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151章 钱的重要性
    “滴呜滴呜滴呜滴呜……”

    警察来的永远都是这么及时,一连串的警笛声响了起来,没过片刻,就有二十多名警察从外面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看到警察姗姗来迟,萧洁洁没好气地说道:“真会捡个时候,早怎么不来呀!”

    和警察一起进来的还有聂倩、方彤以及汪中书。

    众人很快就发现站在矮墙边的张禹和萧洁洁,跑过来之后,跟着看到毒蛇等人全都躺在地上,有的当场毙命,有的失去了行动能力。

    警察们目瞪口呆,因为地上不仅仅躺着这帮汉子,边上还有掉落的军刺。什么人功夫能这么好,竟然能一个人解决这么多人。

    “张禹,你没事吧?”“张禹哥哥。”方彤和聂倩快步冲到张禹身边。

    一看到张禹的背上、胳膊上都是血,二女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张禹咧嘴一笑,说道:“没事,都是皮外伤。”

    汪中书自然也冲了过来,他直奔墙外的萧洁洁,一到墙边就关切地问道:“洁洁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洁洁是你叫的?给我滚!马上给我滚!我再也不要见到你这个王八蛋!”萧洁洁毫不客气,直接张嘴开骂。

    “洁洁……我、我……你刚刚误会了……我是出去报警搬救兵……”汪中书连忙解释。

    “去尼玛的!”萧洁洁哪里还会相信他的话,刚刚自己翻窗户的时候,就是被汪中书给推到一边,要是没有张禹,自己就死定了。她指着汪中书的鼻子骂道:“你现在马上在我面前消失,要不然的话,我叫我爸雇人砍死你!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汪中书吓得打了个哆嗦,他知道萧洁洁这话不是开玩笑,以萧铭山的实力,想让他的命简直太容易了。

    汪中书干笑一声,说道:“你既然不想见我……那我走还不行么……其实你真误会我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一边说一边后退,很快就退出老远。

    当然,他现在走是不可能的,作为当事人之一,警方还得录口供呢。

    看到汪中书这般,方彤得意非常,仰着脸说道:“一条臭哈巴狗!”

    跟着,她又看了萧洁洁一眼,打趣地说道:“遇人不淑吧,我就知道他靠不住。”

    这可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,萧洁洁正在气头上,闻听此言,恨的是直咬牙。她没好气地说道:“你哪来那么多话?”

    “切!要不是张禹救了你,你现在什么样还不知道呢,牛气什么呀……”方彤毫不示弱地说道:“自己赖账不给张禹洗脚,结果被绑架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!”萧洁洁更气,咬牙说道:“我的事用不着你管!”

    “不管就不管……”方彤说完,又看向张禹,柔声说道:“我就说不让你来吧,你偏来……为她受了这么重的伤,多不值得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的……既然遇到,总不能不管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这话一出口,差点没把萧洁洁给气死。

    如果说张禹是为了她,不顾生死,前来解救。那萧洁洁能感动死,结果张禹竟然来了句“既然碰到,总不能不管”。这是什么意思呀?

    更为要紧的是,张禹还是方彤的“男朋友”,这让萧洁洁更加痛恨。她在心中骂道:“方彤,你这个王八蛋,你哪里比我强呀,凭什么你就能遇到这样男人,我就遇不到!”

    警察们现在已经处理好现场,受伤的匪徒送往医院,死了的匪徒直接拉走。

    有几个警察走到张禹这边,他们都在仔细打量着张禹,心中还在纳闷,这么多悍匪是被这么一个小子给解决的?那未免也太厉害了吧。

    一个警察礼貌地说道:“请问这些人都是你解决的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张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能告诉我们当时是什么情况吗?”警察又是客气地问道。

    可是这一次,不等张禹回答,萧洁洁就没好气地叫道:“你哪来那么多话,没看到我们受伤了吗?有什么话不能到医院之后再问!”

    警察们一愣,还没见过有这么凶的呢。

    刚刚那个警察说道:“请问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叫萧洁洁,我爹是金都房地产的萧铭山!我现在受了伤,赶紧送我们去医院,别那么多废话!”萧洁洁气鼓鼓地喊道。

    一听说是萧铭山的女儿,警察连忙露出笑脸,说道:“不好意思、不好意思……是我着急了……咱们这就去医院……”

    张禹冷眼旁观,心中苦笑,看来有钱人的地位就是不同。萧洁洁一亮出老爹的字号,警察当时就得客客气气。想想上次小阿姨的事情,如果说也有个好爹,谁敢来抓人呀。

    “我要赚钱!我要赚更多的钱!只有这样,才不会被欺负!”张禹的心中突然冒出来一个这样的念头。

    以前他一直不把钱当回事,用师父的话说,身外之物是随缘的,修道之人不能被这些东西所牵绊。

    可在耳濡目染之下,他渐渐体会到,如果没钱,根本没法安身立命。

    当初自己若是不认识褚臻焕,能那么顺利救出杨颖么?只怕未必吧。

    张禹和萧洁洁等人被送到医院。萧洁洁就是脚崴了,张禹的伤在他看来不重,其实并不轻。

    背上被军刺穿了三个洞,哪怕不深也着实流了很多血,一般的人根本受不了,也就胳膊上的一刀算是轻的。

    现在张禹又体会到了什么叫能医不自医,背上的伤,就算自己有本事,却也没法自己给自己敷药。

    包扎好之后,他趴在床上,由警察做笔录。萧洁洁和他一个病房,方彤、聂倩也在,萧洁洁怎么看怎么觉得方彤不顺眼。方彤和张禹在一起,她就更觉得不顺眼。

    “咔”地一声,病房的门突然敞开,一个五旬的男人快步冲了进来。

    萧洁洁一看到来人,立刻欢喜地叫道:“爸!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萧叔叔。”“萧叔叔。”方彤和聂倩都打起招呼。

    来人正是萧洁洁的父亲萧铭山,他朝二女点了点头,两步来到女儿的床前,关切地说道:“洁洁,你可吓死我了,没事吧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就是脚崴了一下。”萧洁洁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还好……”萧铭山松了口气,跟着说道:“我听说是有人救你出来的,那人在哪?”

    “在那。”萧洁洁看向张禹。

    萧铭山旋即走到张禹床边,说道:“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客气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救了我女儿,不管你有什么需求尽管提;想要多少钱尽管说。”萧铭山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