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80章 全都中了煞气
    电话里那个女人的声音,张禹从来没听过,对方说华小姐出事了,那肯定是华雨浓。张禹不解,华雨浓怎么突然就出事了。

    他好奇地问道:“华小姐怎么了?你又是哪位?”

    “我是华小姐的司机,咱们见过面。华小姐今天午后突然昏倒,一直到现在都没有醒过来,刚刚已经请了医生,可医生也看不出个所以然。华小姐的脸色逐渐发黑,我想起你曾经说过,她会有什么劫难,现在只好给你打电话。你在哪里,能不能过来过来看看华小姐。”电话里的女人又是急切地说道。

    一说是女司机,张禹就想了起来,是那个一身肌肉,太阳穴凸起的女人。在张禹的印象中,这个女人从来没说过话,只是开车,跟在华雨浓的身边。现在她突然用华雨浓的手机打电话过来,显然真的是出了急事。

    自己这都是刚睡醒,状态极为不佳,估计也使不出多大的本事。可是按照女司机的说法,华雨浓脸色发黑,十有**是中了煞气,可这煞气是从哪来的呀?

    张禹不明白其中道理,但也不能见死不救,于是说道:“我现在在家,你们在什么地方,我这就打车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现在已经有人到你们小区门口等你了。你见过的,上他的车就行。”女司机说道。

    华雨浓两次送他回家,不过也就是送到小区外。现在人直接就到小区外等着了,着实能看出对方的效率。

    张禹说道:“那好,我这就下去。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,张禹穿上衣服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杨颖现在已经把饭准备好了,见他突然出来,还穿着外衣,急忙说道:“小禹,你这是上哪呀?”

    “朋友有点事,我得去帮个忙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还出门呀。”杨颖心疼地说着,人已经来到张禹身边,担忧地说道:“能成吗?”

    “没事的,你放心。”张禹露出微笑。

    “你呀!就是让人不省心。”杨颖埋怨了一句,跟着拉张禹往饭桌那里去,嘴里又道:“我不管,你必须得吃饭,不吃饱了,不让出门。”

    见小阿姨如此关心自己,张禹心中温暖。而且自己也是真饿了,看到炖肉大米饭,更是肚子咕咕叫。就算是去救人,也不差几分钟。

    张禹坐下来,那是风卷残云,很快消灭了一大碗炖肉,外加三碗米饭,连汤都喝的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看到张禹还能吃这么多,杨颖的脸上终于露出笑容,一个人能吃饭,饭量还不减,说明身体没啥问题。

    肚子填饱了,张禹也觉得精神倍增,老话讲人是铁饭是钢,一点也没错。

    辞别了杨颖,张禹快步下来,一出小区,就见一辆奥迪轿车等在那里。铁头站在车外,看到张禹过来,立刻礼貌地说道:“张先生,您来了。快请上车。”

    张禹的本事,他是见识过的,这次又是请张禹去救华雨浓,所以对张禹十分的礼貌。

    “嗯?”看到铁头的脸色的气色,张禹不由得一愣。

    “张先生,怎么了?”看到张禹脸色有异,铁头纳闷地问道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铁头的脸上带着一层阴云,印堂有些发黑,绝对不是好兆头。张禹隐隐可以确定,铁头这是中了煞气的表现。只是现在还不是特别严重,但估计坚持不了多久。

    张禹没有直说,说道:“没什么,上车吧。”

    他上了车,铁头还在纳闷,不过马上坐进副驾驶,驾驶位上有个司机,是直接开车。

    独自坐在后排,张禹心中难免狐疑不定。

    今天的事情实在是太诡异了,先是自己莫名其妙睡了一天一宿,醒来的时候,身体还不适,仍然觉得特别疲倦,身子乏力。

    跟着是听说华雨浓昏倒,听说法,估计是快煞气攻心了。眼下铁头的脸上也带着阴云,同样是中了煞气的反应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张禹在心中突然惊呼一声。

    他现在终于意识到,自己身上疲倦的反应,不是因为身体透支过度,而是因为中了煞气。

    可是九耀转**阵明明已经破了,煞气都已经消散,大伙为什么还会中煞气呢?甚至连作为阵眼的悬空剑都被华雨浓带走了。

    张禹想不明白这个道理,他决定还是先看看华雨浓现在的情况再做决定。

    他们行驶的方向是天子跑马场,这条路张禹走过,自然知道路径。不过在距离跑马场还有一段距离时候,车子往旁边的道路一拐,来到一处别墅区。

    车子很快在一个院子里前,院门直接敞开,在院内有两栋别墅小楼。司机在对面的栋小楼前停车,铁头直接说道:“到了,咱们下车吧。”

    二人一起下车,铁头带着张禹直接来到小楼二楼的一间卧室门前。

    这小楼的装修十分奢华,但是张禹现在也没有什么功夫去看。

    卧室的门前,站着两个汉子,铁头也不敲门,开门而入。

    房间内有一股淡淡的清香,再配上里面的装修,显得舒适、怡人。中间有一张大圆床,华雨浓此刻躺在床上,合着眼帘,发黑漆黑。

    在床的旁边,站着那个女司机,她一脸的严肃,和平常没什么区别。不过,张禹能够看出,女司机的脸色和铁头一样,也是发黑,同样也中了煞气。

    “张先生,你终于来了,请看看华小姐这是怎么回事?”女司机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微微点头,快步来到床边,他能看得出来,华雨浓现在就算没有煞气攻心,其实也差不多了。根本坚持不了多久,就会丢掉性命。

    大伙都中了煞气,怎么华雨浓的情况这么严重,别人虽然也中了,可起码没到这个份上。

    “你们华小姐回来之后,有做过什么吗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特别的。回来之后,吃了饭就休息了,一切都很正常。”女司机是贴身保护华雨浓,所以对华雨浓的一切最为清楚。

    “没有特别的......”张禹迟疑起来,如果没有什么特别的举动,煞气做法的也太快了。

    大伙都中了煞气,为什么就她发作的快呢?张禹回忆起在墓**发生的一切,大伙做的事情其实都差不多,谁都看过棺材,甚至不少人还搬动的棺材盖,自己和华雨浓只是在边上瞧着,根本没去动手呀?那症结会出现在什么地方?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