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375章 吸运**(第五更)
    工人开始将张禹的这块翡翠给剖出来,不少人的眼睛都盯着,等到表皮全部脱离,众人一下子全都围了上去。

    紧接着,就听有懂行的人说道:“油青种的呀。”“这块算是白瞎了。”“赌垮了。”……

    这块翡翠的通透度和光泽看起来有油亮感,绿色明显不纯,含有灰色、蓝色的成分,因此较为沉闷,不够鲜艳。

    就算张禹不是很懂,也能看出来,这块翡翠应该不值钱。毕竟上次来,但凡能够卖高价的翡翠,不是晶莹通透,就是色彩鲜艳。

    杨颖见众人这么说,马上扁起了嘴巴,料想这次张禹赔了钱。她轻轻地拽了拽张禹的胳膊,低声说道:“他们说得对吗?”

    张禹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不远处的蓉儿此刻不屑地说道:“原来是一块油青种的破烂,我就说么,凭你们的眼光,还敢到这里玩。就算是给你宝贝,你也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。”王国柱立刻附和,“刚刚蓉儿开的那块翡翠,就在你们的眼前,你们都不认货。我这可是好心,你们最好还是赶紧走吧,要不然真让你们变成穷光蛋。也不知道是听谁说的,还敢到这来赌石。”

    张禹扭头看了他俩一眼,这次他看的仔细,那个蓉儿今天果然是红光满面。看来这个运气,应该是真不错呀。

    他没有多言,让工作人员抬着这块翡翠去收购台处理。都没有翡翠商家来询价,可见这东西确实不值钱。收购台的人就出两万块钱,杨颖听了这个数字,差点没哭了,三百万买的,现在就值两万了。

    张禹搂着她的肩膀,混不在意地说道:“没什么,有赚有赔,两万就两万。”

    这两万直接给的现金,拿了钱,二人转头往回走。不过这一次,张禹却直接咬破中指,在眼前划了一下。

    一瞬间,这里每个人的头顶都是色彩斑斓,张禹最先看到的是杨颖头上的气流。

    在杨颖的头顶,最为显眼的是正粉色的爱情运,可见正是情场得意的时候。

    通常人都说,情场得意、赌场失意,在杨颖的头顶,根本就没有红色的财运。可见破财之后,运气还没来。白色的健康运不错,绿色的事业运一般。最让张禹欣慰的是,没有厄运和霉运。

    这倒也是,玛莎拉蒂都没了,就算是先前有霉运,现在也破财没了。

    二人回到摆放赌石的地方,王国柱仍然陪着蓉儿在选择赌石,张禹一瞧,在蓉儿的头顶,有正色绿鲜艳的事业运,有正红色的财运,有浅粉色的爱情运,淡白色的健康运。这么胖,身体果然不太好。

    在王国柱的头顶,那就比较惨淡的,淡绿色的事业运,淡红色的财运,淡粉色的爱情运,白色的健康运倒还是凑合。

    蓉儿和王国柱见到他俩回来,王国柱故意说道:“那块翡翠卖了,赚了多少钱?”

    蓉儿更是不屑地说道:“要换是我,剖出这种破烂,直接就摔了。”

    张禹心中暗说,用不着你们俩得瑟,现在就让你们瞧瞧厉害。

    他带着杨颖慢慢走了过去,当距离不到三米的时候,他手掌一翻,就是在自己腰间的位置对准了蓉儿,“吸运**!”

    这正是道门五绝之一的吸运**。

    吸运**的讲究很多,不能轻易使用,因为每一次的使用,都会更改一个人的气运,这是违背天道的。

    天之道,损有余而补不足。

    吸运**讲求的是吸取别人的气运为己用,看起来不错,但很容易步入人之道,也就是损不足而奉有余。然月满则亏、水满则溢,一旦吸取的气运太多,很有可能超出人固有的气运承受范畴,酿成反噬。也就是所谓的站得越高,摔的越重。

    当初在石壁上阅读吸运**的时候,张禹就觉得这门法术,有点自相矛盾。吸运**属于人之道,却让人奉行天之道,如此一门道法,到底是什么用意,张禹也不明白。

    可是眼下对方财运爆表,自己这边财运少的可怜,那就别客气了。

    一条半透明的细丝气流从张禹的掌中飘出,以极快的速度卷住了蓉儿头顶的财运,猛地就往外拽。

    这一拽可好,细丝竟然没有拽到,“呼”地一下,绷断了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也就在这一刻,张禹丹田一颤,不由得闷哼一声。

    杨颖见张禹不对劲,赶紧问道: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张禹的脸上挤出一丝微笑。

    刚刚他本想吸取蓉儿的财运,结果可好,蓉儿的财运实在太强,自己修为不够,用吸运**吸出来的细丝被硬生生的给绷断了。一下子就遭到反噬。

    好在反噬不重,在自己的承受范围之内。而这种情况,更是张禹没有想到的。

    石壁上写的内容不是特别的详尽,只是教人怎么用吸运**,阐述了其中的原理、奥义。但是真正的奥义,张禹也不明白。至于说有啥升级的套路,现在能对付什么样的,什么样的吸不了,道法哪有说这个的,就得自己悟了。

    很显然,蓉儿头顶的正红色财运,以张禹现在的修为,根本吸不了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办?”张禹暗自嘀咕。

    蓉儿自然不可能知道张禹是在做什么,王国柱更是一脸的嚣张,时不时地用得意的目光看二人一眼。

    一看到王国柱的目光,张禹的心中有了计较。

    当年老王头曾经跟他讲过,一个人的气运,时不时地都会改变,而且和身边的人也有很大的关系。

    自己现在的运气明显不怎么样,他自己看不了自己,但他明白,自己的财运之所以差,这是受到了杨颖的牵连。

    要知道,赌场之中都是有明灯的,所谓的明灯,有一个人气运最差,他押什么就什么输,跟他买对手肯定赢。哪怕是气运好的人,跟这个明灯押同一门,同样也得输,因为你的气运被他连累了。

    自己和杨颖天天搂在一起不说,现在又是一起赌石,杨颖一点财运也没有,必然要连累到最亲近的人也没有财运。否则的话,张禹赚到了钱,不就等于杨颖赚到了钱么。那能够杨颖没有财运么。

    想到了这一层,张禹将目标对准了王国柱。他在心中默念一声,“吸运**。”

    一条细丝的半透明气流立刻窜出,卷住了王国柱头顶淡红色的财运,跟着往回一拉。那财运直接被拽进张禹的掌中,消失不见,再看王国柱的时候,他的头顶已经再没有半点财运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