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50章 归宿(第十四更)
    张禹光注意看那幅画,并没有提防四周,也是因为周围全是华雨浓的人,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。加之一夜没休息,用神行马甲跑了那么久,又是八字寻命术,又是两道掌心雷,精神头早就不比平常。

    华雨浓听到张禹跌倒的声音,也不由得一愣,连忙转头看去。这才发现,先前本在自己前面的白天放竟然绕到了张禹的侧后方。

    她跟着就见白天放直接从女司机手中抽出青玄剑,一剑朝地上的张禹扎去。

    白天放的动作极快,几乎是一气呵成,想来是刚刚偷偷绕到张禹身边时,就已经做好了准备。女司机就在华雨浓的身后,那把青玄剑在她的手里,她都没来得及反应,剑就被白天放给抽出来了。

    华雨浓大急,竟然已经顾不得手中的《天一迷图》,她的右手猛地抓了过去,嘴里叫道: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说时迟那时快,就见剑尖快到刺中张禹的一刹那,华雨浓的手直接抓到了剑锷下面的剑刃之上。

    鲜血跟着迸出,顺着剑身淌到了张禹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小姐!”这突兀的变故,让白天放也是一惊。

    “谁让你这么做的?”华雨浓瞪起双眸,狠狠地问道。

    白天放低着头,小声说道:“老板有命,但凡知道此事的人,一个都不能活。特别是他,连这两件东西都看到了,那他就更加不能活着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拿我爹在压我了!”华雨浓说着,右手松开剑刃,抬起来反手一巴掌,狠狠地扇在白天放的脸上。

    白天放不敢还手,被扇了个趔趄,向后倒退一步。

    不过这次,他反而抬起头来,正色地说道:“小姐,您为什么这么护着这小子?难道连老板的话都不听了吗?这样的话,我们回去会很难做的!”

    “这里是你说的算,还是我说的算?”华雨浓冷冷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小姐说的算……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白天放把话说完,华雨浓就厉声叫道:“没有不过!你给我听好了,张禹先后救过我两次,这次若不是他,我们莫说找不到这些东西,恐怕都没有命山上下来!我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么?”

    “话是这么说,但是老板的命令,不能不从。这样一来,弟兄都没法交代。即便今天让他活下来,只怕老板知道之后,也会派人来接着杀他。”白天放赶紧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姐,白天放说的没错。”女司机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姐,他说的确实没错。”铁头也小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?你们这是在逼我杀了他?”华雨浓冷冷地扫向三人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铁头虽然冲锋陷阵,但看的出来,地位明显不如女司机和白天放。刚说了一个字,见华雨浓凌厉的目光扫到脸上,就赶紧低头,不敢再吭声了。

    女司机对张禹和华雨浓的事情,知道的比较多。她看得出来,华雨浓今天是护定张禹了,现在想要收场,必须要想出一个折衷的法子来。

    她眼珠一转,有了主意,说道:“小姐,我看要不然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说!”华雨浓冷冷地说了一个字。

    “这个井里不是有个洞么,让人把他扔到那个洞里,也算是咱们杀他一回,小姐放他一马。如果他能从里面出来,说明他的命大,咱们已经尽力了,回去之后,老板也不能再说什么。如果他死在里面,那就只能说他命该如此。”女司机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华雨浓迟疑起来,眼下手下的人咄咄逼人,加上女司机说的也没错,如果现在放过张禹,只怕老爹过后还会派人来杀张禹。即便张禹本事再大,也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。反过来,张禹要是再把来杀他的人给干掉,老爹的火气估计会更大,也会再派更多的人来报复。

    相较之下,这个法子还算是稳妥,也算是一个了断。回去见到父亲,还能交代的过去。华雨浓点了点头,说道:“好,就按照你说的办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瞥眼间正好看到刚刚从井下爬上来的那个汉子。华雨浓指向汉子,说道:“你把他绑在身上背下去,放进那个洞里。不过你要记住了,下去之后,要是有半点闪失,我要你的命!”

    “啊?”汉子不由得一惊,怎么还有这样的任务呀。

    “没听明白吗?”华雨浓冷冷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听明白了、听明白了……”汉子赶紧答应,华小姐的脾气,他可是清楚的。

    他们的手里还有一些绳子,主要是用来绑人的,汉子将张禹绑在身上,重新进到井里。

    华雨浓见他俩下去,这才说道:“这下你们满意了?”

    白天放、女司机、铁头谁也不敢说话了,只是低着头。

    “你们把我也给杀了吧……”蓦地里,一个沙哑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华雨浓等人转头一瞧,说话的正是坐在不远处的沈煜。在沈煜的脚边还有躺着的沈晴。

    先前是华雨浓抱着沈晴,可总抱着也累,到这里也能休息一下,就放到了沈煜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你确实不该活着。”华雨浓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动手吧……只希望,你们能放过小晴……她是无辜的……”沈煜说完,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眼下人为刀俎我为鱼肉,哪怕祈求,也是没用。

    “沈煜确实不该再活着了,这个世上,也不该再有沈煜这个人了。你还是恢复你之前的姓氏吧,国内你也不能继续留下,跟我们回英吉利吧。”华雨浓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……你不杀我……”沈煜不由得一愣,错愕地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“你是功臣之后,如果杀了你,岂不是自己人寒心。你不是外人,所以我不会杀你。”华雨浓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……可是小张……”老爷子还挂念张禹呢。

    “那就得看他自己的命了……”说到此,华雨浓看了眼昏迷不醒的沈晴,又看了眼井口,迟疑了好久才说道:“你的孙女也不能留在这里了,以免惹出什么不必要的麻烦。跟着一起回英吉利吧。”

    “她……”沈煜明显迟疑。

    自己风烛残年无所谓,可是沈晴不一样呀。

    “这次的打击对她影响不小,继续留在这里,只怕对她也没有什么好处。倒不如跟咱们走,换个环境,换种生活,估计能够尽快抹平心灵中的创伤。”华雨浓的语气温和下来。

    她的话,倒是让沈老爷子认可,沈煜点了点头,但是目光却不自觉地看向枯井。

    老爷子还是担心这个孩子的,也不知道这个孩子能不能逃出生天。

    背张禹下井的汉子终于上来了,华雨浓料想他也不敢对张禹怎样,直接下令,“咱们走!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