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305章 大新闻(第四章)
    “开着灯呢……”屈畔不解尚温为什么这么说,瞧了眼头顶的水晶灯,跟着又看向屈畔。

    这一瞧,可把他下了一跳,只见尚温的眸子中现在没有一点神采,更是有两行血泪淌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师兄,你的眼睛流血了……”屈畔大急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……我什么也看不见了……”尚温似乎根本没有理会屈畔的花,只是喃喃地说着。

    “师兄……你……这……这怎么办……我送你上医院……”屈畔已然没了章法。

    “没用的……”尚温无力地说了一句,跟着又惨然地说道:“报应,真的是报应……看来我的心性还是不坚……师父说的没错,此阵法最忌对老弱妇孺使用……我犯了大忌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兄,都是我不好,是我连累了你……我、我……我一定会替你报仇的,找张禹那小子算账……”屈畔急切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算了……”尚温苦笑道:“你不是他的对手……我能有此一劫,也是因果……此次能保住性命,已然实属不易……告诉姓蒋的,咱们走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,师兄……”见尚温这么说,屈畔虽然不甘,可也无奈。毕竟师兄说的没错,自己根本不是张禹的对手。

    喜来登酒店的套房内。

    悬浮于张禹头顶的蝴蝶兰慢慢落下,稳稳地躺到地上。再看瓶子里的绛桃花,现在竟然已经枯萎。

    刚刚张禹破阵,根本没用上乾坤九变,只用了四变,就已经解决了问题。

    方彤和聂倩两个丫头,正一脸痴迷地看着张禹,有点像猪哥看美女一样,就差点流哈喇子了。

    “戏法变完了……”张禹哈哈一笑,看向床上的方彤。

    方彤这才反应过来,嘴里连忙说道:“这、这就完事了……”

    聂倩也忙跟着说道:“这戏法蛮有意思的,花竟然会飞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意思就好,等有机会,再给你们变。”张禹微微一笑,说道:“方彤,你身上的症状已经全部解决,从今天晚上开始,不会再做怪梦。另外,我再给你开几服药,好好的调理一下,就能彻底痊愈。”

    一听到“怪梦”俩字,方彤的脸又是一红,羞怯地说道:“谢谢你……”

    女生在大姨妈期间是不能随便吃药的,好在方彤身上桃花劫已经被化解,晚上不做那个梦,自然再不会发病,身体也有自己恢复的机能。张禹又给方彤配了几副药,让这丫头回家之后,好好调理,估计十天半个月之后就能恢复个大概。

    随着天气的转冷,距离过年也是越来越近了。

    张禹的生活平静,可是有个人却是意气风发,这人便是蒋家的大公子蒋雨霖。

    随着天子广场的生意好转,蒸蒸日上,蒋雨霖竟然被评选为本年度镇海市的十大杰出青年,正可谓是春风得意马蹄疾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他当选十大杰出青年的第二天,一条爆炸性新闻轰动了整个镇海市,乃至全国。

    “蒋氏集团大公子蒋雨霖与自己的亲妹妹发生xx关系!”“震惊!十大杰出青年蒋雨霖与父亲的私生女之间的xxx故事。”“是真是假!豪门再出风波,蒋家大公子与亲妹妹之间的xxx。”……

    蒋家别墅的大客厅内,蒋雨霖战战兢兢地站在茶几前,而在茶几上,此刻铺满了报纸,都是关于蒋雨霖的。

    蒋宪彰坐在沙发上,一脸的怒色,老爷子已经多少年喜怒不形于色了,蒋雨霖似乎都快记不得父亲上次是什么时候露出这样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你做的好事!我们蒋家的脸都让你给我丢光了!”蒋宪彰嘴里骂着,猛地抄起一叠报纸朝蒋雨霖的脸上摔去。

    蒋雨霖连躲都不敢躲,只能是一脸委屈地说道:“父亲,我真不知道呀……我和她就一夜,谁知道怎么会被人录像,肯定是有人算计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做!别人怎么陷害你!你知不知道,让你害的,我现在都不敢出门,都不敢接电话!”蒋宪彰指着蒋雨霖,手都在颤抖,“滚!现在马上给我滚!你不是喜欢去英吉利么,现在就给我滚去英吉利,不要再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父亲,求您给我一次机会……”蒋雨霖赶紧说道。

    大客厅内除了父子二人之外,还有蒋雨震、蒋雨霆、马鸣雪。

    马鸣雪就坐在老爷子身边,此刻她赶紧用关怀的语气说道:“雨霖呀,你就听你父亲的话,先去英吉利避避风头,家里这边,正在公关呢,争取将负面影响降到最低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这真的是有人算计我……”蒋雨霖自然不服。

    “滚!”蒋宪彰没有别的话,但是他的身子都在发抖,可见老爷子已经被气到极点。

    他不是老糊涂,哪能看不出来儿子这是被人给算计了。亲儿子睡了亲女儿,这事被爆出来,蒋家变成了天大的笑话,他蒋宪彰更是成为别人茶余饭后的笑柄。

    哪怕是再沉着的人,哪怕是见过再大风浪的人,在面对这种事的时候,也是承受不起的。人越到这个时候,越是要脸面。想想当年港岛的首富,儿子被绑架,尚不愿意出庭作证,就能看出来,脸面对于有钱人来说,是何等的重要。

    马鸣雪连忙扶住丈夫,又冲着蒋雨霖语重心长地说道:“你不要再说了,看把你父亲气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爸……”蒋雨霖见父亲这般,只能无奈地点了点头,说道:“那我过两天就走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就转身朝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出了家门,他坐上自己的布加迪威龙,立刻掏出手机,拨了一个电话号码。

    电话很快接通,蒋雨霖直接愤怒地说道:“阿翔,你现在马上给我查,到底是谁陷害我,是谁把资料送给媒体的!我要让他死!”

    蒋雨霖走了,蒋雨震和蒋雨霆在老爹面前都不敢乱说话,生怕再把老爷子气个好歹。

    马鸣雪给他俩递了个眼色,让二人赶紧退下。

    蒋雨震向父亲告辞,随即匆匆赶往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他将保险柜打开,在里面一翻,跟着发现那张光盘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是我妈,真是我妈!”蒋雨震嘀咕了一声就冲出房间,现在父母已经不在大客厅了,显然是回房间休息。

    他就在走廊上等着,直到母亲出来,这才一把将母亲拉到脚落地,咬牙说道:“妈,光盘呢?是不是你做的?”

    “那小子那么嚣张,我能不给他点颜色看看吗?”马鸣雪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你怎么不跟我商量一下……”蒋雨震也急了。

    “商量什么?你总是妇人之仁!你爹现在睡着了,可别把他给吵醒。天子广场那边,很快就会交给你来打理。”马鸣雪严肃地说道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