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449章 意外
    张禹和方彤各自进了房间,就把萧洁洁一个人扔在客厅里。

    萧洁洁是那个无聊,那个生气,可她并没有走。这丫头的脾气倔,你们都回房间了,那我就在这里自娱自乐。她打开了电视,播放电影看。

    其实说真的,这里虽然有电视,卫星信号的节目也相当不错,可来这里的宾客,基本上没人看电视。

    一般都是跟大彪哥差不多,要不然就是跟导游去洗澡,要不就是去看脱yi舞,到这里还看电视,那在家里看好不好啊。

    张禹和方彤进去之后,谁也没再出来,萧洁洁估计他们是睡着了。不知不觉,快到半夜十二点了,她突然听到,张禹的卧室内发出一声惨叫,“啊......”

    听到惨叫之声,萧洁洁吓了一跳,她连忙从沙发上跳了起来,冲向张禹的卧室。

    一拉把手,房门应手而开。她跟着朝里面一瞧,房间内虽然没开灯,但船上有彩灯,加上海上的星光,能够隐约地看清张禹正蜷缩在床上,身子不住地发抖。

    “张禹,你怎么了?”萧洁洁冲到床边,紧张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......”张禹咬着牙,话都有点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原来,张禹在进到房间之后,发现吸入体内的气运都围在自己的天魂、地魂那里,于是就想办法将气运一条一条地导入丹田,进行炼化,融为真气。

    开始的时候,倒是挺顺利的,但是吸入体内的气运实在太多,按照他的速度,估计得折腾到明天中午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,就在刚刚,剩余那些没有炼化的气运,竟然一股脑地涌入张禹的丹田之中。

    想一想,当初就四条气运气流涌进丹田,一瞬间就把他疼得够呛,眼下是多少条气运,丹田哪里承受得了,张禹差点就疼死过去。

    也仗着先前炼化了一些,要是先前一点没炼,直接睡觉,或者怎么样,估计现在丹田就炸了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张禹也受不了,丹田内的真气与涌进来的气运不停地乱撞,疼得他只能蜷缩地身子,咬牙切齿,头上更是冷汗直流,青筋颤动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怎么了?”萧洁洁不清楚是怎么回事,她一脸的惊慌,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张禹疼痛之余,也在琢磨该怎么办?要是一直这样,自己得活活疼死。他可没本事,一下子将这么多条气运气流全部化掉。

    好在,他很快就想到了一点,那就是这些气运如果不在丹田里面,而是在别的地方,自己就不会这么疼,好像先前在顶轮的时候。

    所以,只要想办法将这些气运从丹田内疏散,暂时寄存到别的地方,自己才能一点点的进行炼化。他知道如何用真气吸引一条条的气流,奈何现在根本无法提气,唯有想办法借助外力。

    而外力似乎只有一个,那就是用银针渡穴。靠这个办法,将这些气运引入各个脉轮,乃至四肢百骸,这样自己就能缓过这口气。

    张禹当即咬着牙,艰难地说道:“你、你......帮我把兜里......的银针......拿出来......”

    “好......”萧洁洁赶紧答应,从张禹的衣服兜里,掏出一个纸包来,这里面包着一捆银针,“是这个么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把灯......打开......”张禹又是艰难地说道。

    萧洁洁立刻照做,将房间的灯打开,也就在这档口,方彤的房门打开,这丫头先前明显是睡着了,此刻睡眼惺忪。

    她嘴里嘟囔着,“刚刚是谁在叫唤呀?”

    说话间,她看到萧洁洁站在张禹的房门口。这丫头赶紧跑了过去,嘴里叫道:“你在干什么?”

    萧洁洁立刻没好气地叫道:“张禹生病了!”

    说完,她也管不到方彤了,直接转身跑向张禹。

    眼下的张禹正慢吞吞地,咬着牙,想办法将身上的外套脱掉。

    “是要脱衣服么,我帮你。”萧洁洁又是急切地过来,帮张禹脱掉外套。

    方彤已经进门,看到张禹的样子,也是心中大急,两步来到床边,嘴里担心地叫道:“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我差了气......帮我、帮我......把衬衣脱了......还有里面的背心......”张禹真的是有点使不上劲,每说一句话,丹田就像是要炸了一样。

    “好好......我来......”方彤焦急地说着,可见萧洁洁正在给张禹脱,她随即说道:“你怎么那么笨呀,让我来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还争个屁呀,我敢使劲么,你看他疼的。要不然,你找条毛巾给他擦擦汗吧。”萧洁洁没好气地叫道。

    嘴里这么说,她手上也不停,温柔地给张禹脱衣服。

    方彤扁着小嘴,觉得确实也这么回事,她迟疑了一下,就按照萧洁洁的一起,去卫生间拿毛巾。

    张禹疼的是冷汗直冒,身上背心都湿透了,该说不说,萧洁洁在这方面,还是比方丫头有点眼力价。

    方彤回来之后,萧洁洁正帮张禹脱掉背心。方彤赶紧帮张禹擦汗,看到张禹疼痛无比的样子,小丫头的心也疼,手都在哆嗦。

    张禹的手现在正慢慢地解开裤带,丹田在小腹那里,现在要银针度气,首要的任务就是刺丹田。所以那里必须得脱掉。

    萧洁洁见状,直接说道:“我来吧!”

    张禹皱眉,“这......”

    “什么这那的,不就是脱裤子吗?看你这样子,人都快死了,还怕看呀!再说了,游泳的时候不就穿这些么。”萧洁洁直接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张禹实在没想到,这丫头的脾气这么大,还有点女汉子的气质。

    但是萧洁洁也不是那么的鲁莽,在给张禹脱裤子的时候,手还是很温柔的。方彤看到这个,不禁有点嫉妒,早知道还要脱裤子,自己刚刚就帮忙给脱了。结果可好,让萧洁洁占了便宜。

    萧洁洁很快脱掉张禹的外裤,好在张禹下面穿的不多,就剩下一条四角裤。

    “这个用不用呀?”萧洁洁撇着嘴,故意大咧咧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不用……”张禹急忙尴尬地说道。

    他咬着牙,硬撑着身子坐起来,萧洁洁马上扶住张禹,说道:“接下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我自己来。”张禹疼得身上直打哆嗦,双手也在哆嗦。

    轻轻动一下,头上的冷汗都一个劲的冒,这也就是张禹的底子好,要是换做别人,估计早就疼死过去了。

    他抖着手,将四角裤又往下拽了拽,露出丹田的位置。就这一拽,也给他疼得够呛。接下来,拿起针来,对准了丹田。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