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51章 正反四象(第十五更)
    枯井内旁边的洞穴里,一个青年蜷缩在里面,身上阿玛尼都脏的一塌糊涂,这要是被人看到,如此好衣服霍霍成这样,估计得心疼一阵,大骂败家。

    这里并非是黑漆漆的一边,在青年的身旁,还放着一个强光手电,正照射出明亮的光芒。

    这可不是谁有意给张禹留下来的,全是因为先前白天放下来的时候,洞里黑乎乎的,总需要手电照明。发现两件宝贝之后,哪还顾得上手电,就给放地上了。

    后下来那汉子,出于方便,也没动这个手电。一来家大业大,不差一个手电筒;二来上下爬两个来回,还把手电筒捎上去,自己得多心细呀,能有劲爬上去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张禹缓缓地睁开眼睛,下意识地伸直双腿,结果一脚就顶到了墙壁上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地方?”张禹这才发现,周边的情况不对,借着手电筒的光亮,很快看清全貌。这是一个宽有一米五左右,高有一米四,深有差不多四米的一个洞。周边的墙壁上挂满青苔,再往外就是深不见底的井。

    脖颈处还有些疼,张禹下意识地伸手摸了摸,心中暗说,“是谁给我来了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他回忆起当时的情况,自己的注意力都在那张图上,可是没有外敌出现。

    “难道说……是华雨浓的人给我打昏了……他们为什么这么做……兔死狗烹、杀人灭口……也不对呀,要是这样,应该直接宰了我呀……”

    昏倒后发生的一切,张禹自然不清楚,若非华雨浓相救,按照白天放的意思,他现在已经去见阎王爷了。

    张禹这下明白了,现在自己是被人给丢到藏宝的地方来了,别看先前没下来,可猜也能猜出来。

    他点燃一支烟,心下苦笑,忙活了半天,竟然落了这样一个下场,真是人心隔肚皮。

    没被一枪打死,没被直接给丢到井底下,估计已经算是人家开恩了。

    这个破地方,估计就算是自己喊破喉咙,也没有人能听到。

    张禹心中暗说,这上不着天下不着地,想爬上去,根本没那个本事,结局肯定是饿死,还不如一枪把老子打死,少受点苦。

    (看到这里的书友,基本上就可以该打赏的打赏了,该投月票的投月票了,该投推荐票的投推荐票了。因为张禹饿死了,本书完本了。)

    (但是我想,很多大大一定会说:快拉**倒吧,主角都是有光环的,好不容易被扔井里一把,你不写出来点奇遇什么的,老子都瞧不起你。)

    他从兜里掏出烟来,准备抽根烟,随即摸到兜里还有手机呢。没电是没电了,但以自己的经验,关机时间长了之后,应该还能缓点余电出来。

    赶紧掏出手机打开,手机还真亮了,右上角一丝丝红色的余电显示,只是信号却是没有的。好在手机上提示,可以拨打紧急急救打电话,张禹立刻拨了110,放在耳边,期待能够打通,电量能够维持到自己报全大概的位置。

    可惜,话筒里传出一个录音——匪警请拨110,火警请拨119,接下来就是张禹听不懂的一串外国话。

    录音重复了一遍,就自动挂断了。

    再看手机,竟然还没灭,张禹又尝试了一遍,结果还是一样。不过这次,没等第二遍录音说完,电话就关机了。再想按亮,那是真不亮了。

    张禹彻底绝望,只能抽烟,心中同时叫苦,“不是说好的能打紧急急救电话么,怎么打不通呀……”

    这里除了那个手电筒,再什么也没有,他左右瞧了一眼,突然发现,也不是啥也没有,还有四块石头。

    石头能有两块砖头叠起来的大小,上面布满青苔,可见里面潮气之中。张禹也没当个事,好东西都让人拿走了,四块石头能有什么用。

    别说是四块石头,就算是四块金砖,也不能当饭吃。

    一根烟抽完,张禹随手一弹,靠在墙壁上,心中五味杂陈。

    洞中无岁月,也不知过了过久,张禹总觉得哪里不对劲。他下意识地四下扫了一眼,再一次看到那四块石头。

    这次一瞧,他不由得惊“咦”一声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……这四块石头……”张禹先前没仔细看,此刻再看,发现这四块石头所摆放的位置,看似随意,杂然无序,可却是井井有条。

    “四象阵!”张禹很快做出判断。

    这是最简单的四象风水阵布局,简直可以说是基础入门级别的。但往往最简单的风水局,越是不容易被人看出来,因为效果很微小。

    若非张禹实在是没事干,加上这四块石头又这么显眼,张禹也未必能注意到。

    “谁能这么无聊,在这里摆个风水阵?”这是张禹的第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可他随即意识到,这个风水阵应该不简单,因为不会有人闲的没事在这里布置个风水阵出来。

    反正被困在此,也是无聊,张禹干脆更为认真地观察起这个简单的四象阵来。越看越觉得不对劲,他现在的疑惑已然不是四象阵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,而是这个看似简单的四象阵,真的一点也不简单。

    最初张禹觉得是正四象阵,很快又发现像是反四象阵。当他认为是反四象阵的时候,又觉得好像是正四象。

    亦正亦反,张禹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四象阵。哪怕是老王头,也只是教给他正四象阵和反四象阵的布局,可这种看不出正反的四象阵,连老王头都没教授过他。

    甚至,张禹都找不出阵眼所在。

    任何阵法都是有阵眼的,哪怕是一个小小的风水阵,也有阵眼。虽说有些风水阵,只需要随便挪动一下就可以破阵,可一些厉害的风水阵,布置成功之后,不管你怎么挪动,阵法都不会破掉,反而会令随便挪动的人遭到反噬。

    大多风水师在破风水阵的时候,都会选择直接破掉阵眼,老王头也是这么教张禹的。

    “这到底是个什么阵法,怎么连阵眼都没有……”张禹再次嘀咕,又看了一会,他又不自禁的觉得有点熟悉。

    “乾三连西北开天……坎中北六遇真仙……坤下断四南无风……”

    张禹按照这一句半暗语进行比划,简直和这四块石头摆放的方位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“蛟龙出水海中间!”念到这里,张禹一阵兴奋,仿佛是学渣解开了一道学霸也解不开的数学题一般,身子猛地一窜,一巴掌重重地拍在靠内的一块石头的右侧,“就在这!阵眼就在这!”

    他跟着开始伸手去挖,洞内太过潮湿,靠上的泥土都有点泞,往下挖的时候,泥土也很松软,张禹挖了一会,大概有二十多公分,终于挖不动,碰到了一块硬物。

    他旋即又分开周边的土,拿过手电一瞧,里面埋着一个大概长宽有四十公分长的木匣子。将木匣子抠出来,木匣子的厚度能有二十公分,整体都是金丝楠木,竟然没有丝毫腐烂。

    别看家里是木匠,也没见过真正的金丝楠木,但好东西,他还是能看出来的。

    光凭这金丝楠木的匣子,以及这看不懂的四象阵,张禹也能猜出来,被用来做阵眼的东西,绝对不会是什么寻常之物。

    他将沾满泥巴的手在阿玛尼上擦了几下,随即慢慢地将盒盖抽了出来。

    往内一瞧,最上面是一块玉佩,上面穿着红绳。玉佩下面压着一个牛皮纸信封,在信封下面,还有一个罗盘。

    张禹先将玉佩拿了起来,放在手心里,立时就给他三种感觉:先是一股温润的感觉,跟着是一股古老的气息,最后他竟然发现,玉佩上还带着丝丝法力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玉佩,上面还有法力……”张禹一阵惊奇,拿到面前仔细观看。

    玉佩晶莹剔透,在正面刻着一只栩栩如生的貔貅——龙头,马身,麟脚,形如雄狮。张禹跟着将貔貅玉佩翻面,看向后背,这一瞧,不由得让他一愣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