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69章 枕边风
    下了月儿桥,杨颖找了个地方把车停下。张禹让她在车内等着,自己一个人下车跑到南门外观看。

    只瞧了一会,张禹就看出了名堂,他微微点头,心中暗赞一声。

    “这个姓屈的老家伙还真是有点本事,竟然一天就摆出来了天地人三才聚财阵。而且还能活学活用,看来不是蒙事的。”

    跟着,张禹抬头朝广场顶端看去,他现在没用观气术,倒是看不出来上面的气运气流。

    现在是五点半钟,天子广场要经营到十点多,特别是影院那边,起码都得十二点才结束。

    所以,广场内亮着灯,透过玻璃门能够看到有人溜达,但不是很多。

    张禹也不着急使用观气术,又观察了一会,就回到车上,让杨颖开车去北门方向。

    来到北1门这里,蒋雨霖和刘莺已经在那等着。正常情况下,门口基本上不让停车,只能停到地下停车场,顶多是内部领导的车,偶尔才能停在外面。

    蒋雨霖着急,自然无所谓了,任由杨颖把车停在步行路上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等张禹一下车,蒋雨霖就快步来到张禹面前。

    张禹自信地一笑,说道:“让蒋大哥久等了,咱们进去聊。对了,这里的天台能上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,老弟请。”蒋雨霖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四个人进到北门广场中,刚进门是吃喝的场所,有肯打鸡,麦打劳,必输客什么的。

    店里面除了自家的服务员,连个坐在那里蹭wifi的都没有。

    再往前走,是几家知名品牌专卖店,卖的都是女士服装,杨颖看了一眼,却是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张禹觉得衣服还行,说道:“怎么了?觉得不好看?”

    “说不上来,反正没啥消费的念头。里面空荡荡的,要不是跟着你,请我进来,我都不进来。”杨颖颦眉说道。

    这就是症结的所在,这么大的广场,要是没有人气,就更加没法聚集财运,也不会再有人进来,一切都是恶性循环。

    蒋雨霖也是皱眉,但是没出声。四个人进到电梯,一直来到四楼的经理办公室。

    蒋雨霖原先的办公室本来是在南门那边,现在只能先凑合一下。

    办公室里也有风水布局,似乎已经时效。坐了没一会,张禹就提出上天台看看,蒋雨霖让刘莺陪着杨颖在办公室说话,他陪着张禹来到了天台上面。

    偌大的天台是一个整体,别看广场分别两边,中间有镇海老街,可这个天台能够起到挡雨的作用。

    张禹简单地转了一下,能够感觉到这里的氛围不太好。

    眼下南门那边布置了天地人三才聚财阵,张禹也想看看,到底能够起到什么样的效果。于是他咬破手指,在眼前划了一下,跟着就见,北门这边灰蒙蒙的气流笼罩,红色的财运仍在慢慢地飘走。而南门那边,灰蒙蒙的气流淡了一些,同样也有红色气流飘走,只是要比北边少得多。

    这种现象,并非是走向正规,会慢慢转好。张禹看得出,这是再慢慢变差,三才阵顶多也就是维持一天,过了今晚也就拉倒了。等到了明天,两边又得一个样。

    见张禹咬破手指,蒋雨霖不敢打扰,过了好一会,他才说道:“怎么样?能不能解决?”

    张禹笑道:“没有问题。对了,你们明天的年庆要在那边举办?”

    “在东门。”蒋雨霖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轻轻点头,说道:“这样,今晚准备点东西,明天早上就给布置好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?”蒋雨霖赶紧问道。

    “明天就分胜负,所以咱们简单点,也不用太劳师动众。你在南门这边,准备八个旗杆,每个旗杆上面挂个红灯笼,灯笼上必须要有朱雀的图案。早上来了之后,每个门户左右竖上两根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蒋雨霖点头。

    “镇海老街这里,暂时先充作北门。这下面都是卖什么的,我也不太清楚,但是最中央的位置,明天必须摆上乌龟。活的也行,全当是卖乌龟了,可不能真给卖出去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,不知道多少只呀?”蒋雨霖说道。

    “八只就行,个头最好一样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蒋雨霖点头。

    “东门街上你这边,摆上彩虹门充作龙门,不用太多,两个就成。但是上面需要画上龙的图案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蒋雨霖点头。

    “在西门街上......找八个小孩,四男四女,让他们穿上白色的老虎服装,活蹦乱跳的就好。要是累的话,你就多准备几个换班,但是门口不能多了,也不能少了,就保持八个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,我明白了。”蒋雨霖点头,接着又问道:“这么做就行了?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准备就行,明天早上七点半之前全部就位。到时候我自有安排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问题。”这些东西都简单,花点钱就能解决。蒋雨霖现在还真想看看,张禹如此布局,就能够让北门广场这边也变的客流不息。

    回到经理办公室,张禹在屋里转了两圈,也没说啥,就提出告辞。

    现在都是饭口时间,蒋雨霖不能不管饭,广场里这么多饭店,在此捧捧场吧。他们选了一家西餐厅,点了不少东西。

    蒋雨霖自然也少不得安排人去准备张禹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为救李郎离家园,谁料皇榜中状元,中状元着红袍,帽插宫花好哇,好新鲜哪!我也曾赴过琼林宴,我也曾打马御街前......”

    天子马场内后方,有几栋二层小楼,其中一栋小楼内,蒋宪彰正靠在卧室的床头听黄梅戏呢。

    马鸣雪从浴室内走了出来,她身上性感的睡衣,来到床上,轻轻抱住丈夫的肩膀。

    蒋宪彰闭着眼,听的是津津有味,知道是媳妇过来,抬手轻轻地在马鸣雪的手背上拍了一下,跟着握住。

    “宪彰呀,今天我去天子广场那边看过了,南门那边的广场,生意好的不得了,人来人往的,热闹极了,看来还真是和风水命格有关呀......”马鸣雪这般年纪,却是嗲声嗲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蒋宪彰“嗯”了一声,没说别的。

    见丈夫这般,马鸣雪又道:“北门那边呀,还是冷清的很,雨霖这孩子哪都好,就是有点钻牛角尖,也不顾全大局。我本想让屈大师给他那边也布个风水局,他还不干,非要听那个姓张的小子的话。可那小子,今天也没出现,看来就是个骗子。真担心雨霖被他给骗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蒋宪彰又没说别的。

    马鸣雪讨了个没趣,仍是笑盈盈地建议道:“明天的年庆,原先是订在东门那边的镇海老街门口,可是现在看,改在临桥下的南门是不是能好一点呀......”

    “既然是订好的,那就不要朝令夕改了。一切等年庆结束再说吧。”蒋宪彰终于开口了。

    听了这话,马鸣雪不由得在心中暗骂,“真偏心!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