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62章 蒋氏家族(第五更)
    蒋雨霖站在河边,望着张禹骑自行车跑了,他心中嘀咕,这是要去哪呀?高人的行事作风都是这样?

    正瞎寻思呢,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,蒋雨霖掏出来接听,说道:“喂,你好。”

    电话里马上响起一个女人黄莺般的声音,“蒋总,老板来了,说要见你。”

    “老板?老爹?”蒋雨霖颇感意外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女人小心翼翼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怎么来了?事先也没通知我呀。”蒋雨霖纳闷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太清楚,刚刚到的,跟老板一起来的还有不少人,说是让您赶紧到二号会议室。”女人似乎也感觉到这里不对,声音虽然动听,可是语气中带着一丝小心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蒋雨霖说完,直接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张禹这一去,什么时候能回来,蒋雨霖也不清楚。老爹叫人招呼,不能让父亲久等,蒋雨霖迟疑一下,就进到天子广场,乘电梯直奔顶楼。

    一出电梯,就见一个女人焦急地在那里等着。

    蒋雨霖见边上没有其他人,低声问道:“刘莺,我爹的气色如何?”

    “老板看起来气色如此,我也看不出个喜怒......”刘莺小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都和谁来的?”蒋雨霖又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和那个女人,还有二少爷、三少爷,两位懂事也来了,金都房地产的萧老板也来了。另外,有一个老头我不认识。”刘莺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蒋雨霖微微点头,直接朝二号会议室走去。

    刘莺跟在旁边,到了会议室门前,她抢先一步将门敞开,进门恭恭敬敬地汇报,“蒋总来了。”

    随着她的话,蒋雨霖跨步进到会议室,刘莺自知这里没有她逗留的资格,随即就关上了会议室的门。

    二号会议室不小,而且不是那种普通会议室的布局,倒是有点会客室的意思。

    正面和左右两侧都有沙发,正面的沙发上坐着一男一女,男人大概能有六十岁,身材消瘦,头发乌黑,一双眸子十分的深邃。坐在旁边的女人,能有五十岁上下,看起来却像是四十岁出头,保养的好,穿着也时髦,只是眉宇之间看不出什么贵气。

    男人正是蒋雨霖的父亲蒋宪彰,女人是蒋宪彰的媳妇马鸣雪。

    马鸣雪并非蒋雨霖的亲生母亲,蒋雨霖的母亲已经过世,马鸣雪当年是蒋宪彰的秘书,后来成为续弦,并生下蒋雨霖的二弟蒋雨震。马鸣雪也不是一个简单的女人,当年蒋宪彰在最困难的时候,马鸣雪不仅仅给这个男人献上了初夜,而且还偷偷的把家里的房子给卖了,支持这个男人。由此得以上位。要知道,蒋宪彰这辈子,女人有的是,她能得到名份,不是没有原因的。

    另外,蒋雨霖还有个三弟蒋雨霆,蒋雨霆是蒋宪彰和别的女人生的孩子,算是私生子,原本不便进门,蒋宪彰也没打算让蒋雨霆进门。可是蒋雨霆的母亲也算是天妒红颜,生蒋雨霆的时候难产死了,蒋宪彰出于这一点,才将蒋雨霆养在身边。

    除了他们三个儿子,蒋宪彰在外面还有儿女,凑个足球队都没啥问题。只是没人知道。

    在马鸣雪的旁边,单独的一个沙发上,坐着一个穿唐装的五旬长者,长者密封着眼睛,半睡半醒,蒋雨霖却是没见过。

    左侧的一排沙发上坐着三个人,分别是蒋雨震和蒋雨霆、马鸣风。蒋雨震的相貌和蒋雨霖差不多,不过长的是鹰钩鼻子,一双眼睛也好似猎鹰,看起来就是一个狠角色。蒋雨霆和两个哥哥都不像,应该更像母亲,长得特别帅,活脱脱一个小白脸,身上一身名牌,简直是年少多金,高帅富中的典范。

    马鸣风坐在最下手,他是马鸣雪的亲弟弟,也就是蒋雨震的舅舅。

    在这一侧,最上手的位置是空出来的,明显是给蒋雨霖留的。

    右侧的一排沙发上,上手坐的是金都房地产的老板萧铭山,下手坐着俩老头。

    蒋雨霖马上打起招呼,“父亲,雪姨,萧叔叔,平叔,海叔,舅舅。”

    蒋雨震和蒋雨霆也少不得跟他打招呼,“大哥。”“大哥。”

    蒋雨霖和他俩点了头,来到左上手自己的位置坐下。他恭敬地看向父亲,心下还在嘀咕,今天老爹突然到此不说,怎么还整出这么个阵仗。

    蒋宪彰也转头看向儿子,一脸慈和地说道:“雨霖,我今天突然过来,只是想看看天子广场这边的情况怎么样......瞧客流量,似乎还是没有什么起色......”

    老爷子当然不可能说儿子无能,声音虽然慈和,没有半点批评的意思,可这话已经很明白,是让蒋雨霖做个解释。不能说一直都这样吧。

    蒋雨霖赶紧说道:“父亲,广场这边的经营没有问题,在我看来,应该是风水上出了问题,我今天已经找人来看来,想来很快就能解决。”

    不想,这次不等蒋宪彰说话,坐在蒋宪彰旁边的马鸣雪就淡淡地说道:“我看不像是风水上的问题吧,听说你最近已经先后找过风水师来看了,都没看出什么问题。咱们天子广场当初的风水布局,可是请玄术协会的大师给看的,好像是叫作漫天星辰局......所以在我看来,这有可能是你的命格和这里风水局有点相冲,才导致经营惨淡......”

    蒋雨霖也想过这一点,算是一个借口,可同样也是一个最下下策的借口。

    因为承认了这一点,自己就将会被踢出局。

    现在,马鸣雪提出这一点,表面上是给蒋雨霖一个台阶下,实则就是要把他从天子广场给踢出去。

    蒋雨霖微微一笑,说道:“雪姨,我听风水师说了,好的风水局是不会和人的命格犯冲。特别是这个漫天星辰局,更加不会。我认为,有可能是漫天星辰局的布局时间久,其中出现了一点问题,咱们还没看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哪个风水师说的呀,今天我可是请了镇海有名的玄术大师屈畔先生帮忙来看看......”马鸣雪说着,转头看向旁边那个半睡半醒的唐装长者。

    屈畔慢慢地睁开眼睛,说道:“任何风水和人的命格都是相辅相成的。好的风水局在遇到好的命格之时,不一定就会相辅相成,有的时候,反而会相冲,出现相反的效果。不久前,我从蒋老先生那里得到蒋公子的生辰八字,并推算了命格,蒋公子的命格极佳,乃是将星得地格,守命武曲,可为将却不可为相。这里的漫天星辰局,属守正财而固本,上应文曲,和蒋公子的命格正好相冲。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