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01章 听我的
    “小阿姨,你怎么还哭了。”

    张禹见杨颖落泪,心头大急,赶紧伸手给她擦拭眼泪,嘴里又急道:“今天是好日了,咱们又有了新房子,又有了钱,你别哭呀……”

    杨颖泪眼婆娑,看着这个稚气未退,一脸担忧之色的男人,她不禁更加伤感。身子向前一倾,不自觉地扑入张禹的怀里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是她最大的依靠,是最令她牵肠挂肚的人,也是最令她内心矛盾的人。

    如果是别的男人,能够这样义无反顾的对她好,她肯定会义无反顾的嫁给这个男人。但是张禹,因为那层关系,反倒是让她感激中还要带着内疚。

    张禹轻轻拍着杨颖的后背,柔声说道:“小阿姨,你别哭了……什么你的我的,你需要的话,拿去用就好,跟我还客气什么……家里那边没有问题的,我还有些钱,回家交给我妈……咱们屯里,也用不着花那么多钱,我都想好了,回家的时候给家里盖个大房子,让我爹也不用再干木匠活了……而这一千八百万,我都不知道怎么花,你拿去做正事要紧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能拿……小禹,你听我的,这笔钱以后用来娶媳妇……不要乱花……咱们中介每个月都不少赚,用不着这么急功近利……”杨颖靠在张禹的怀里,感动的直流眼泪,又是哽咽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听我的……”张禹既固执,又温柔地说道:“以后咱们还要赚更多的钱,不能再让人瞧不起咱们。所以,这次咱们一定要去竞标,一定要赚钱!”

    杨颖没想到张禹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,霎那间,她发现张禹有点变了。不再是刚来时的那个大男孩,已经变的有担当,有魄力了。

    她慢慢地离开张禹的肩膀,正视着张禹的脸,这张脸还是当年的那张脸,只是现在,又多了一抹柔情与刚毅。

    今天的张禹穿着阿玛尼,别提有多精神了。杨颖的心又开始不住地乱跳,她都不知道自己的心现在为什么跳的这么快,仿佛随时都有可能从嗓子眼里蹦出来。

    她的呼吸都有点急促,离着这个男人这般的近,让她都有点窒息。粉颊渐渐发烫,胸脯起伏不定。

    见杨颖不说话,张禹柔声说道:“小阿姨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、我……没什么……”杨颖这才如梦方醒,赶紧转过身子,不敢去瞧张禹。她快速地抹干眼泪,平复了一下紧张的心情,这才转过身子。

    “小阿姨,你听我的吧。”张禹再次柔声说道。

    杨颖不自觉地点了点头,这个男人现在不管说什么,她都会毫不犹豫地答应。

    “那这钱你拿着。”张禹说着,将银行卡递给杨颖。

    杨颖赶紧摇头,说道:“这个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你刚刚不是都点头答应了么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答应是答应了,可不代表我要拿你的钱。这个钱,是用来竞标用的,你是老板,是出资人,我给你出力,就相当于给你打工。如果赚钱了,你可以给我分红。但是……我不能要你的钱……”杨颖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其实她也想去竞标,可是钱都是张禹的,总不能用张禹的钱去当包工头吧。

    特别是张禹刚刚的话,已经彻底打动了她,她决定以后听这个男人的话。张禹出钱,自己有力出力,两个人一起并肩奋斗,岂不是比什么都好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这那的,就按照我说的办。对了,现在有新房子了,老房子也快到期了,咱们不如今天就搬家,反正也没什么东西。我给老苏打电话,让他安排车,这就把家里的东西搬过来。”杨颖不等张禹说完,就抢着发表了意见,顺便转移了话题。

    老苏就是苏虹的父亲,现在是中介的专修主管。专修也是需要用车的,杨颖特别出资买了一辆货车,用于往来装修。

    见杨颖坚持,张禹也只好按照杨颖的意思来办。他跟着给大彪哥打了电话,询问竞标的日期,正好是在后天。

    半山别墅区,方彤的家的院子里,这丫头此刻正在喂牛。

    大水牛已然成为她的宠物,一个丫头都要喂牛儿吃草,爬在水牛的背上在院里溜达一会。水牛很是听话,就好像能听懂方彤的话一样,方彤让它趴下,它就会趴下。

    这功夫,一辆奔驰轿车开到院外,按了两声喇叭,院门自动敞开,奔驰车开进来停下。

    紧跟着,方涛气鼓鼓地从车内出来,方彤已经听到声音,马上打起招呼,“哥,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来了!”方涛拉着脸,朝方彤走去,一边走一边说道:“彤彤,我跟你说,你以后千万别跟那个张禹来往了。”

    “凭什么呀?”见哥哥说张禹,方彤有点不满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今天去鸿宴楼赏宝会遇到谁了吗?”方涛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。”方彤撅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遇到那个张禹了,这家伙可不要脸了,用过骗我的钱买了套阿玛尼不说,竟然还脚踏两条船,带了个什么律师女朋友出席。简直就是个大骗子!”方涛没好气地叫道。

    “哞!”大水牛好像是听出来方涛在说张禹的坏话,很不友好地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方彤闻听此言,马上来了兴趣,说道:“你说他穿的是阿玛尼,什么款式的呀?”

    “是一套西服,就他这熊样的,穿上龙袍也不像太子呀。那身衣服,穿在他身上,跟穿狗身上有什么区别呀。”方涛又是没好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在妹妹面前,他更加不用顾忌什么形象,啥话都是张嘴就来。

    他本来以为妹妹会很生气,不想方彤竟然高兴地跳了起来,“耶!他穿的是我给他买的那套!”

    说完,竟然还做出来一个胜利的手势。

    要知道,当初她是和萧洁洁前后脚给张禹送衣服,她送的是阿玛尼,萧洁洁送的是爱马仕,明显要比她高出一头。但是,张禹当时驳了萧洁洁的邀请不说,今天竟然没穿爱马仕,穿的阿玛尼,显然是对她更有意思。

    见妹妹不怒反乐,更是差点把方涛气死,方涛叫道:“就算是你买的又怎么样?他身边还有一个女朋友呢,穿着你买的阿玛尼,和别的女人在一起,还成了高兴事了!”

    这话倒是提醒了方彤,她跟着问道:“那女的长啥样的,干什么的呀?”

    “长得也就那么回事吧,是个律师。”方涛撇嘴说道。

    他当然不能说有一个顶撞过自己的女人长得好看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