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414章 七星灯(第七更)
    张禹和杨颖、杨晓东上了卡宴,黄老三一看到人家开这样的车,肠子都好悔青了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一个房产中介算不了什么,可是开卡宴的人,是他能惹得起的么。他心中不住地暗骂,这都是谁提供的消息呀,先前也不好好打听一下人家的来头,你们也活该倒霉,等着挨收拾吧。不是兄弟不仗义,实在是人家太勐了。

    一行车队浩浩荡荡地出发,在卡宴上面,杨颖在前面开车,杨晓东和张禹坐在后面。张禹侧着身子,静静地看着杨晓东。

    杨晓东被看的心里发虚,刚刚张禹的厉害,他已经见识过了。

    原本他以为中介得因为他的事情,鸡飞狗跳,会让杨颖很惨,可万万没有想到,结局会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以前他总是认为,张禹就是跟杨颖混,现在看来好像不是这么回事。

    杨晓东不敢正视张禹,低着头,怯怯地说道:“我......我......都是我的错......我不该相信刘强的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的事,咱们回头再说。先说说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张禹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天刘强来,说带我去见识见识,我本来不肯的,结果被他硬来走了......后来......”杨晓东低着头,一边哭,一边把事情的始末讲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听了之后,张禹心中暗道好险,幸亏这小子只认识黄金首饰,不认识自己的那些法器,这要是被他全给拿出去当了,那可就糟了。

    “当铺在什么地方?”张禹淡淡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在、在......”杨晓东初来乍到,对这里的路也不太熟悉,他抬头看了一眼,正巧发现这条路挺熟悉,不正是当铺所在的那条街么。

    他赶紧说道:“就在前面。叫什么大发当铺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掏出手机,给前面的大彪哥打了个电话,让大彪哥在大发当铺停一下,自己先把杨颖的三星拱月给赎回来。

    这可是自己送给杨颖的第一件礼物,绝不能再被卖出去。

    杨颖先前已经听了一遍杨晓东的讲述,这一次杨晓东说的更加仔细。她暗自流泪,心中生气,恨不得现在就揍杨晓东一顿。

    但她还是硬压住火气,等把那些骗子收拾了之后,再教训杨晓东吧。其实这事,她也有点为难,把这事告诉家里的父母,估计家里的老爷子、老太太,不气死也差不多。她也得琢磨,怎么处置杨晓东比较好。

    很快,一行车子在大发当铺门口停下。张禹三人下车,大彪哥也带着七八个手下下车,一股脑地进到当铺。

    这当铺不小,进门正面是典当区,右侧是一个大厅,写的是“断当区”。另外写着“珠宝、首饰、房产、古董”等一干字样。

    他们直奔典当区,柜台那里,一个中年胖子正跟一个青年人在讨价还价。

    “你这灯横看竖看也是现代工艺,哪里是古董,就是黄铜,我这里不收。”

    “这灯是我们家祖上留下来的,绝对是古董。”青年人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拉倒吧,到我这当东西的都这么说,是不是古董,我还看不出来呀,古代有这工艺水平?不要不要,你去别家打听。”中年胖子大咧咧地说道。

    随即,他就看到张禹等人进来。一看到这架势,先是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不过他很快认出了杨晓东,随即隐隐猜出了一个大概,估计应该是这小子偷家里的东西出来卖,现在被家里发现了,来要东西。

    “几位,有什么事呀?”

    “他当的东西在哪?”张禹来到柜台,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他说话倒是温和,但是后面的人一个个气势汹汹,杨晓东又是鼻青脸肿,胖子很是忌惮。

    中年胖子陪着笑脸说道:“东西还在......可是他来当的时候,我们可是给的真金白银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没说强要!多少钱我给!”张禹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这事得讲理,当铺可没骗杨晓东,人家把钱给你了,黑纸白字写的清楚,谁来也不能把东西直接抢回去。

    “这事好说,东西都在绝当区。我这可是大买卖,当初他来当的时候,我都是按照市场价给的钱。进了绝当区,咱们就得按照绝当区的价格算。”中年胖子指向一边的绝当区,跟着说道:“小孙,你带他们过去找三星拱月的那个手链,还有那些金表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一个小伙计立刻答应,满脸堆笑地过来说道:“几位请。”

    这当铺不小,里面还有两个保安,看那意思,都做好报警的准备了。直接开打,他们肯定不敢,可张禹这边若是硬抢,那肯定得找警察。

    张禹微微点头,说道:“无妨,我就要那条手链。”

    对于金表、金戒指那些东西,张禹没啥兴趣,就算都丢了,他也不心疼。

    不过说话的功夫,他看到了柜台上放着的一个大灯座。这灯座是纯铜打造,上面带有金枝烛台,好似莲花瓣一样。中间是一盏主灯座,边上围着一圈小灯座。

    一看到这灯座,张禹的目光登时就被吸引住了。他看出这上面好像有一个阵法,每一个莲花瓣错落而成,看似整齐,却暗藏玄机。有点像老王头曾经描述过七星灯,只是不知真假。

    青年人见张禹等人气势汹汹,也有点害怕,见张禹打量这个灯座,连忙将灯座抱进怀里。

    张禹微微一笑,友善地说道:“你是要卖这个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青年人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“能给我看看吗?”张禹和气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青年人不敢撒手,像是生怕张禹给抢走了。

    彪哥手下的一个汉子随即叫道:“你怕什么呀?我们还能给你抢了呀,禹哥想看看,你赶紧痛快的!”

    青年人被他吓了一跳,怯怯地将灯座交给张禹。

    张禹只一摸,登时就感觉到灯座上有一股古老的气息,年头不短,估计比明朝能早一点有可能是明朝初期的,但他把不准。不过更让他兴奋的是,这灯座之上竟然还有丝丝法力,绝对是一件发起无疑。

    他故作淡定,平和地说道:“你这灯座打算卖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我这是古董......”青年人紧张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算是古董,也得有个价吧。”张禹面带微笑。

    “我着急买房子结婚,我爸说,这东西换个一百多平的房子没问题。”青年人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什么呀?能换个房子?”先前那汉子不屑地说道。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