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74章 招官非
    一切准备就绪,病房内的所有人都把目光集中在张禹的身上,想看张禹怎么做。

    就连病床上的方涛,也在盯着张禹,看张禹又能玩出什么玄虚。

    张禹很是淡定,他坐在椅子上,用白纸叠了个纸人,然后在正面写上“冯莲”的名字,在背面写上冯莲的生辰八字。

    写好之后,张禹拿起另外一张白纸,看向方涛,说道:“麻烦你一下,在这张纸上写一个口字。不过,需要用血来写。”

    “啊?怎么还有我的事呀?”方涛有点不悦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有你的事了,你是苦主,用你的血才能起到作用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能有什么用呀?”方涛不屑。

    张禹懒得跟他解释,像这种人,估计就算解释,他也不能信。所以,张禹直接把纸递给了徐慧,说道:“阿姨,交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徐慧看向儿子,说道:“还不是为了你,你配合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……我倒要看看,他到底能玩出什么名堂……不过我这得用我的血来写,我有伤在身呀。”方涛很是不情愿。

    “离心脏大老远的呢,你那天都放那么多血了,还差这点呀。”方彤对哥哥的态度很是不满,这般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就是,写一个口子,也不是笔画多,你将就将就吧。”徐慧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了,你们别说了。找个刀,给我手上划个口子吧,写多大呀。”方涛无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十厘米就行。”张禹用手比划了一下。

    方忠华找来一个水果刀,由他出手在儿子的手指头上划了个不大的口子,方涛按照张禹的要求,写了一个“口”字。方忠华随即将纸还给张禹,大伙的目光又集中过来。

    张禹将叠好的纸人放到“口”字中间摆好,众人难免不解,方涛又是不屑地说道:“这又是什么玄虚呀?”

    “一个口字,里面有个人,你说念什么字呀?”张禹反问。

    “念囚!”不用方涛回答,方彤就抢着说道。

    在场的众人也都想到了,无不诧异,竟然还有这样的门道。

    方涛仍然不以为然,说道:“这样就行了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行,要是这样就行的话,岂不是太简单了。”张禹微微一笑,跟着从兜里掏出一张符纸。

    他这次咬破左手的手指,在上面画了起来。总靠右手,这也受不了呀。

    很快,他就画出一张招运符来。运气有多钟,其中分为财运、桃花运、霉运、厄运等等。但是所谓的运气,并不是说轻易就能招来的,讲究的是时也命也,不能强行招运,否则的话,容易反噬,双倍报应在施术者的身上。

    张禹的招运符属于因势利导,他招来的是霉运中的官非,但正如他所言,官非并不是将人给钉死,而是看你有没有作恶,有没有害过苦主,如果清清白白,根本不可能招来官非。另外还要看自己的命数,如果有强大的运道支撑,就算你杀人放火了,招来官非,同样也不会有事。

    他把蜡烛点燃,招运符纸人的上面,站在蜡烛前,嘴里振振有词地念叨起来,“行善为恶难辩清,招来官非看分明,不枉不纵水端平,四方云动如律令……”

    念完之后,张禹将整张纸连同上面的纸人、招运符一起放到烛火之上点燃,全部化为飞灰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们可以等着了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就完事了?也太好糊弄了吧,我还以为能变出多大的戏法呢。”方涛又是不屑地看向张禹。

    张禹根本就不搭理他,走到徐慧面前,说道:“阿姨,事情已经办完了,我这就告辞。”

    徐慧也觉得不是很靠谱,怎么这么简单,她也以为能多么玄乎呢。结果也不像电视里演的那样,需要忙活好一阵,就是轻描淡写。

    可是钱都给了,现在只能希望有用了,她说道:“那就谢谢你了,我送你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起将张禹和华雨浓送出病房,二人下楼之后,华雨浓说道:“现在建炎元宝已经拿到了,咱们是不是现在就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单靠这个可不行,今天恐怕是来不及了,我还得回去准备一下。这样吧,你先送我去银行,我把支票兑换一下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,也不差这一时半刻。”华雨浓点头。

    二人上车,让女司机开车前往银行。

    张禹现在打量了华雨浓的脸色,华雨浓露出微笑,让张禹随便瞧。

    看了一会,张禹说道:“离开了光明山,你印堂就不发黑了。看来你的命数和那个地方的关联很大,等明天咱们去的时候,我再看看。”

    听了这话,华雨浓的心头一颤,但马上笑道:“好好好,明天就全靠你这个小神仙了。对了,你刚刚在病房里做的那个法,真的能给人引来官非吗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。”张禹笑道。

    “连你都不知道,这不成忽悠人了。你小子蛮有趣的,我请你帮忙看风水,给你钱吧,你还不要。这次可好,自己都不知道行不行,竟然开口就是一百万。”华雨浓又笑道。

    “谁让他那家伙赖账的,现在求我帮忙,当然不能客气。”张禹得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到了银行,张禹将这一百万转入卡里。他还欠夏月婵三十万呢,看哪天有时间给夏小姐打个电话,把钱还给人家。

    忙活完这个,华雨浓送他回家,串金钱剑的活还没干呢,没这东西,明天下墓穴,他真就没把握。

    进到家里,张禹就开始忙碌起来,一直串到半夜九点钟,这才搞定。

    和张禹先前预料的一样,这枚建炎元宝在串上去之后,经过法力的贯通,也渐渐散发出丝丝的法力,如果时间一久,张禹估计自己都辨不清到底哪个是后配上去的。

    杨颖躺在床上,一直静静地看着,这个做事认真的大男孩,真是叫人牵肠挂肚。

    第二天,华雨浓又如约来到中介接张禹,二人坐车,直奔光明山。见面的时候,张禹少不得打量起华雨浓的脸色,一切如常。可当到了光明山之后,华雨浓的印堂再次发黑。

    这种变化,是张禹从来都没见过的,这或许就是命中注定,这个地方也正是华雨浓灾劫之地。不来则已,只要一来,必当应劫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