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69章 赖账(第八更)
    东华医院的加护病房内。

    方涛躺在床上,在床边坐着五个人,其中三个是方彤一家三口,另外两个是方涛的父母。

    方涛的母亲徐慧手中拿着手机,正在跟人通话。说了一会,她最后不爽地来了一句“快点吧”,就把电话挂断。

    随后,徐慧数落道:“你就说说吧,当初就不听我的,找这么个媳妇有什么用呀?什么大学校花,除了长得漂亮点之外,其他有哪点好的?你出了车祸,她现在才赶过来,有没有把你当回事呀!”

    “她在澳洲,离得远......”方涛赶紧陪着小心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跑去澳洲干什么呀?不能在家陪陪你!你一天不是拍戏就是走穴,难得在家。她可好,你在家歇几天,她还出国!”徐慧没好气地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她这不是已经回来了么。妈,你就别说她了,等她到了,看在我的面子上,给她点好脸色。”方涛用讨好的语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当当当……”

    这档口,门外响起了敲门声,众人还以为是方涛的媳妇来了,可透过玻璃窗一瞧,却是张禹正站在门外。

    方彤马上跑了过去,将房门拉开,笑嘻嘻地说道:“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就是一愣,今天的张禹可要比往常精神多了。以前见过三次,张禹穿的真是太离谱了,怎么寒碜怎么来。可是眼下,张禹穿的是当日杨颖给他买的那一套,人帅气多了。

    方彤心说,你以前就是故意的,就今天才算靠点谱。

    她跟着看到华雨浓站在张禹的身后。小丫头连忙又往外看,却没看到蒋雨霖。她纳闷地说道:“蒋大哥呢?”

    “雨霖有事,我今天出来逛街,正巧遇到张禹,听说他要过来,就给他当了司机。”华雨浓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撒谎都不带眨眼的。

    一路之上,她都在调戏张禹,衣服也不穿,把张禹折腾的够呛。直到快到医院的时候,这才穿上衣服。

    张禹和华雨浓进门,方彤给大伯、大娘介绍,“这是张禹,这位姐姐叫华雨浓,是蒋大哥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大伙客气了几句,张禹走到床边,看向床上的方涛,说道:“方哥你醒了,没有大碍吧。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方涛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上次咱们说好的,如果我赢了,你就把建炎元宝给我,现在是不是可以兑现了?”张禹跟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方涛一听说管他要建炎元宝,当时就急了,说道:“这、这、这......这不行呀,凭什么给你......”

    “都已经说好的事,那么多人做见证呢,你现在不会是想赖账吧?”张禹正色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可是我好不容易淘弄来的宝贝,哪能给你!不给!”方涛耍赖地说道。

    方彤见哥哥这么说,随即说道:“哥,这就是你不对了,要是没有张禹给你画的护身符,你现在能不能躺在这说话,那都是没准的事儿。不就是一个大钱么,竟然还赖账,瞧不起你!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轻巧,还一个大钱,知道我买这个花了多少钱么。我的钱,大多都在你嫂子手里攥着,这可是我攒的私房钱买的。”方涛撇着嘴说道。

    他也不认为自己的命是张禹救的,觉得自己是福大命大。

    闻听此言,徐慧直接跳了起来,她大声叫道:“什么?你说你的钱都在你媳妇手里!以前怎么没听你说过呀?”

    方涛也发现自己口误,但话已经说出口了,只能陪着笑脸说道:“两口子么,男人赚钱,女人管家,不都是这样的么。我爸的钱,不也都在你手里攥着。”

    “放屁!我嫁给你爸的时候,嫁妆带了多少,家里的生意,我还少操心了!那女人都干什么了?一天到晚除了吃喝玩乐,还会什么!”徐慧叫道。

    方涛最怕老妈,吓得不敢出声了,眼睛望着天花板,全当是没听到。

    张禹可没有心情理会他们的家务事,只是直接向方涛伸出手掌。建炎元宝是两个人打赌赢来的,而且不比其他,对他十分有用,他自然要拿到手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呀?”方涛斜了张禹一眼。

    “愿赌服输!我现在急需这枚建炎元宝,你既然输了,就应该交给我!”张禹正色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不给,你还来抢呀!说我赖账,你有什么字据呀?”方涛也是豁上去了。

    他的话,把张禹气的够呛,没想到这小子竟然是这么个东西。早知道自己就不救他了。

    一旁的华雨浓见方涛这么说,马上说道:“张禹咱们走,不就是建炎元宝么,我带你去古玩市场,不管多少钱,我也给你买一个!”

    说完,她拉起张禹的胳膊就要走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时,病房的门推开,从外面走进来一女一男。女人走在前面,身上全是名牌,长得也算漂亮,一进门就有一股香风跟着刮入。男人跟在后面,西裤衬衫,长得可要比方涛精神多了。

    女人快步冲到床边,一脸夸张地叫道:“涛子,你这是怎么了!接到电话的时候,可吓死我了,你没事吧……”

    看她的样子,都好哭出来了,可就是没哭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,就是点皮外伤。”方涛露出率真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没事就好……你要是有点事,我怎么办呀……”女人又是哭丧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静静地瞧着,觉得女人的表情有点做作,只是位置问题,看的不大清楚。那个男人,现在也走到床边。

    “涛哥,一听说你出了车祸,我就马上带着嫂子赶回来了,这一路上把我们急坏了,看到你没事,就放心了。”男人恳切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能够清楚地看到男人的长相,男人高大帅气不假,但是眼睛不大,眼白处带有血丝,前额略窄,眉毛有点短,最大的特征是嘴巴棱角分明,还有些薄。这样的嘴唇好看不说,因为嘴唇薄,给人的印象大多是能说会道。

    如此特征,简直是应了相谱,“眼睛窄小内有丝,印堂狭窄悬针纹;眉短色浅嘴分明,口蜜腹剑莫等闲。”

    用王老头的话,如此面前的人,万万不可结交,否则的话,很有可能被人给卖了,还替人数钱呢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大不了的,你跟剧组那边打个招呼,就说我得修养几天,晚点过去。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