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68章 华美人一戏张禹
    “不用不用,这就行了。”张禹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摸吧。”华雨浓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也知道,现在肯定得摸了,他先是伸手将华雨浓洒落在背上的秀发送到前面。随即发现,原来华雨浓也不是真就那么大方,这个女人的脖子都红了,显然也是害羞,只是装作无所谓。

    由此也能看出,她是真的一心要下去了。

    张禹先后脖颈开始摸起,双手慢慢向下。

    正如张禹的发现,华雨浓真就是嘴上那么多,她的心中确实害羞。

    被一个只见过三次面的男人这么摸,哪怕是混血儿也不好意思。而且,华雨浓的母亲虽然是英吉利人,但是她接受的却多是东方教育,心中也有羞臊之心。

    华雨浓有点紧张,有点害羞,特别是当张禹的手触碰到她肌肤的一刹那,她不禁打了个哆嗦。不过很快,她就发现张禹的抚摸十分的舒服,这种舒服,远胜过按摩,是她从来没有感受过的。

    在张禹的抚摸下,她紧张的心慢慢平复,越来越享受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“呃......”

    一不留神,在她的嘴里竟然发出一声呻吟。

    好在她马上意识到失态,上下嘴唇连忙咬到一处,不让自己再发出声音。

    “这也不是按摩呀,怎么这么舒服?”华雨浓在心中嘀咕,享受的不要不要的。

    过了能有十多分钟,张禹已经摸到了她的腰部,直到尾骨。只要再稍微往下,就能触碰到臀部。

    华雨浓的身材极好,屁股也大,丝毫不在萧洁洁之下,甚至还有过之。

    但是张禹没有继续往下摸,而是将手收回。当张禹的手离开之时,华雨浓不禁产生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怎么这么快就完事了......”她在心中嘀咕了一句,跟着双颊一阵火热,马上暗骂自己,难道就这么欠摸呀。

    华雨浓认为张禹该说什么情况了,可是等了片刻,却没听到张禹出声。她纳闷地转过头去,这一转动,难么要带着半边身子转过去,那饱满的正面,深深的勾勒直接呈现在张禹的眼前。

    但是华雨浓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,因为她发现张禹的脸色凝重,不由得有点紧张。不过她的心态很好,故意笑着问道:“怎么了?还没摸够吗?”

    张禹这才反应过来,赶紧说道:“不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了?一脸的严肃?”华雨浓又是笑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摸出来。”张禹郑重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还没摸出来?”华雨浓感觉到有点不好,旋即又是妩媚一笑,故意说道:“那接下来怎么办?还要摸哪?”

    “摸到这里就足够了。”张禹连忙说道:“只是你的命数太奇怪了。若是别人,莫说能够摸出眼下的祸福吉凶,即便是日后的一些境遇,也能摸个大概。可是你......我不仅仅摸不出来当下生死,甚至连以后的也摸不出来。你的命运,根本无法预料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。”华雨浓对张禹的话并没有怀疑,又是笑道:“反正生死有命,富贵在天,有没有胆子陪我一起下去瞧瞧。”

    张禹迟疑了一下,他六识过人,刚刚在上面就能感觉到墓穴中存在着不可预知的危险。王老头说过,算命之人只能算别人的,算不出自己的。通过话语弄个的命数,此次下去是生死难料。可通过华雨浓印堂上的黑气,那根本就是九死一生。

    半晌之后,张禹才说道:“现在下去,我没有把握。”

    “那什么时候有?”华雨浓问道。

    “拿到拿枚建炎元宝之后,我或许能有几分把握。”张禹郑重地说道。

    他听师父说过,不少古墓之中,为了防止盗墓,不仅会设下机关,甚至还会设下阵法。

    遇到这种情况,有一件强大的法器,绝对能够多几分把握。

    “和这个有什么关系?”华雨浓不解。

    “到时候你就知道了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那咱们现在就去找那个方涛。”华雨浓说着,坐正了身子,抬手瞧了瞧车窗。

    她的身子一坐正,那一对被束缚的凶器就彻底暴露在张禹的眼前。

    张禹不由得一阵尴尬,忙将头扭到一边,难为情地说道:“那个......你是不是先把衣服穿上......”

    看到张禹窘迫的样子,华雨浓反而爽朗的一笑,说道:“挺热的,着什么急穿呀。反正都让你看到了,那就这样吧。要不要看的更清楚点呀。”

    她还有心情调戏张禹呢。

    “不、不必了......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这功夫,女司机已经上车,她什么话都没说,只是静静地坐在驾驶位上,等待话语弄个的吩咐。

    华雨浓淡淡地说道:“去东华医院。”

    女司机直接一脚油门,驾车离开。

    华雨浓再次看向张禹,见张禹仍然扭着头,不敢看她,她笑着说道:“怎么了,歪着脖子不累呀?”

    “你把衣服穿上先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多少男人想看还捞不到看呢,你小子可好,给你看都不看。对了,你多大呀?”华雨浓笑嘻嘻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二十二了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是处男吧?”华雨浓又调笑道。

    张禹没想到华雨浓竟然能问出这样的问题,多少还是有点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见他没回答,华雨浓大笑起来,说道:“看样子还真是了!我跟你说,你可得抓紧点,在英吉利,男人要是十八岁都不能告别处男,可是一件很丢人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我......我不着急......”张禹来了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“小样吧,看把你害羞的。对了,方彤这丫头其实不错,姐姐看得出来,她应该也没和男人怎么样过。你们俩挺合适的,用不用姐姐帮你一把,让你尽快和她好上。”华雨浓又调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用、不用......”张禹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华雨浓对一般的男人,那是绝对不假以辞色的,可是现在,她越看张禹越有趣,索性朝张禹凑趣,那硕大的一对差点就能贴到张禹的身上了。

    她抬手在张禹的脸上轻轻拧了一把,娇笑着说道:“你说姐姐我漂不漂亮?”

    “漂亮。”张禹难为情地说道。

    自己的脸,除了小时候家里的女性长辈和小阿姨捏过之外,还没被别人捏过呢。才认识华雨浓几天呀,竟然上来就动手。

    “姐姐现在还没男朋友呢,你做姐姐的小男朋友好不好?”华雨浓又调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张禹立刻喊道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