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48章 决战(第十二更)
    陈光伟狰狞的面孔,以及他说出来的那些话,让沈晴痛苦。而对面华雨浓听了这话之后,则是下意识地看向张禹。

    在别人看来,华雨浓有可能是担心张禹会反水,可华雨浓并不担心这个,因为她相信张禹。她之所以看向张禹,全是因为她不明白,张禹还会和沈晴扯上关系。鹤来山的时候,两个人发生过什么呀?

    女人都是敏感的,华雨浓自然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正如华雨浓所料,张禹不可能答应陈光伟的条件,他虽然涉世不深,但也知道这是在挑拨离间,陈光伟他们根本不可能兑现承诺。而且张禹不可能出卖华雨浓。

    其实现在,就算是张禹有心反水,他也是有心无力。连续打出两道掌心雷,在以前已经算是极限了,在这之前,他还用了八字寻命术。若非服食了蛇胆,真气增加了一倍,现在估计已经趴下了。

    当然,在旁人看来,张禹那真是深不可测。太特么的厉害了,徒手都能劈出来闪电,简直是神仙呀。

    “不要相信他,他是在挑拨离间。”不了解张禹的白天放,此刻开口大声叫道。

    他是生怕张禹听了对方的话。

    “你哪来那么多话,我相信张禹!”华雨浓立刻瞪了白天放一眼。

    白天放没敢再出声,一双眸子,死死地盯住对面。眼下形势逆转,敌弱我强,如果张禹再帮忙劈出一道掌心雷,估计战斗就结束了。

    铁头、女司机等人也都是这般,他们等的只是华雨浓的一声令下。在他们的眼中,沈晴也好,沈煜也罢,命根本就不值钱。关键只是在于张禹,若不是对张禹有些忌惮,估计已经开枪了。

    “陈光伟!你奉劝你现在还是放了沈爷爷和沈晴,这样的话,我可以饶你们一命!”张禹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!你们他们俩放了,我放你们走!”华雨浓马上跟着喊道。

    “笑话!我们黑手套的人是怕死的吗?有种你们就开枪呀!咱们同归于尽!”陈光伟丝毫不惧,狠狠地叫道。

    “你当我们不敢呀!”白天放随即喊道。

    不过说这话的时候,他还是瞥眼看了眼张禹。张禹现在是双方最为忌惮的人,一道闪电打出来,能灭掉一条线的人,防弹衣什么的,基本上就直接无视。

    “开枪!开枪吧!我也不想活了!陈光伟,你杀了我吧!”沈晴瞪向陈光伟,声嘶力竭地吼道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她真的是不想活了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价值,我不会让你马上就死……”陈光伟狞笑一声,说道:“张禹,我现在数三声,当我数到三的时候,你若是不出手杀掉他们,我就杀了沈晴!一!”

    “陈光伟!陈光伟……”沈晴的眼泪仍在继续淌出,一双眸子也挂出血丝,她的声音更是变的声嘶力竭,“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!枉我爷爷对你这么好!枉我对你一心一意!你真是丧尽天良……啊……”

    骂到这里,沈晴突然头痛欲裂,猛地痛呼一声,双眼一翻,直接栽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小晴!”看到沈晴倒地,陈光伟也不由得心头一痛,惊呼一声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档口,却听“砰”地一声枪响。陈光伟的脑袋直接被打穿了。张禹一愣神,业已看到,华雨浓的手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枪,枪口正指着陈光伟所在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趴下!”华雨浓的喊声响起。

    沈煜就势往前一摔,跟着就听“砰砰砰砰……”“砰砰砰砰……”……

    两边枪声大作,惨叫声接踵而来,也就是片刻的功夫,响声停歇。

    再看两边的人,陈光伟那一边全部躺下了,华雨浓这边,也躺下好几个,现在只剩下九个人。

    铁头的身上中了六枪,好在有防弹衣,衣服上崩出好几个洞来,左肩头上不住地淌血。

    因为一开火的时候,他就冲到了前面。以确保华雨浓的安全。

    女司机也差不多,身上的衣服崩开三个洞,腿上还挨了一枪,不停地冒血。

    另外还有三个汉子,也都受了或重或轻的伤。华雨浓和白天放倒是毫发无损。

    “过去看看。”华雨浓朝白天放做了个手势。

    这家伙马上带着两个没受伤的汉子冲了过去,进行检查,对面有那重伤没死的,当场朝脑袋补上一枪。

    张禹也冲了过去,先是查看沈煜的情况,老爷子之所以摔的那么快,并不是他反应快,也不知是谁给老头的小腿上来了一枪,老爷子是被动摔倒的。不过在那种情况下,能够保住性命,已经算是不错了。张禹也明白,华雨浓这边肯定会开枪的。

    他再去查看沈晴的情况,沈晴昏迷不醒,好在没有生命危险。但从脉象上,张禹能摸的出来,沈晴应该是生了一种怪病。现在这种情况,他自然没法仔细检查,也不能现在就把沈晴救醒,以免人悲痛过度,加重病情。

    “都解决了!”白天放转头看向华雨浓。

    华雨浓微微点头,说道:“检查一下他们胳膊上的印记。铁头,你马上把咱们剩余的人手全都召集过来,处理尸体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“是。”“是。”……

    手下的人纷纷答应,一起动手,检查死者的胳膊。

    大多数的人,胳膊上都是纹着小拇指,也有像陈光伟这样,胳膊上没纹印记的,但是不多,只有几个。领头那面具人的胳膊被张禹的掌心雷给炸碎的,血肉模糊的,已经看不到印记。

    “小姐!您快看!”突然,女司机喊了一嗓子。

    原来,她忍着腿上的疼痛,竟然翻开了那个没了脑袋的“裴剑寒”的衣袖。

    华雨浓闻声快步走了过去,当她看到之时,也忍不住失声惊道: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其他的人纷纷跑了过去,想要瞧个究竟。张禹也是好奇,跟着冲到华雨浓的身边。

    只见裴剑寒的左臂上,同样也纹着黑色的手指印记。只是他的印记并不是小拇指,而是中指。

    “不是都说黑手套的印记是小拇指么?怎么还有中指?”铁头有些诧异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呀,怎么还有中指的印记?”白天放也有点担忧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小拇指,自然也会有中指,甚至还有可能有大拇指。只是这种层次的人物,应该很少失手,所以很少看到。”华雨浓悠悠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姐,咱们现在该怎么办?”白天放又是担忧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马上下山,离开这里!”华雨浓果断地说道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