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78章 石棺
    铁头的喊声,马上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他现在站在一具穿火红色罗裙的女人尸体前,伸手指着尸体,脸上满是惊惧,就连身子也在不住地打哆嗦。

    铁头的身材魁梧,一看就是彪悍之人,能让人害怕的事儿,其实着实不多。

    张禹、华雨浓等人快步来到他的身边,跟着就见他对面的那具尸体正在慢慢变化。

    女人的脸本来很美,可是此刻竟然快速的干瘪,转眼间就变作干尸的样子。看到这一幕,每个人都有些紧张,这种事情,他们从来都没见过。

    不仅仅是华雨浓一行人,就连张禹也从来没见过。

    尸体仍在继续变化,那本来已经干枯的脸迅速腐烂,最后竟然变成骷髅。

    “啪嚓”一声,本是坐在地上的尸体,竟然一下子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其实,变化的不仅仅是女人的脸,就连女人的手,此刻也只剩下骨头。她的身体之所以会倒下,完全是因为身上的皮肉全部溃烂一空,成为了骸骨而造成的。

    “这、这是怎么回事?”华雨浓有些紧张地问道。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她的身子下意识地朝张禹靠去,显然还是害怕的。

    张禹没有马上回答,而是看向旁边的其他尸体,他的手也指了过去,嘴里说道:“你们看那些。”

    众人也都扭头看出,原先那些活灵活现的尸体,现在和他们面前的尸体一样,全部变成了骸骨。

    “啪嚓!”“啪嚓!”……

    一连串的声音响起,除了本来就是躺在地上的尸体外,其他的全部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众人目瞪口呆,嘴巴长得老大,半天都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张禹淡定地说道:“她们本来就是组成阵法的工具,并不是靠药物来维持身体不被腐烂。此刻阵法失去效力,她们自然也应该回到本来面目。这么多年,她们早该成为骸骨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。”华雨浓点了点头,这才释然。

    听了这个解释,汉子们也松了口气。要不然的话,他们还以为又撞了邪。

    在墓室内转了一圈,再没有其他的发现。现在正剩下那两口石棺没有打开。

    众人现在对石棺内装着什么,都是倍感好奇,相互瞧了瞧,最后一起看向张禹。

    这里危险重重,他们自然不敢轻举妄动,所以只能看张禹的意思。

    张禹对棺材里面有什么,同样也很好奇,于是说道:“要不然,打开瞧瞧。”

    华雨浓说道:“我也有这个想法,只是不知道还有没有危险。”

    张禹一摊手,说道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刚刚使用了望气术,又催动了金钱剑,早已经让他体内的真气消耗一空。原本观气术是能够持续一段时间的,可是进到墓室之后,就已经失效了。

    所以再让他冒险,那是绝对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华雨浓迟疑片刻,指着铁头说道:“出去再招呼几个人进来帮忙,把石棺打开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铁头马上答应,快步朝外面跑去。

    现在对里面情况已经了解,所以不必再像进来的时候那么小心谨慎,速度自然也快。

    没过多一会,铁头就领了六个人跑了进来。

    华雨浓一指石棺,淡淡地说道:“打开。”

    众汉子一起冲到左边的那个石棺前,棺材盖也是石头的,着实不轻,若不是人多,还真就难以挪动。未几,棺材盖推开能有三十公分。

    “啊?”几个汉子同时发出一声惊呼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华雨浓赶紧问道。

    她和张禹都没有上前,只是站在后面观看。

    “棺材里有个死人。”一个汉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就是有一个死人么,有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。”华雨浓责怪了一句,抬腿朝前走去。

    张禹也跟了过去。汉子们垂下头,给二人让开道路,其实也不能怪他们刚刚害怕,在这种场合下,稍有个风吹草动,都会让人紧张的够呛。

    华雨浓和张禹站在棺材旁,朝里面一瞧,有一具不大的尸体,看起来是孩童身材。不过现在,已经是一副骸骨,在他身上,穿着一套橙红色的袍服。华雨浓跟着说道:“再把棺材盖推开一些。”

    汉子们立刻照做,这次推开的面积更大,看的更加清楚。棺材里除了这具骸骨,再没有其他。

    华雨浓有点失望,其实张禹也挺失望,还以为能有什么宝贝,结果就是一副骸骨。不过通过孩童身上的袍服,张禹可以猜出,这孩子应该是童男,代表说九耀转**阵中的罗候。

    旁边还有个石棺,张禹隐隐已经可以猜出来,里面盛敛的是什么了。他淡定地说道:“如果我猜的不错,剩下的这个棺材里应该一个女孩的骸骨,她身上穿的是土黄色的衣服”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”华雨浓好奇地看着张禹。

    “打开看看不就不知道了。”张禹自信地说道。

    华雨浓朝铁头使了个眼色,铁头立刻招呼其他人一起将另外一个棺材围住,大家一起动手,将棺材盖慢慢推开。

    “这!”“这……”“真邪门了哈!”……汉子们再次发出惊讶之声。不过这一次,并没有如何恐惧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华雨浓问道。

    “说的可真准呀,也是一副骸骨,虽然分不清男女,但肯定是个小孩,身上穿着土黄色的裙子。”一个汉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厉害。”华雨浓看了张禹一眼,又朝这口石棺走去。

    汉子们这次没等华雨浓吩咐,又继续往外推棺材盖,推开了一半之后,让到一边。

    华雨浓和张禹走了过去,里面确实和张禹说的一样。一具孩童的骸骨,穿着土黄色的罗裙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华雨浓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很简单呀,按照九耀转**阵的排列,就剩下计都了,计都是土黄色。刚刚那个棺材里的是童男,所以这个十有**是童女。”张禹一本正经地说道。

    华雨浓点了点头,朝张禹撅了撅嘴,她的嘴可要比那些樱桃小嘴的女生性感多了。她得意地说道:“看来我真没看错人,要是没有你的话,我们恐怕都得扔在这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我,你恐怕也不能冒险进来。”张禹笑道。

    “呵,挺聪明。”华雨浓白了张禹一眼,又看了看手中的那把剑,脸色很快严肃起来,她看向其他的汉子,说道:“你们搜一下这里,看能不能找到什么,要是没什么收获,就把坑给填上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看向张禹,说道:“你还有兴趣留在这吗?”

    石室就这么大,能搜的地方基本上基本上也都看遍了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