下,每一个被他挪过的摆设,全都要放到纸牌上停顿,接着才放回原位。

    当一把模型椅子放到纸牌上的时候,椅子竟然颤了一下,随即不动。

    一瞬间,上官宁的脸色大变。因为这张椅子就是阵眼的所在,她是按照九宫八卦布局,即便是找到阵眼,想要像杰克刘先前那样,轻描淡写的给破掉,也不是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然而上官宁清楚地感觉到,自己已经感觉不到风水阵的半点气场。同时来说自己布置的风水阵,只要有点道行的,都能感觉到阵法的存在,是否被人破掉,那是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杰克刘收回纸牌,转头看向上官宁,微笑着说道:“女道长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你赢了。”上官宁说了一声,直接朝台下走去。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,但是她十分的不甘心。

    她的阵法确实是被杰克刘给破了,可杰克刘破阵的手段,着实不够光彩。

    因为任谁都能看得出来,杰克刘不是靠着什么真本事来破阵,而是靠手中的那张金牛座的纸牌。那张金色的纸牌应该是一件很厉害的法器,玻璃缸的摆设就这么多,杰克刘根本就没找到阵眼在哪,而是在那里瞎蒙。

    里面就这些东西,早晚得让他给碰上。

    若说杰克刘能直接找到阵眼,用法器给破了,上官宁倒也认头了。可是杰克刘的做法,分明是欺负人。

    不过同样,上官宁对于杰克刘手中的纸牌,也是相当的佩服,确实有够厉害。这种奇怪的法器,实在是少见。

    在上官宁回到位置上,没有马上落座,而是像师父、师伯见礼,跟着又道:“徒儿让你们失望了。”

    中年坤道马上安慰,“小宁,你的表现已经很好了,他仗着法器厉害,才破了你的阵,否则的话,连阵眼都找不到。你快快坐下,看为师替你出头。”

    先前都以为杰克刘有多么厉害呢,现在中年坤道已经发现,不是这么回事。

    上官宁的九宫八卦阵不算是很厉害的风水阵,这一行的高手应该能够找到阵眼的所在,没有说这么试的。就算是破阵赢了,也不够光彩,根本显示不出来真才实学。

    再者说了,就你有法器,我们就没有。

    中年坤道直接站了起来,朝台上走去。

    这次上去一个年纪大的,马上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。看看刚刚真的是试探,现在才是动真格的。

    这里也不是没高手,哪怕是社会同仁席位坐着的,也有这一行的好手。但他们自认为恐怕不是杰克刘的对手,加上又有白眉宫的人在此,主要变成了看热闹。

    适才杰克刘用法器强行破阵的一幕,这些高手们也都看明白了。所以他们现在都等着看好戏的上演。特别是杰克刘的举动,显然也是激怒了白眉宫。

    上台之后,中年坤道自报家门,她是袁真人和贾真人的师妹,名叫冯崇绝,在白眉宫中,还称不上真人。

    杰克刘也是客气,说道:“冯真人,不知您是想要破阵,还是摆阵?”

    “我来破阵!”冯崇绝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“请!”杰克刘做了个请的手指。

    冯崇绝现在已经动了真怒,既然可以用法器破阵,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。难道只有你有法器,我们白眉宫就没有。

    来到双鱼生财阵旁边,冯崇绝观察了片刻,跟着从腰间接下来一个红色的葫芦。

    葫芦是道家常用的法器,冯崇绝这个法器,也是有点明堂的,叫作“干坤扭转红葫芦”。这个红葫芦上面有个阵法加持,正着摆放,可以生财,倒着摆放,可以释放霉运。

    冯崇绝就是因为有这个依仗,加上对方又率先使用法器,那咱们就别客气了。

    她是看不出来这个双鱼生财阵有什么玄机,所以是打算硬破。你不是能够生财么,那没有问题,我用霉运来克制你。

    冯崇绝将葫芦嘴给拔开,跟着将葫芦往玻璃缸内的空地上一放。在她看来,用不了多久,就能把这个双鱼生财阵给破了。

    杰克刘似乎也看出来端倪,但他一声没吭,毕竟自己刚刚也使用法器了。他只是在手上反复着移动那十二张金色纸牌,也就过了一分钟,突听“砰”地一声,红葫芦竟然直接从玻璃缸内弹了出来,摔到地上,又是“啪”地一声,裂为两半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一看到自己的红葫芦摔碎了,冯崇绝大吃一惊,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,心中又是一阵剧痛。这可是自己的法器,就这么毁了。

    这个世上,法器有很多种,大多是要阵法加持,并且输入大量的法力作为承载。

    没有输入法力,单纯只是用阵法加持的法器,基本上是一次性的,而输入法力的,才能够长久使用。其实这个年头,制作一次性的法器,也得有相当的本事,跟别说是长久使用的了。

    冯崇绝的红葫芦就是一件能够长久使用的法器,靠这个也破过不少阵法。当初她本来积攒了不少功德,可以升篆,可因为修为不够,升了也用不了,干脆就换了件法器。

    没想到,竟然毁在这里,换做是谁,能承受住这种打击。作为一个女人,没直接哭出来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在场的众人看到这一幕,不由得是一片哗然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“真是邪门了!”“那葫芦绝对是一件法器。”“怎么就这么毁了。”“损失不小吧。”“这阵法也太厉害了。直接就能把法器给毁了。”......

    莫说是他们了,坐在台上的袁真人也是大吃一惊。这件法器的来,她是知道的,当年自己的师叔用了三年的时间,才好不容易制作出来这么一件法器。冯崇绝用了不少功德,换到这件法器,说毁就毁了。

    “可惜呀......可惜呀......”坐在一边的吕真人故意用惋惜的口气说道。

    跟着,他又摇了摇头,故意说道:“不注重自身的修为,只一味的依仗法器,遇到高手,难免如此。对她来说,也是一个教训吧。”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