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93章 撒娇
    听了老妈这话,鲍佳音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了。她心中暗自叫苦,怎么这么倒霉呀,老妈竟然在小区楼下碰到张禹了。

    鲍佳音只能陪着小心说道:“妈,我在外面有点事,现在回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少跟我来这套!要是有正了八经的事儿,能拿张禹当借口吗?你现在马上就给我回来,限你半个小时之内到家,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,后果自负!”牛艳玲拿出了母老虎的气概,愤怒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鲍佳音隐隐能够猜出‘老妈的这个不客气’是什么意思。她只能委屈地说道:“行行行……我、我这就回去还不行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快点哈!”老妈说完,直接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鲍佳音现在恨的是直咬牙,她心中暗骂,“张禹啊张禹,你这个臭王八蛋,死王八犊子,你没事往香海花园跑什么呀?你就算过来,为什么偏的让我妈看到你呀!真是气死我了!”

    她骂完之后,转身看向夏月婵,夏美人正在欣赏一套白色的连衣裙,这裙子特别漂亮不说,还显得圣洁光辉,绝对是名家设计。

    鲍佳音尴尬地回到夏月婵的身边,低声说道:“小婵……我那个……得回家一趟……”

    “出什么事了?”夏月婵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大不了的,你先逛着,我尽快赶回来。”鲍佳音柔声说道。

    她和张禹相亲的事情,并没有告诉夏月婵。她以前有什么事从来不瞒着夏月婵,只有这件事被她隐瞒下来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夏月婵轻轻点头,嘱咐道:“路上慢点开车。”

    香海花园小区的花坛旁。

    牛艳玲气鼓鼓地将手机放回包里,她随即见张禹和马奶奶都盯着她看,才意识到自己刚刚有点气糊涂了,竟然当众发飙。

    她赶紧挤出一副笑脸,看向马奶奶,说道:“大姨,我和小张有点事说,就不能陪你去买菜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、没事,我自己去就成。”马奶奶刚刚也能听出来个大概,她又看向张禹,说道:“小张呀,在未来丈母娘面前好好表现,奶奶都着急喝你们的喜酒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人就朝小区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奶奶慢走……”张禹现在都有点迷糊,这算是什么跟什么呀。不过他也听出来是怎么回事了,牛艳玲就是鲍佳音的老妈,而鲍佳音今天明显是打着他的旗号不知道干什么去了。

    这也未免太巧了吧。

    等马奶奶走远,牛艳玲说道:“小张呀,到我家坐会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那个……我中午还有事……”张禹苦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才几点呀,离中午早着呢,佳音马上就回来。听阿姨的,赶紧跟我上楼吧。”牛艳玲催促道。

    张禹无奈,只好点头答应,心中也是暗暗叫苦呀。

    来到牛艳玲家,张禹明显有点拘束,但是牛艳玲并不把张禹当外人。

    第一次见张禹的时候,张禹就给她留下了很好的印象,加上马奶奶的撺掇,她已经把张禹当成未来的女婿了。

    给张禹倒了果汁,又拿出水果招待,两个人就拉起家常。不过,同样少不得旁敲侧击的试探,想要看看张禹和女儿之间发展的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女儿基本上每天晚上都打着张禹的旗号晚回家,天天都不回家吃饭,理由都是跟张禹吃饭、看电影、逛街、唱歌、听戏什么的。

    天天在一起,那处的肯定不错呀,所以牛艳玲也少不得让女儿把张禹带回家吃顿便饭。可一提这茬,女儿马上就找出各种理由搪塞。

    张禹哪知道鲍佳音在家都说过什么呀,回答的是支支吾吾,吞吞吐吐,基本上的回答都是,“挺好的”,“挺不错的”,“是”……

    牛艳玲现在是怎么看怎么觉得不对劲。也就在这档口,家门突然打开,鲍佳音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,连拖鞋都没换,就来到了大客厅。

    她心中着急呀,就怕老妈问张禹一些关于两个人的问题。这样一来,肯定得穿帮呀。她天天晚上都跟夏月婵在一起,有了张禹这个挡箭牌,比以前都频繁。现在可好,万一穿了帮,母亲追问起来这些天晚上都上哪去了,自己怎么回答呀。

    见到张禹和老妈坐在沙发上,张禹是坐在长条沙发上,老妈坐的是单人沙发,鲍佳音是一个箭步就抢到了张禹的身边,跟着朝张禹的身上一靠,用撒娇般的声音说道:“你可真是的了,来我家串门,也不跟我说一声。”

    张禹都好哭了,什么到你家串门,你当我想来呀。

    他尴尬地一笑,说道:“我、我……我就是路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真讨厌……”鲍佳音又用撒娇般的语气说着,并挽住张禹的胳膊,顺手在胳膊上拧了一下。

    张禹没有防备,疼的是咬了下牙。

    牛艳玲见女儿跟张禹这么热乎,看起来倒是挺恩爱的,女儿还从来没这么撒娇过呢。

    不悦的心情稍微缓和了一些,她跟着说道:“佳音,你刚刚去哪了?早上不是说跟张禹逛街去了么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鲍佳音知道母亲不好糊弄,总得找个理由搪塞呀,她吞吞吐吐地说道:“本来是打算去逛街的,可是临时来了个案子,所以就改时间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逛街的事儿,小张为什么不知道呀?”牛艳玲又问道。

    适才张禹一脸的茫然,显然是不知道逛街的事儿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提前没给他打电话……想、想给他一个惊喜……”鲍佳音不愧是当律师的,这种事情圆起来,可要比张禹水平高多了。

    “小张,佳音说这些天晚上都跟你在一起,你们都做些什么呀?”牛艳玲这次干脆不问女儿了,也不旁敲侧击了,直接问张禹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……我最近受伤了……”两个人这段时间在一起干什么,张禹哪知道,自己光在床上躺着了。胡说八道的话,再对不上岂不是更惨,干脆说了实话。

    “受伤?”牛艳玲不由得一愣,这话从何说起呀。

    主要是她不愿意看新闻报纸,喜欢追连续剧,所以并没听说张禹受伤的事儿。而女儿也没提过。

    倒是鲍佳音马上来了精神,说道:“妈,张禹前些日子因为见义勇为受了伤,我其实那些天一直在病床旁边陪着他,为了怕你担心,才没跟你说。今天把话说到这份上了,我只能实话实说了。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