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456章 着实诡异(第九更)
    薛文治本来以为,把古曼童扔到海里之后,应该就没啥事了。

    不想到了晚上,还是有小孩在哭,这一来,家里就没法住了。最为要命的是,不管薛文治在哪睡,晚上都能听到孩子哭,仿佛就在耳边。

    诡异的是,在别的地方睡,别人听不到孩子哭,就他能听到。一旦回到这个别墅,任谁都能听到有孩子的哭声。

    没过几天,林雯就谈判回来。当时谈判失败,心里也不痛快,回来之后发现古曼童没了,难免要质问薛文治,薛文治当时还不敢说是小雅不慎给摔地上了,只能自己给背下来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碎了,晚上没有小孩哭,或许还没什么事。可林雯晚上听到孩子的哭声,她也不敢睡,少不得和丈夫发生争吵,甚至还把生意谈崩了的事儿归咎在丈夫身上。

    两口子晚上睡不好觉,脾气都是越来越大,最后干脆离婚。别的东西容易分,这个三层的大别墅,谁也不舍得,地点好,价值几千万呢。可别墅里总是有孩子哭,说难听的,这也不好卖呀。

    于是两口子最后决定,各自找人来解决这里的问题,谁给解决了,房子就归谁。

    听了薛文治的讲述,贾真人点了点头,说道:“古曼童虽然能够迅速聚财,但那些财运终究不是你们的。这三年来,你们生意好的时候,可曾修桥补路,可曾多做善事?”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好像没做过什么......”薛文治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了。”贾真人认真地说道:“天之道,损有余而补不足,你们得到了好运,只知道独自享受,有违天道,好运终究会尽的。这样吧,你给白眉宫捐款一千万,结个善信,我帮你化解此灾劫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“一千万!”听了这个数字,薛文治大吃一惊,急切地说道:“这、这未免太多了吧,先前不是谈好的,五十万么!”

    “你捐这一千万,是我们白眉宫替你做慈善事业,帮你消灾解难,度过此劫。就你们这三年来依靠古曼童聚集的财运,赚的钱也远远不止一千万。如果没有我来帮忙,只怕这三年来你们赚的钱都得还回去。孰重孰轻,你自己考虑吧。”贾真人淡然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”薛文治有些迟疑。

    在他旁边的小雅捏了他一下,低声说道:“这房子也不止一千万呢,就答应他吧。”

    经这一提醒,薛文治点了点头,说道:“那就有劳贾真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先前摆放古曼童的地方在哪,带我前去。”贾真人满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在二楼,请跟我来。”薛文治当即做了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他们一起上楼,张禹刚刚就在大厅中央听着薛文治的讲述。

    眼下他对那个古曼童已经有了点大概的认识,而贾真人的一番话,似乎也蛮有道理的。

    “姐,咱们也上去瞧瞧吧。”林闯见薛文治领着人都上楼了,便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林雯点了点头,又看了张禹和王杰一眼,说道:“二位道长,咱们也一起上去看看。那个......王道长,你说他们能不能把事情给解决了?”

    看得出来,林雯挺担心的,这大别墅价值几千万,万一让人家给解决了,损失可就大了。

    “看看再说吧。”王杰颇为没有底气。

    自己什么斤两,他自己最是清楚,蒙事没蒙过去,现在还有孩子的哭声,让人的心里发毛。

    张禹没出声,就是想上去看看,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他们四个跟着上楼,沿着楼梯上去是一个小客厅,左右两侧都是走廊,左侧的房间是透明的玻璃,从外面就能看的,那是一个大的健身房,里面有台球桌,乒乓球,以及一些健身设备。

    薛文治带着人来到右侧的第二个房间,说来也怪,还真就听不出来哭声一定就是从这里发出来的,好像哪里的哭声都一样大。

    小雅明显不敢进去,薛文治进去一下,告诉了贾真人,古曼童原先摆放的位置,然后就出来了。只把贾真人师徒三个留在里面。

    张禹和王杰、林雯、林闯也都走了过来,张禹往里面一瞧,房间不小,里面可以说是一个办公室,也可以说是一个书房。有书柜,有老板台,有文件柜,电脑什么的也一概俱全。

    贾真人现在盯着一个能有一米五高的柜子,看来古曼童之前应该是摆放在这个柜子上。

    张禹不用进去,就能感觉到里面有很重的煞气,除了煞气之外,好像还有一种奇怪的气息。

    他很想看看,里面到底有什么,趁人不注意,他扭过头咬破手指,在眼前划了一下。

    再一转回头来,一切气运都看的清楚。周边的这些人里面,王杰、小雅和林闯三个的气运很正常,而在林雯和薛文治的头顶,气运却十分的诡异。

    在红色的财运与白色的健康运上,都有淡淡的血红色与黑色的气雾围绕。张禹知道,这个是带着怨念的煞气。

    再看房间之内,除了三个道士的气运之外,满是黑色的煞气,其中夹杂着血红色的怨念。

    煞气中带着怨念,张禹也曾见过,只是这里的煞气和怨念很重,但是从哪里来的,着实让人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煞气和怨念不会无缘无故的来,人枉死的时候会有怨念,如果遇到煞气,会被催发,迟迟无法消散。

    可听薛文治的说法,不过是砸坏一个古曼童,这东西是泥塑的,好像也没什么呀。而且这个煞气,又是从何而来。

    怀揣着好奇,张禹步入了房间,这样一来,他可以更为仔细地看到这里的一切布局。

    很明显,看东西的摆放,薛文治两口子不懂风水,里面没有半点的风水布局,再看那个摆放过古曼童的位置,张禹不由得暗吸一口凉气,心中说道:“煞位。”

    一个房子里面,有吉位就会有煞位,但是煞位不一定就会产生煞气,特别是这么重的煞气,可不是说单纯一个煞位就会形成的。

    另外,将古曼童摆在煞位上,这算是有心还是无意,让张禹很是疑惑。

    如果说能够亲眼看到那个古曼童,张禹或许能够从中看出个端倪,现在没了古曼童,周边的布局,也不像有什么风水,着实让人摸不到头脑。

    “煞位,好重的煞气,怨念,古曼童......这一切都是巧合,还是有人刻意为之......问题到底出在什么地方......”张禹在心中不停地嘀咕,此刻仿佛身处在一个迷幻的世界当中,哪怕是有观气之术,却也无从发现端倪。

    “对了......心眼......祖师爷的奇门八法上说了,肉眼也好,望气术所开的天眼也罢,看的也只是表象,想要看清本质,就要用心眼去观察......”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