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445章 这桌没人,再押个0
    韩先生的耳朵里也有微型耳麦,监控室那边传出来的声音,他也能听的清楚。

    押4就能摇出来4,这可真是邪门了。

    从他这个位置,能够看到荷官的脚尖轻轻动了一下。这个动作很是细微,旁人就算是盯着看,也不会看出问题。而且赌场的赌桌,那是不可能让赌客随便检查的。

    “还是四点。”耳麦中又响起了声音。

    “还是四点。”“还是四点。”......

    韩先生眼睁睁地瞧着荷官在搞鬼,但是耳麦中一直在提示骰子没变。

    然而赌桌边上的赌客们见到荷官还不开钟,现在又都急了,纷纷叫了起来,“开呀!”“快开啊!”“你等什么呀!”“今天什么意思呀!”“到底能不能玩了!”“就是!用不用我们帮你开呀!”“赌不起了!”......

    荷官眼泪都好出来了,怯怯地看向韩先生,韩先生只能轻轻点头,不骰钟不能说你换不出来就不开了,那以后赌场还开不开门了。

    见他点头,荷官硬着头皮揭开骰钟。

    “4!”“果然是4!”“四点!四点!这次终于翻本了!”“赢了!他玛的!”“今天终于赢了!”......

    赌客们登时欢唿起来,声音将整个赌场都给引爆了。

    好几百人都聚在这里看着,后面的人都挤不过去。但是大伙都知道,今天是邪门了,那小子押什么出什么,简直就是赌场神灯呀。

    “赔钱!”“快赔钱!”“赶紧赔钱!”......

    赌客们跟着又喊了起来,张禹根本就不用出声,靠着这帮人喊就够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,不仅仅是荷官愁眉苦脸的看向韩先生,两个赔码的丫头也是这般,表情就跟死了妈差不多。

    原本这个赌台赢了不少钱,这个月的奖金不能少了。现在可好,连续干出去四个多亿,奖金没了不少,不知道老板能不能火了。

    韩先生只能点头,人家赢了不能不给赔钱呀。除此之外,他又给荷官做了个手势。

    赔码的丫头赶紧说道:“不好意思,我这边筹码不够,这就去拿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赶紧跑路。

    赌客们又开始了,“你不能多拿点过来呀!”“就是,拿那么点够干什么的!”“多拿点!”......

    赔码的丫头这次取了四个亿的筹码过来,好几个服务员帮着拿,赌场自从开业以来,从来没输过这么多钱。简直是要了亲命了。

    在进行赔付的时候,荷官突然一捂肚子,叫道:“哎呦,我肚子疼,得上趟厕所。”

    跟着,他也不管赌客如何,拔腿就跑了,根本不敢逗留。

    趁此时机,韩先生走到赌台后面,站在荷官刚刚站的位置。

    待赔码的摇头把钱赔完,韩先生微笑着说道:“他生病了,接下来由我负责这张赌台。”

    张禹刚刚就看到他了,猜出来应该是赌场的头面人物。

    自己带着赌客这么赢,赌场要是不急眼,那才出鬼了。

    先前张禹没见过韩先生,现在仔细观察,在韩先生的头顶,有着正红色的财运,正绿色的事业运,健康运也相当的强,只是爱情运很弱,属于孤家寡人。

    他知道,此人必然是赌场的高手。要是吃了赌药的张禹,肯定不会管三七二十一,谁怕谁呀。可张禹的目的是赢钱,没有把握的仗,谁跟你打呀。

    于是,张禹说道:“那他病了,我们就换个地方玩,拿着筹码走!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就捧起了自己的筹码。

    在这个赌桌上,张禹赢了一个亿,加上先前还有六千多万,一个人根本拿不了这么多。方彤、萧洁洁、大彪哥和导游一起帮忙,才把这么多筹码搬走。

    其他的赌客去别的地方玩,也都跟着。转眼间就差不多走光了,把韩先生晾在骰台后面。

    韩先生直接就懵了,这就不玩了。

    张禹领着人往后面走,没走多远,旁边就是那个轮盘的赌台。那些暗灯们刚刚都凑到骰子台去了,这里正好没人赌。

    张禹马上拿出一百万的筹码扔到0上,笑嘻嘻地叫道:“这里没人玩,正好赌一手。”

    跟着张禹的那些赌客,一瞧见这个,是争先恐后的下注。

    轮盘赌的荷官一看到这个,当场就一屁股坐到了地上。眼泪差点就淌出来,尼玛呀,怎么又来了!

    那个赔码的丫头也傻了,不知道怎么办了?眼瞧着筹码都押了,就差开球了,这要开个0,7200万就没了。

    赌场的暗灯们也都傻了,刚刚挪开一步,就小子就去押啊。

    韩先生立刻瞪向负责那个赌台的暗灯,就差破口大骂了。

    那暗灯吓了一跳,好悬就给韩先生跪下。

    而监控室内,经理狠狠地拍了下椅子扶手,跟着是破口大骂,“他们都是傻x吗?不好好看着,还让他押0!”

    边上的人一个个低下头去,谁也不敢出声,开赌场这么多年,第一次让人赌的都不敢开赌了。

    “经理,这钱今天恐怕是赢不回来了。”一个青年男人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废话!我也知道!”经理焦急地叫道:“现在的关键是,咱们不能再输了!”

    “要不然......咱们关门吧......”青年男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理由,这岂不是得落上一个赌场只能赢不能输的名头,以后还开不开门了?”经理咬着牙说道。

    监控屏幕上,此刻能够看到轮盘赌台那里的情况。

    赌桌旁又炸了锅,赌客们纷纷要求赶紧开球,磨蹭什么?

    眼瞧着群情汹涌,荷官吓得以肚子疼为理由跑了。

    这下可好,赌场内叫骂声连天,“你们赌场能不能玩了!”“输不起呀!那以后别开门了!”“他玛的!老子在你们这输了一千多万!我们输钱的时候,可没这样,你们什么意思呀!”“就是,能不能开了!要是不能玩,以后我们都不来了!”“我回去就告诉我朋友,以后谁也不来!”“什么赌场呀!就能赢不能输!”......

    赌客们的喊声之大,隔着走廊都传进了监控室。

    经理的眼睛都好瞪出来了,一边拍着椅子扶手,一边气急败坏地叫道:“开球!开球!让他们赌完这把!然后就把这里的电闸给我拉了!”

    赌场之上,韩先生再次走到轮盘那里,替那个荷官拉动了扳手。

    韩先生的财运虽然很正,但他哪里能拼得过张禹的财运。轮盘这里又没法做鬼,只能听天由命。

    好家伙,小球直接落进了0里。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