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51章 玄妙
    “小婵,下雪了!”“可美了!”

    夏母和鲍佳音直接冲进夏月婵的卧室。

    此刻张禹正在给夏月婵推拿,嘴里还吹着口哨。夏月婵闭着眼睛,就好像睡着了一样。其实谁也不知道,她正在意境中翩翩起舞。

    见二人闯进来大喊大叫,张禹的吹奏也就停了下来,夏月婵也跟着从意境中醒来。

    “妈、佳音,怎么了?”夏月婵问道。

    “下雪了!”夏母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呀,可漂亮了,你看!”鲍佳音指向窗外,结果意外的发现,外面的雪花已经停歇。

    “怎么停了。”看到雪停了,鲍佳音几步跑到窗边,向外看去。

    空中确实没有雪花飘落,不过下面却是覆盖了薄薄的一层雪。

    小区的物业绿化很好,正值夏季,红花绿叶繁茂。此刻罩上那一层雪,就好似银装素裹,使这里的景色分外妖娆。

    “下面还有雪呢!这漂亮!”鲍佳音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不能起来,等下去看......不对呀,现在是夏天,怎么会下雪呢?”夏月婵很是好奇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我哪知道呀,突然就下起了雪。现在小区外面都交通瘫痪了,估计都是在看下雪。”鲍佳音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在纳闷,怎么会下雪,不过夏天下雪,还真是够漂亮了。可惜你在治病,没捞到看,要不然的话,一定会很喜欢。”夏母这般说道。

    “真是可惜了。早知道会下雪,我就晚一点再治病了。”夏月婵有点惋惜地说道。

    她们三个说话,张禹的手可一直没停过,仍然继续给夏月婵推拿。

    他现在已经推拿到了夏月婵的腰部,皮肤渐渐变的很黑,体内的煞气被他引到体表。紧跟着,张禹的手又往下,来到夏月婵的臀部。

    先前夏月婵沉醉在意境之中,根本都没感觉到张禹的手在她的身上游走,仿佛是神游天外。可是现在,从意境中醒来之后,马上就能感觉到张禹的手正在她的身上来回动着,而且现在已经到了不太雅观的地方。

    一阵从未有过的羞臊感立刻涌上心头,她的俏脸瞬间涨红。嘴里叫道:“你们......你们快出去呀......”

    夏母知道女儿害羞,拉住鲍佳音,要一起出去。鲍佳音见张禹按到了这个位置,她的眉头直接皱了起来。但是没有办法,谁叫张禹是在给夏月婵治病,总不能阻止吧。她心头沉重地和夏母出了卧室,为了假装若无其事,她还故意说道:“真是奇怪了,刚刚那雪还一直下,怎么咱们一进屋就停了。”

    “赶巧了呗,夏天的雪,能下一会就不错了,往年从没见过呢。”夏母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鲍佳音只是随口一说,然而却引起了夏月婵的注意。她知道,张禹吹的这首曲子叫作雪神曲,难道说真的求来雪了,不会吧。

    张禹的手在她的股上按揉,这种感觉很奇妙,特别的舒服,可同样因为害羞与紧张,让她的身子有些打颤。

    她决定转移注意力,故意说道:“刚刚下雪了,是不是你那个求雪的曲子产生了效果。”

    “好像不是吧......”张禹不敢肯定地说道:“我以前自己也吹过,可从来没有下过雪,师父说过,必须得一男一女,一唱一跳才成,单独我自己一个人吹曲,那是根本没用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......”夏月婵的嘴里刚说出一个字来,突然想起自己刚刚在幻境中跳起了舞。难道说,是因为自己跳的舞和张禹的曲子产生了共鸣,不太可能吧,那这也太邪门了。

    夏月婵决定试试,说道:“你能不能再继续吹呀?”

    “好呀。”张禹答应。

    他当下就继续吹起了口哨,雪神曲悠悠扬扬,夏月婵闭上眼睛,寻找刚刚的那种感觉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她这次根本找不到那种感觉了。她现在能感觉到只是张禹的手游走到她的大腿之上,在她的腿上揉捏。

    夏月婵经常去做松骨按摩,当然,她都是找女人给她按。此番感受着张禹的按摩,那个手劲,以及按摩的位置,都是那样的舒服。张禹似乎没用多大劲,但给人一种恰到好处的感觉。那些按摩师,哪怕是十分有名的,和张禹的手法比起来,简直是天差地别。夏月婵舒服她,差点发出声来,她的贝齿紧紧咬住双唇,生怕发出一点动静来。

    从大腿到小腿,最后再到玉足,这给了夏月婵一种身处两重天的感觉。身体的舒适,让她倍感轻松,奈何太过舒服,她还要刻意的去压制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这一刻,她的心中冒出来一个念头来,“他在中介上班,工资好像不高吧,要是聘他当我的私人按摩师......”

    “呸呸呸......”一想到这里,夏月婵差点给自己一个嘴巴子,心中暗骂,“我这是瞎想什么呢,我怎么能找一个男人给我当按摩师,这就是最后一次,否则的话,佳音还不得生气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都怪她们,刚刚突然跑进来干什么呀,我本来没感觉到他给我按摩,一直还陶醉在曲子里。要是根本没有体验过他按摩的感觉,我哪能瞎想呀......”

    她的心中胡思乱想,张禹终于将她的脚也推拿完了。随后,张禹拿起地上的罐子,要开始给她拔罐了。

    可在张禹的手离开她的身体的时候,夏月婵突然感到一阵失落,莫名其妙地产生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你不能......”夏月婵脱口说道。

    不过,她只说出三个字来,就硬生生将后面的话都给回去。她的双颊火烫,小心肝更是怦怦直跳,就好像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一般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张禹听到她说话,立刻问道。

    夏月婵刚刚本来想说“你不能再按一会呀”,现在张禹问及,更是让她紧张、羞臊到无地自容。

    她支支吾吾地说道:“我、我......我没说什么......那个......快好了吗......”

    “快了,只要拔完罐就成了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一次......就能把我体内的煞气......都驱除干净吗?”夏月婵又结结巴巴地问道。

    说完这话的时候,她的心中有点后悔,自己问这个算是什么意思呀?

    “没有问题,上次把你体内的煞气驱除了一半,而且我当时状态不好,今天的状态很好,一定就能搞定。”张禹这般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