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316章 是不是又做怪梦了(第四更)
    张禹和方彤站在房间内,炕上的被褥早就铺好了,张禹很是尴尬,方彤更是垂着头,娇羞无限。

    两个人站了能有两三分钟,张禹才开口说道:“那个……上炕睡觉吧,你开了一天车也累了……你睡炕头还是炕梢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睡哪都行……”方彤垂着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睡炕头吧,女孩睡炕头好,热乎……”张禹说完,就赶紧脱下外衣和裤子,穿着衬衣和衬裤钻进了被窝。

    他把头扭到一边,实在是不好意思去看女孩脱衣服。

    方彤看了他一眼,仍是难为情,不过心中也有点小小的激动。这次来张禹家实在是没白来,得到张禹老妈的认可,现在又让她跟张禹一屋睡,两个人的事儿,基本上应该是定了。

    她慢慢脱下身上的衣服和窄裙,只穿着小衫和打底裤钻进被窝里。

    没睡过热炕,真是不了解情况,炕头是真热乎,没一会方彤身上就冒了汗。

    方彤向来不习惯穿这么多睡觉,特别是还穿着打底裤。张禹现在已经把灯关了,房间里黑漆漆的,只是窗帘有点薄,勉强有星光透入。

    她见张禹是背着身睡,而自己这么睡又特别的不舒服,琢磨了一会,红着脸在被窝里将打底裤给脱了下来,就穿着小裤裤睡。

    还真别说,这么睡松快了很多,她又把衣服里的罩罩给解了下来,若非边上有人,估计连小衫都得给脱下来。

    可方彤万万没有想到,衣服穿的少了,其实更难受,那就是烫腚。

    不一会功夫,她就受不了了。女人睡炕头确实好,但也分时候,年轻的女孩平常睡炕头,确实有点挺不住。特别是张禹的老爸,因为儿子今天回来,把炕烧的老热了,就怕冻到儿子。

    没办法,方彤只能往边上挪。小屋的炕也不是很大,和平常的人家一样,炕梢那头还摆了个大立柜,用来装行李,炕上也就能睡三个人。

    两个人中间隔着一个人的距离,方彤往这边一挪,和张禹之间就没多少距离了,两个人的被子,也合到了一块,方彤的被子压到张禹的被子上。

    张禹那可真是没心没肺,上炕没一会就睡着了。好久没睡家里的炕了,感觉比睡床是舒服多了。在镇海市这半年,经历了无数的是是非非,哪怕是男人,也喜欢踏实,在家睡觉的感觉确实踏实、熟悉。

    他背朝着方彤,也不知过了多久,身子往里面一翻。方彤的被子压在他的被子上,这下可好,张禹几乎是直接翻进了小丫头的被窝。他的手只是无意识地一放,正好放在小丫头那并不上的大的柔软区域。

    方彤正睡不着,没想到张禹突然一翻身,随即就感觉到张禹的身子贴着她的身子,一只手竟然摸到了那里。小丫头的心头一紧,跟着就是“砰砰砰”地乱跳起来,双颊更是火烫。

    “他……他是不是故意的……”方彤心里嘀咕,不自觉地扭头看向身边的张禹。

    张禹的呼吸均匀,还打着轻微的呼噜。确定张禹是睡着了,她才勉强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小丫头轻轻抬起手来,准备将张禹的手拿开,可当碰到张禹的手背时,反而让张禹的手压的更紧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她不自觉地重重地喘息一声,突然觉得有点传不上来气,自己的小手,更是一点力气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……”

    方彤的心再次鹿撞,此刻跟自己心爱的男人躺在一个被窝里,已然让她方寸大乱。不自觉间,她竟然想到那天张禹给她按小肚子时的一幕,张禹的手掌是那样的温柔,是那样的温暖,当时让她舒服极了。

    紧接着,又有一幕浮现在她的脑海之中。就是当初自己每天晚上做的那个梦,梦境中,两个人在一起卿卿我我,你侬我侬,激情地碰撞。

    想到这个,方彤的身子火烫起来,那么的难受。放在张禹手背上的手,无意识地慢慢向下挪去,摸到了自己的小裤裤那里。

    这丫头以前,本来没那种习惯,可在痊愈之中,晚上躺在床上,总会莫名其妙的想到那个梦。一想到梦境中发生的一切,她就特别难受,下面也会无征兆的有反应。

    眼下梦中人就睡在身边,而且还被抓住,身子变的更为难受。她偷眼看着张禹,像是生怕张禹醒来,上下嘴唇已然咬到一处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小丫头的眼睛已经闭上,满脑子里都是梦境中的一切,嘴巴里也发出轻微的声音。

    声音一点点的变大,仿佛自己难以控制。

    张禹晚上陪父亲喝的白酒,又是睡的火炕,难免有点嘴发干。迷迷糊糊中,他就听到边上有哼哼唧唧的声音,这声音还挺耳熟的。

    他心中一惊,连忙睁开眼睛,跟着就见方彤闭着眼睛,嘴里时不时地发出声音。

    这一幕是那样的似曾相识,方彤中了桃花劫的时候,神态就是这样。张禹不禁诧异,这丫头什么时候又中了桃花劫,又开始做那个怪梦了。

    旋即,张禹又发现,自己的左掌之中,还握着一团不是很大的软绵绵。这是哪里,张禹自然清楚。他忙把手抽回来,不料身边的方彤却巧此刻从嗓子眼里挤出一声透骨的**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呼……”方彤仰着下巴,的嘴里不停地喘息,可她很快发现,身上好像少点什么。她立时反应过来不对,忙转头看向张禹,就见张禹的一双眼睛正望着她呢。

    “呀!”

    方彤吓得一声惊叫,身子直接朝炕头那段滚去,人钻出了被窝来到炕头,脸朝着墙,心“突突突突”的乱跳,差点就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他、他……被他发现了……丢死人了……怎么办……他得怎么看我……”方彤羞臊不堪,恨不得墙上现在能有个缝,自己好钻进去,急的她眼泪都快流出来了。

    张禹可没往那个地方想,刚刚手还放错了地方,其实心中有点尴尬。见方彤突然醒过来,瞬间有点莫名其妙,中桃花劫的时候,好像是醒不过来的,怎么突然就醒了。

    眼瞧着方彤蜷缩在墙边,下面只穿着小裤裤,可怜巴巴的样子,张禹有点担心地问道:“你没事吧?是不是又做怪梦了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方彤轻轻咬了咬嘴唇,结结巴巴地说道:“我、我是……做梦了……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