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66章 高昂的奖金
    萧铭山的话,着实让马鸣雪一愣。

    另外两位平叔和海叔,其实就小股份,他俩属于跟着蒋宪彰打天下的,凭功劳得到的一点股份。而萧铭山的分量不同,他是正了八经的合伙人,总投资一百五十亿,萧铭山出了五十亿。

    所以,他的一句话,谁都得给点面子。

    别人不了解张禹,萧铭山是了解的,那是真有本事。至于说在风水上面有多少造诣,他没见过,但张禹敢这么说,那就是有把握。自己在天子广场也投资不少钱,哪能因为你们蒋家内部的事儿瞎折腾。

    众人当下想起来一件事,就是刚进门的时候,张禹还跟萧铭山打了个招呼,显然二人是认识的。

    蒋宪彰好奇地看向萧铭山,微笑着说道:“老萧,你似乎是认识这位姓张的小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实不相瞒,小女当初被人绑架,承蒙这位小兄弟相救。张禹的本事,我是见到过的,他既然敢这么说,肯定是有一定的把握。”萧铭山平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蒋宪彰点了点头,转头看向张禹,这次则是仔细地审视起来。

    先前张禹进来的时候,给他的印象实在不怎么样,所以蒋宪彰并没有当回事。

    可萧铭山的说法,让蒋宪彰得以改观。

    马鸣雪暗自皱眉,万没想到,张禹和萧铭山还有这么一层关系。她着急地看向一旁的屈畔,希望屈畔给拿个主意出来。

    屈畔淡淡一笑,说道:“老夫精研周易风水多年,今天若是沦落到跟你这么一个小辈比试,岂不是成了笑话。就算赢了,又有什么稀罕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站了起来,看向蒋宪彰,又道:“蒋老板,你若是信不过老夫,那老夫告辞就是。”

    看那意思,他也打算走了。不过和张禹不同,他这明显是以退为进。

    马鸣风跟着站起来说道:“屈大师,请留步……姐夫,屈大师可是镇海市有名的风水大师,在玄学会中都被敬仰,让他跟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比试……这不是开玩笑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要是再输给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,那就更成笑话了……”蒋雨霆还真会话赶话,当即又好似漫不经心地来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这话差点没把马鸣风给气死,马鸣风心中暗骂,你这个小兔崽子,你算老几呀,这里有你多嘴的份吗?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蒋宪彰突然笑了一声,站了起来,说道:“屈大师也不必意气用事。我看不如这样,我出五百万的彩头,大师也展现一下身手,让我们都见识见识。”

    蒋宪彰能混到这个份上,那可不是白给的。不就是钱么,有钱还怕请不到人么。他一方面算是答应了比试,一方面也算是活了稀泥。

    果然,屈畔一听说有五百万的奖金,刚刚那傲慢的形象旋即没了。要知道,有这五百万完全可以在整个镇海市的风水行里随便挑人来了。马鸣雪这次请他来帮忙,才给一百万呢。

    屈畔就差没露出谄媚的笑容了,他立刻故作沉吟,说道:“既然蒋老板这么说了,这个面子,我也不能不给。那我就让这个小辈见识见识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张大师,你呢?”蒋宪彰又看向张禹。

    张禹本来是友情帮忙,结果遇到对方太过无礼。反正现在自己没有十足把握,不如让他们先折腾,等回头他们折腾不明白,自己又想出来方案,再出手也不迟。没想到局面突然变化,还能顺手赢五百万,看来这个买卖不错呀。

    张禹微微点头,说道:“您是蒋大哥的父亲,也就是我的长辈,既然您老人家发话了,那我就给您这个面子,答应比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口气不小呀……”马鸣雪见张禹敢这么说话,登时火大,登时就发飙。

    可不等她的话说完,蒋宪彰突然咳嗽一声,冲她摆了摆手。马鸣雪不敢造次,只好闭上嘴。

    蒋宪彰见双方都答应了,随即看向蒋雨霆,说道:“老三,比试是你提出来的,那你就由你来说说,他们怎么比?”

    比试的方法不能有老大、老二两家来提,让老三这个还算是中立的来说,应该算最靠谱的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蒋雨霆先前就是帮忙一说,真让他说比试的规则,他一时真想不出来。但他脑子也快,琢磨了一下,有了计较,“这个天子广场,中间不是隔出来一条镇海老街么,我看就以这条街为界,两家一人一半,各显神通。等年庆的那天,哪边人多,哪边热闹,日后哪边的生意好,不就说明谁本事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是个不错的法子。”蒋宪彰满意地点了点头,又看向张禹和屈畔,说道:“二位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“没有问题,蒋老板这五百万我是要定了。在此,我先跟蒋老板道声谢。”屈畔从容自信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没想到是这么个比法,天子广场现在被霉运笼罩,又有财运不停地被吸走,想要改变这个局面,整个一起改动,或许把握能大点,只负责一半,难度其实更大。

    屈畔答应了,所有人的目光现在都投向他。张禹也清楚,为了蒋雨霖,自己不能不答应。而自己被人挤兑了这么半天,总得出口气吧。

    于是,张禹故意咳嗽一声,说道:“屈大师,这钱是不是你的,那还没准呢。蒋老板,有些话我要说在前头,原本这次来,我没打算要钱,全是冲着蒋大哥的面子。但是现在,话说到这个份上,那我若是赢了,五百万的奖金,我肯定要收。除此之外,我只是负责一半的风水,当你想让我给你布置另外一半的时候,还得再拿五百万出来!”

    众人一听这话,无不认为张禹是大言不惭。小小年纪,就算是打娘胎里开始学周易,也没有屈畔的年头长吧。

    马鸣雪等人都露出不屑的神色,也就是注重形象,不方便开骂。

    蒋雨霖也是微微皱眉,心说张禹这次也未免太狂了点。

    倒是萧铭山不以为然,第一次见到张禹的时候,他就感觉到张禹的身上有一股傲气。若是会任人摆布,那才奇怪了。

    蒋宪彰则是饶有兴致地看了张禹一眼,笑着说道:“不就是钱么,没有问题。谁赢了之后,再布置整个广场的风水,到时候我额外再给五百万。”

    屈畔闻听此言,心中更是激动,简直是给老子送钱花呀。虽然挺讨厌张禹这小子的,但是能提高奖金,那就是好小子!

    张禹敢直言顶撞,挺不给他面子,见了老前辈也不说点好听的,但这些跟钱相比,那就不叫个事了。原本一百万的酬劳,一下子翻了十倍,换谁也不把刚刚那几句话当回事了。

    屈畔甚至都有点冲动,赢了之后,甩给张禹几十万,也算是当托儿有功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