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93章 一探诊所(第四更)
    “运气是一方面,我今天的心态也确实有点失衡。谢谢你提醒我。我看这样,这两天我好好休息一下,冷静下来之后再去。”聂怀波说道。

    “说到运气……卖房子的那个张禹刚给咱爸布置了风水局,从那之后,你的运气就不太好。你说……会不会和你的运气相冲呀。”王小楠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能吧,哪能这么邪乎。”聂怀波明显不信,又道:“他那东西,管不管用还两句话说呢,就是图咱爸高兴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别这么说,我那天跟倩倩通话,她在电话里告诉,张禹真把那个瘫痪的老头治好了。现在咱爸都天天去那边打麻将,要是没真本事,能治好人家的瘫痪么。怀波,我觉得还是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。”王小楠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想怎么办?”聂怀波问道。

    “去找张禹,请他帮你看看,是风水相冲,还是怎么样,要是再开不出来翡翠,那就真完了!”王小楠急切地说道。

    聂怀波也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,一个多亿扔进去了,再开不出来点翡翠,真没法交代了。

    见媳妇这么说,他点了点头,说道:“好,那咱们现在就去咱爸呢,请张禹帮忙看看。”

    康永华独自开车前往公司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他的手机响了起来,掏出来瞧了一眼,就立刻放在耳边接听。

    “喂。”

    “老康呀,聂怀波怎么走了?”

    “他媳妇不让他赌了,让他冷静冷静。本来聂怀波现在的状态,已经是上套了,再赌的话就死定了。可是现在……”康永华皱着眉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,今天叶蓉那死了爹的表情我都看到了,你放心吧,等下次来的时候,就是你上位之日。”电话里的人自信地说道。

    这天早上,张禹起来之后开始洗漱,潘云却是在房间先穿好了衣服,出来之后就说道:“张禹,陪我去诊所扎针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听潘云这么说,张禹不由得纳闷。

    看潘云的气色,虽然没洗脸,显得有点睡眼惺忪,可却不像生病。

    “这两天一直没有半点发现,我打算去吕德宏的诊所调查一下。”潘云直截了当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那老大夫口碑很好么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口碑好是好,可有谁规定口碑好的人就不能杀人放火了。那个小女孩和那个小太妹都是去了他的诊所之后不见的,小太妹还好说,也许是自己出去了,可是那个小女孩就诡异了点。她奶奶出去买菜,回来孩子就没了,说是自己走了。结果满楼都没找到!”潘云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话是这么说……可是一个老大夫,要这些活人干什么呀?”张禹不解。

    “你问我,我问谁呀。走,陪我去瞧瞧,你不是会相面么,顺便看看这个老头有没有什么问题。”潘云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张禹点头,便和潘云一起出了门。

    诊所是在4号楼的对面二楼,张禹所住的位置,倒是比较适合监视对面。

    二人下楼去到对面,大清早的,诊所刚开门不久,还没有患者上门。

    在里面坐着一位年纪六十来岁的老先生,老先生一副和蔼可亲的样子,看起来根本不像是杀人犯。

    他一看到张禹和潘云进门,立刻关心地说道:“怎么了?是谁生病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我。我肚子难受,拉稀拉了六七趟了……好像是急性肠炎……”潘云故意这般说道。

    见潘云这么说,老头又询问了一下病情。

    也还别说,潘云很有经验,将急性肠炎的症状描述的很清楚。吕德宏的水平也有限,和张禹相比那是差远了,见患者描述的症状就是急性肠炎,就立刻给她开了点滴,在这里扎吊瓶。

    这个过程中,张禹时不时地观察吕德宏的面相。如果一个人的手上有人命,张禹虽然不敢说一定就能看出来,但多少也能看出来点端倪。

    他基本上可以确定,吕德宏应该是一个善良的人,不像是什么坏人。

    张禹没有跟吕德宏说什么话,顶多是和潘云说上两句关心体贴的话。终究是冒充男朋友,女朋友生病了,要是没啥反应,那就有点太假了。

    “铃铃铃……”

    张禹的电话响了起来,他掏出手机一瞧,是聂老爷子打来的电话。

    放在耳边接听,说道:“喂,老爷子找我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小张呀,到我家里来一趟,找你有点急事。”聂中远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我这就过去。”

    张禹答应一声,就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他估摸着,去老爷子那里应该是看病什么的,但是不能在这说,以免被怀疑。当下又关怀了潘云几句,表示自己现在有急事要办,等办完事之后过来接你。

    潘云表现的和小太妹一样,嘴里很是不满,表示自己都生病了,你有什么事那么着急呀。哄了一会,潘云才不情不愿地放张禹离开,这个表演,绝对可以打一百分。

    张禹离开小区,直奔聂中远家,到了地方,是王小楠给他开门,然后就热情地说道:“小张你来了,快点里面坐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阿姨。”张禹礼貌地客气一句,跟着王小楠进到大客厅。

    聂中远和儿子聂怀波坐在客厅内。聂怀波马上朝他招手,示意张禹到他身边坐,张禹走过去坐下,笑呵呵地说道:“老爷子,这大清早的怎么就这么着急找我呀。”

    “你让怀波跟你说。”聂中远看向儿子。

    张禹也看了过去,只一瞧,就发现聂怀波的脸色不对。正常人有正常人的气色,通常走运的人,脸上会有红光,不走运的人,会印堂发黑。印堂发黑有几种,有的是血光之灾,有的是病榻之灾,有的是官非,有的是破财。张禹可以确定,聂怀波属于破财那一种,对事业影响不小。

    聂怀波开口说道:“小张呀,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最近运气很差。你说有没有可能是,我……我这个运气……跟我父亲这里的装修犯冲呀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他有点难为情。

    张禹摇了摇头,说道:“不是犯冲,谁也不会和好的风水犯冲。从你的面相看,应该是犯小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