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362章 信物
    看到这里,张禹不由得大喜,他现在一点也不担心自己会出不去。因为自己根本就不是到了什么地方,而是被困在幻阵之中。那个棺材,就是幻阵的所在,只是这个幻阵太过逼真,一点也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老王头告诉过他,玄门有五术,山医命相卜,自己学的医命相卜算是得到了真传,可山术,不过是皮毛。眼下这道门五绝,正好能够弥补自己不通山术的缺陷。

    张禹兴奋地往下看,修炼这道门五绝,需天缘、地缘、人缘三法组成,缺一不可。天缘取象与天,望气观星,取日月精,餐紫霞服玉露,合天之德。地缘要以北斗之气寻地眼所在,具一方灵气,顺地之道。人缘为有大毅力,大志愿,大勇气之人多年苦修方能有成。有巧有拙,不可一味取巧,亦不可一味钻研。

    全部看完,全部记在心中,张禹都不知道过了多久。

    蓦地里,他眼前一片眩晕,进而漆黑一片。

    渐渐,张禹睁开眼睛,自己仍然是躺在那口棺材里。他猛地一用力,直接坐了起来,想要瞧瞧这里是不是先前来的地方。

    也就是刚起来的功夫,他便听到一旁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,“你醒了。”

    张禹一惊,忙转头看去,一个留着胡子的胖子坐在个马扎上,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。张禹一眼就认出了这个人,不正是先后两次卖自己八字寻命盘和神行马甲的胖子么。

    “是你?你怎么在这?”张禹诧异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家,我在这很稀奇么。你跑我家来干什么呀?”胖子撇着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家……”张禹又是一愣,四下瞧了瞧,眼下自己所处的位置,像个道观的殿堂,而在后面,正是四尊神像,一个青年道士,两个道童,还有一头牛,看来地方没变。

    张禹随即说道:“这里不是王记寿材店么,你知道无当道观吗?”

    “没错呀,是无当道观,也是王记寿材店,同样也是我家。你还没说跑我家来干什么呢?”胖子理直气壮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师父让我到这里找我师叔。”张禹如实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师父,你师父叫什么呀?你师叔又叫啥?”胖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师父叫王伯通……我师叔……我师父没提名字……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王伯通,我爷爷说过,那是我太师伯……那你师叔就是我爷爷了……我爷爷是你师叔……那我……”胖子扒弄起手指头来,猛然说道:“不对呀,这么算的话……你、你、你不成我师叔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?你师叔……”张禹一使劲,从棺材里跳了出来,“那个啥……我让你给说糊涂了,怎么成你师叔了,你说明白点,要不然,你赶紧带我去见我师叔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先稍安勿躁,让我捋捋……”胖子又扒了扒手指头,自言自语了一句,“好像是这么回事……”

    然后,他站了起来,说道:“我已经捋明白了,你师父是王伯通,王伯通是我爷爷的师兄,也就是我太师伯。我爷爷叫王叔通,也就是你师父的师弟,我得叫你一声师叔……但是,你这不能空口白牙……你有没有什么信物呀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!”张禹马上从兜里掏出信封,举在手里说道:“这是我师父让我交给我师叔的!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就行了,你是交不到我爷爷手里了。”胖子伸手就把信封从张禹的手里抢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就交不到你爷爷的手里?”张禹急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爷爷去年就仙游了,你要是着急见他,就一头碰旁边那柱子上,估计能见到。”胖子一边说着,一边拆开信封。

    张禹下意识地看了眼旁边的柱子,不解地嘀咕了一句,“碰那柱子上就能见到……那不是撞死了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呀……”胖子说着,从信封里掏出来一张信纸,还有半块玉佩,玉佩是椭圆形的,上面刻着一条龙。

    胖子看到这个,眼睛登时睁得老大,好像看怪物一样,审视起张禹。

    张禹被他看的有点发毛,连忙问道:“你这是干啥呀?又不是没见过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张禹还不自觉看了看身上的衣服,好像也没啥问题。

    “你身上没毛病……但是你来晚了……”胖子一本正经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来晚了?你这地方太不好找了,我打听都打听不到……地址还给洗没了……我师叔过世了……确实是晚了……”张禹有点内疚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说的不是这个,谁家一百年不死个老头呀……我的意思是……你这块玉佩拿来晚了……”胖子皱着眉说道。

    “玉佩拿来晚了,这话怎么讲?”张禹不解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妹妹已经出家了。”胖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和你妹妹出家了有什么关系?”张禹更加糊涂了。

    “你没听你师父说这事?”这次轮到胖子诧异了。

    “没。”张禹摇了摇头,好奇地问道:“什么事呀?”

    “算了算了……没听说就拉倒吧,反正我妹妹已经出家,不能答应这事了,就算你们没缘分……”胖子说到此,把玉佩还给了张禹。

    张禹拿在手里,觉得玉佩也没什么特别之处,并不带什么法力。

    此刻胖子已经将信纸展开,只瞧了一眼,说道:“这里太暗了,咱们出去看吧。”

    张禹点了点头,跟着胖子朝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只走了几步,却突听背后“呼”地一声,火光大作。

    二人急忙回头观瞧,就见先前好好的棺材此刻竟然付之一炬。

    “我的妈呀!怎么着了!”胖子有点慌,当即就要找东西灭火。

    没想到,棺材烧的也太快了,转眼间就化为灰烬。

    “尼玛呀……这就没了……”胖子的眼睛睁得老大,简直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切。

    张禹也是目瞪口呆,自己可是刚从里面出来。但转念一想,自己已经破了里面的八阵图,并且将里面石壁上的道门五绝全部记清,想来这东西也是有灵性的,完成了使命,也就自动焚毁了。

    这一刻,张禹不禁暗自佩服起来这位祖师爷,也太厉害了吧。能在棺材中布置出这种幻阵,幻阵中又暗藏八阵图,还能在人从幻阵中苏醒之后,付之一炬,这得是什么样的修为。

    “算了算了,没了就没了,也不知道我爷爷在这摆口棺材是什么意思。咱们出去吧。”胖子撇着嘴说道。

    现在火光也没了,棺材变成了黑灰。

    两个人来到前殿,胖子重新展信观瞧,从上到下看了一遍,还了给张禹,说道:“这是你师父写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张禹皱了皱眉,我师父写给我的,怎么你还看了半天。

    他接过来观看,只见上面写的是:“小禹,当你看到这封信时,你我师徒已然永别。你此番前往无当道观,也不知道是否有缘能够见到你师叔最后一面。当年我将道观观主之位让与你师叔,为的是四方云游,寻找有缘之人,解开无当棺的秘密。然几载过后,却无所获,倒是你的纯真质朴让我颇受感动,我膝下无子,早已将你当作亲生子侄看待。或许你并无机缘,但你天生聪慧,六识过人,即便解不开无当棺的奥秘也不妨。你师叔曾答应过我,只要我的传人到了无当道观,就将观主之位相让。这里的龙佩乃是信物,见此物,你师叔便会将孙女许配与你。倘若他已过世,想来必有安排。我无当宗虽然早已没落,却也曾显赫一时,你切莫嫌弃。这也是为师最后的托付,希望你能够继承我的衣钵,将无当宗发扬光大。另外,为师有一事忠告,你虽得我真传,可相天相地相人,却相不得自己。若无我的传授,你可在大牛屯一生平安,然你是三无命格,一旦得道,便是逆天改命之举,恐遭七劫。望你思量,见信后,若回大牛屯得一生平安,尚还来得及。王伯通。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