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38章 赎人
    张禹也就是试探性的一问。

    其实对于光明镇上到底有什么秘密,张禹也不清楚。只是潘云说过,黑手套无宝不落,他们在光明镇出现,那就说明这里有宝贝。

    结合沈煜的年纪,所以张禹才有这样的怀疑。至于说祁三山是否知道,又是否真有这样的秘密,张禹就说不准了。只能把希望寄托在祁三山的身上。

    不想,祁三山迟疑了一下,似乎是在回忆,片刻之后,他才说道:“你说的是前朝摄政王世子的传说吧。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张禹心头一动,暗说这似乎是有门呀。

    张禹随即问道:“好像是这个,到底是怎么回事呀?您听说过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传言,当年并不是什么秘密,不少江湖中人都知道,杜先生也曾经派人过来寻找,就是因此和黑手套结下的梁子。不过传说终究是传说,我们把光明山翻了个底朝天,也没见到那传说中的摄政王世子宝藏。”祁三山说道。

    “您老还来找过呢,那到底是什么样的传说呀?”张禹故作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传说是这样的,当年前朝覆灭,皇室中人担心被清算,于是由摄政王世子带着大批的皇室宝贝离开京城,绕道镇海,准备逃出国内。不曾想,在镇海遭到劫杀,到底是什么人做的,没人清楚,传闻不是民军乔装土匪,就是黑手套。因为摄政王世子带的护卫不是特别多,几经厮杀之后,逃到了光明镇这里,从此音讯皆无。有传言说,世子乔装带着宝贝逃到国外;也有传言说世子将宝贝埋在光明山一代,人自尽身亡;也有传闻说,是黑手套杀光了世子一行人,却没有找到宝贝。总而言之,这些宝贝长什么样,没人见过。但是却吸引了无数军阀和帮派中人前来寻宝。当时为了寻找宝藏,也不知道死了多少人……”祁三山慢条斯理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您说,到底有没有这个宝藏呀?”张禹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我哪知道呀,杜先生当年只手遮天,派了多少人前来都没找到。另外还有洋鬼子,军阀,大小帮派都来找……”说到这里,祁三山不由得一笑,说道:“其实呀,到了我这个年纪,方才真正领悟,这些东西不过是身外物罢了。生不带来,死不带去,再多的宝贝也是没用的。就说杜先生吧,当年何等风光,最后不也是客死他乡。我能留在家乡,安度晚年,膝下子孙满堂,似乎更是一种幸福呀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老爷子不禁一阵感慨。

    张禹知道,从老爷子嘴里也问不出什么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外面的鲍诚美似乎等着急了,招呼张禹出来上车,赶紧回去。光明镇到镇东区可不近,回去之后,天都得黑了。

    辞别祁三山,张禹坐车离开。一路之上,张禹都在理顺自己的思路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所谓的传说未必是假,要不然的话,绝不可能吸引到这么多人前来。又是华雨浓一伙,又是黑手套。

    最为重要的是,沈煜父母棺材里的东西,恐怕就是当初传说中的皇室宝物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沈煜的父母又会是什么人呢?难道说,沈煜的父亲就是当年的摄政王世子?

    想到这一层,张禹的眼睛不由得一亮,如果这么说的话,那这一切似乎就成立了。

    沈煜的父亲当年受到追杀,无奈隐姓埋名,留在镇海市。在他死后,沈煜自然要按照帝王家的惯例,将一些宝贝陪葬。只是没想到,黑手套的人至今还在搜寻这批宝藏,终于在沈煜父亲的坟里找到了线索。

    唯一知道全部宝贝下落的人,只剩下沈煜一人,那他被黑手套绑架,似乎也就成立了。对方绑架沈煜,却一个勒索电话也没打,显然不是普通的绑架,他们是要从沈煜的嘴里问出其他宝贝的下落。

    张禹能够肯定,沈煜要是不说出宝贝的所在,应该还不会死,一旦说出来,那就是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回到市区,鲍诚美自然提出要把张禹送回家,张禹现在脑子里是又清楚,又有些混乱,于是让鲍诚美送他去香海花园。

    鲍诚美以为他是想去鲍佳音家呢,不想在小区门口下车之后是直奔沈煜家。

    敲开家门,张禹跨步而入,跟着发现,大客厅里没人。他随便问道:“阿姨,沈晴呢?”

    保姆马上说道:“中午的时候,小晴接到了绑匪打来的电话,现在已经去赎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一听这话,张禹不由得一愣,按照自己先前的分析,沈煜应该是被黑手套绑架的,人家肯定是要从沈煜的嘴里问出摄政王世子宝物的下落,怎么可能要求赎人。

    他转念一想,莫不是黑手套已经从沈煜的嘴里问出了东西的下落,其实就在家里?

    张禹赶紧又问,“绑匪怎么说的呀?”

    “听小晴说,好像是要把老爷子保险柜里的古董都拿出来,送到指定的地点。具体去哪,我就不太清楚了。反正警察都去了。”保姆说道。

    听了这话,张禹下意识地走到老爷子的卧室门前。

    卧室的门是敞开的,里面有点乱,床上丢着许多东西。想来是为了赎人,已经把家底都翻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不对呀……”张禹的心里突然“咯噔”一下。

    沈煜失踪这么多天,大街小巷都贴满了寻人启事,沈家肯定也报警了,这一点黑手套的人一定也知道。现在让沈晴去赎人,警方必然会做好埋伏,就算黑手套有天大的本事,也都是人,想要在警察的眼皮子底下把东西拿走,根本不可能。

    那黑手套这么做有什么目的,难道是声东击西?

    张禹狐疑不定,走进了沈煜的卧室,如果说沈老爷子家里还藏着什么东西,黑手套打算把人诳出家门,然后前来偷盗,似乎是有这种可能。

    可是,张禹相信,警方不可能想不到,就在这周围必然还有警察埋伏。天罗地网,只要黑手套敢现身,一定是逃不掉的。

    “咦?”他心中嘀咕,突然被床上丢着的一件东西给吸引住了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红布肚兜,在肚兜的一角,露出一抹银灿灿的东西。张禹伸手拿了起来,这肚兜是小孩子穿的,那银灿灿的东西是一块银锁,学名叫作长命锁。

    张禹可认识这东西,一把抓了起来,果不其然,在长命锁的背后刻着一串生辰八字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