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454章 哭声(第七更)
    道士在提到“白眉宫”三个字的时候,显得是傲气十足。

    “我们无门无派,是在家修行的!”王杰理直气壮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度师是哪个门派的?”道士又大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凭什么告诉你呀!”王杰反唇说道。

    道士听了这话,登时又是一愣,似乎是从来碰到这一号的,一时间倒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另外一个道士此刻站了起来,说道:“你们知不知道,在镇海市这一亩三分地上,只要是我们白眉宫接的法事,其他道派一律回避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王杰撇着大嘴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心中暗说,这白眉宫是真够横的了,不过这王杰也挺有种。

    但张禹哪知道,王杰这也是没办法,自己的媳妇快生了,还需要赚奶粉钱呢。男人急眼的时候,都是相当的有种。

    带张禹和王杰的那对中年男女都微微皱眉,那个林女士随即说道:“王先生,不用管这么多,赶紧做法,把问题解决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成成成......没问题。”王杰当下拍起了胸脯。

    张禹也想知道,到底出了什么问题,于是好奇地问道:“师兄,是什么问题呀?”

    “说了你也不懂,帮忙干活就行了。那个啥,咱俩现在就开始摆阵。”王杰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说完,他就打开了一个包袱,从里面取出坛布,铺到大厅的中央,接着又让张禹帮忙,把香案搬过来,香炉、法器都给摆上,周边有布满了烛台。

    张禹看的是直迷煳,这倒是做法事的基础,可王杰说是摆阵,可看这烛台的摆放,张禹压根就没看出来是个什么阵。

    看到这边忙活上,林先生和林女士的脸上露出得意地微笑。

    而沙发上坐着的妙龄女子,现在有点急了,看向两个道士,说道:“丘道长、马道长,他们摆上了,你们这边什么时候做法呀?别让他们抢先了。”

    最先站起来的道士姓邱,他满脸不屑地说道:“就算他们摆坛做法,我看也不一定能有什么用。我们师兄弟都解决不了,就他俩能给解决了。请李小姐放心,我师父已经做完功课,正在赶过来,我看只有他老人家出手,才能将问题解决。”

    姓马的道士也跟着说道:“一点没错,这两个小子无门无派,特别是那个还不伦不类,一看就是市井骗子。让他们先瞎折腾吧。等我师父来了,马上就能解决。”

    妙龄女子听了这话,马上看向林女士,得意地说道:“你们听到没,在街上随便找个人,就想解决这里的问题呀!两位白眉宫的道长,刚刚都没解决了,只能请贾真人前来,我看你们根本就是瞎折腾!”

    “小狐狸精,你还有脸说呢!这些麻烦,还不都是你给惹出来的!”林女士见她敢在自己面前叫嚣,当即就火了。

    “还不是你自己弄些不干不净的东西回来,险些连累了文治!就你这不要脸的,还想要这房子,怎么好意思!”妙龄女子叫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话干净点!”林先生这下火了,厉声叫道:“要是没有我姐,就凭他薛文治能赚下这么大的家业。还有你这个不要脸的,当年不过是我姐的秘书,现在勾引我姐夫,害的他们两口子要离婚,家里又闹出这么多乱子,你最好给我闭嘴,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!”

    “文治喜欢我,我们俩是真爱!什么叫我害的,要不是你们在家里摆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会有这种事儿吗?”妙龄女子也不示弱。

    “好了、好了......都少说两句吧......”这时,那个坐在沙发上的中年男人薛文治终于说话了,“林闯,我和你姐不是也说好了么,谁能解决了这个房子的问题,这个房子就归谁。白纸黑字写的明白,要是你们请来的人,能解决了问题,那我转身就带小雅走,没有二话。”

    “行!”林闯直接说了一个字,也没在废话。

    大厅内跟着安静下来,就看着王杰和张禹在那里瞎折腾。

    张禹都没看明白,王杰到底整些什么,不过对于刚刚这些人对话,他却听的清楚,隐然也听出个大概。

    瞧这意思,坐在沙发上的男人和接他们的林女士是原配,那个叫小雅的妙龄女子是小三。不过现在,似乎已经是登堂入室。

    这个大别墅里面有不干净的东西,薛文治和林女士应该是约定好了,谁能解决了里面的问题,房子就归谁。

    关于这个房子里到底有什么问题,张禹只能感觉到有些阴郁,里面有煞气。

    刚刚在外面,一下车就帮着王杰干活,他也没仔细打量林先生和林女士,现在他偷眼仔细观瞧。

    林先生倒也正常,从脸上看不出什么问题。可看林女士的时候,张禹很快发现不对。

    林女士的印堂黑中带青,显然是染了煞气,似乎除了煞气之外,还染了其他邪门的东西。

    张禹又看向沙发上那两位,叫小雅的女子,似乎也没啥问题,而薛文治的印堂颜色,却是跟林女士的一样,黑中带青。

    这一来,张禹越发的纳闷了,到底是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呀?

    刚刚问王胖子,这家伙竟然也不说。

    “师弟,我现在已经布置好了,你到一边站着学着点。”王杰突然大咧咧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一眼,此刻已经把所有的东西都给摆好了。

    他微微点头,故意说道:“师兄,那你先忙,我到边上学着。”

    朝旁边走开几步,张禹双手抱着膀子,就看王杰怎么做法了。

    还真别说,王杰终究是师叔的孙子,当年也是练过。王杰抓起了香案上桃木剑,跟着就在坛布上转悠起来,他脚踏罡步,看起来有点那个意思。

    但也就是一开始有点那个意思,张禹看了半分钟之后,直接就崩溃了。这罡步让王杰走的,整个就给改了,跟转圈没啥区别了。好在手中舞的那桃木剑还有点意思,要不然的话,蒙事都蒙不动。

    他们来的时候,他就快黑了。

    王杰摆坛又用了不短的时间,眼下天色已黑,只是大客厅内亮着灯,特别的光亮。王杰转了差不多能有十分钟,然后拿起了桌上的三清铃,又开始一边摇铃一边转悠。

    摇了七七四十九下三清铃,王杰将三清铃放下,取过桌上的一叠符纸,穿到桃木剑上,嘴里振振有词,“天灵灵、地灵灵、太上老君显灵灵......”

    他口若悬河,念的那叫一个快,到后来张禹都不清楚念得是些什么了。

    王杰嘴里念的同时,又将桃木将在烛火上转了一圈,勐地将剑举过头顶,嘴里大声叫道:“驱邪抓鬼!斩妖除魔!”

    好家伙,这一声刚刚落定,别墅内忽然响起孩童的啼哭之声,“呜呜呜......呜呜呜......呜呜呜......”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