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64章 都怪你
    东华医院,距离这里最近的一家医院。

    方涛被送进了急救室,一路来的时候,张禹都时不时地给他把脉,以确定他的生命迹象。

    也是因为着急救人,他们没心思去追肇事的车辆,这件事只能交给警察了。不过以蒋雨霖的实力,被撞的又是方涛,警方自然不敢怠慢,立即调取路上的监控进行追凶。

    张禹等人坐在急救室外等候。方忠国焦急的踱来踱去,他已经通知了方涛的家人,孩子是因为到他家串门才出的事,怎不让他焦急。

    一个女人匆匆地从电梯口那里跑了过来,一见到众人都在,马上说道:“方涛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来人正是方彤的母亲。

    “正在里面抢救呢。”方忠国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孩子的运气怎么差,这才出门多一会呀,就出了这档子事。”方母有些担忧地说道。

    她是接到丈夫的电话之后就马上赶了过来。方涛的父母住在镇北区那边,差不多得三个小时才能赶到。所以方忠国通知媳妇,赶过来帮忙。

    一听媳妇提起运气,方忠国不由得想到终于说的话,他看向张禹,有些生气地说道:“你既然知道方涛会出事,为什么不拦着他呢!”

    “啊?”张禹没想到方忠国来了这么一句,不由得一愣,这什么意思呀?我也不是没提醒过。

    方彤马上站了起来,理直气壮地说道:“张禹也不是没说,你们相信了吗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女儿一句话点醒了他,可不是么,当时自己也不信呀。莫说自己不信,方涛也是不信。

    方母也想起饭桌上张禹说过这话,她马上横了丈夫一眼,说道:“都怪你,人家小张都提醒过了,你怎么不听他的呀,要是拦一下方涛,哪能出这样的事呀。万一这孩子有个闪失,家里人再知道了咱们说过孩子晚上要出事的话,那还不得埋怨死咱们呀!”

    她这话也提醒了方忠国,确实是这么回事。要是没说过出事之类的话,那就纯是运气不好,可这事让方涛的父母知道,孩子不懂事,你们当长辈的,就不能留他一宿呀。大哥大嫂家里就这么一个孩子,还不得被数落死。

    方忠国苦着脸说道:“我哪知道这么准呀。再者说,你不是当时也不信么。”

    “彤彤都说他算的准了,我都已经信了一半,就怪你不信。你作为一家之主,咋就不能出个声呀。好了好了,现在只能祈祷方涛没事了。你大嫂那个嘴,你也不是不知道,可千万别有个好歹!”方母又是皱着眉说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不会有事吧……”方忠国搓了搓手,似乎也想到自己的那位大嫂,正如妻子所说,肯定要被埋怨一辈子。

    一边的方彤此刻认真地会所的:“你放心好了,张禹说他死不了,他肯定死不了。幸亏张禹给了他护身符,要不然的话,那就不好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事呀……”方忠国露出愧疚之色,说道:“那个……也是我当时有点冲动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此,他再次打量起张禹。

    作为方家私房菜的老板,方忠国也算是阅人无数了,先前光看张禹的衣着了,此刻看张禹长得也算不错,脸上刚直正派,没有什么狡猾之色。

    “知道就好,我能看错人么!”方彤有点小得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虽说哥哥还在里面抢救呢,她也担心,可是一提到张禹,她就来了精神头。起码证明了张禹的本事,也证明了自己的眼光。

    “就是!我闺女能看错人么!”方母怼了丈夫一下,又道:“以后不要以貌取人……跟咱闺女学着点……今晚差点让你给气死了……接到电话的时候,那把我给吓得……”

    方忠国心中委屈,这时候怎么都成我的过错了。

    他也不跟媳妇计较,而是看向张禹,温和地说道:“小张,你是怎么看出来方涛今晚有血光之灾的?”

    这句话,也引来了方母的注意,女人要比男人更容易信这个。要是当时说方涛要出事的人是一个老头,方母十有**就会相信。奈何张禹年纪太轻了。

    “我都说了,张禹可有本事了,还会风水相面。”方彤抢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问你,我问小张呢!”方忠国瞪了女儿一眼。

    张禹谦逊地说道:“叔叔,我以前学过一点风水和相面之类的知识,但也不是很准。这次算是蒙对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叫蒙呀……”方彤白了张禹一眼。

    方忠国也知道这不是蒙的,和蔼地说道:“照你的说法,方涛是不会有生命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的。”张禹肯定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方忠国悬着的心终于放下,接着又道:“听你的口音,不是镇海本地人,你是哪里人呀?”

    “我是农村的。”张禹答道。

    “来镇海多久了?”方忠国又问。

    “有两个多月了。”张禹如实答道。

    方忠国点了点头,心中大概有了数,他又慈和地问道:“那是刚来镇海呀,你对以后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“以后……还没想过呢……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家经营的方家私房菜在镇海也算小有名气,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来我这边工作呢?”方忠国又问道。

    把女儿直接嫁给张禹,那是不可能的,他打算让张禹到身边来,先观察一下。毕竟女儿喜欢这小子,而且好像还有点本事,总不能不给人家机会。

    毕竟,在他的眼里,张禹这属于高攀,自家的女儿嫁给张禹属于低就。

    可是张禹并不想要这个机会,他摇头一笑,说道:“我在中介干的挺好的,暂时没有跳槽的打算。方叔叔的好意我心领了。”

    方忠国皱了皱眉,心中暗说,这小子怎么一点也不上道呢?

    这时候,华雨浓走到张禹身边,她微笑着说道:“张先生,不知道你明天有没有空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吗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我爷爷在不久前过世,他老人家的临终遗言是想着落叶归根。所以我打算在光明镇上光明山那里买块地,将我爷爷的坟给迁过来。你精通风水,不知道能不能帮我选一块风水宝地。”华雨浓温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对华雨浓的印象不错,上次在马场,华雨浓让蒋雨霖把牛送给张禹;这一次在方彤家,华雨浓又提出给张禹担保。

    现在人家有事相求,张禹哪能不答应,马上说道:“没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见张禹答应,华雨浓当即从包里掏出支票本来,刷刷点点签了一张,撕下之后递给张禹,“这是五十万,不知道够不够。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