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49章 祝由术
    夏月婵看向进来的三人,说道:“妈,佳音,张先生你们来了。”

    张禹点了点头,说道:“夏小姐,你好。”

    鲍佳音则是快步来到床边,关切地说道:“月婵,早上接到电话,可是吓死我了,现在见你还能吹箫,我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夏月婵动人地一笑,说道:“今早突然就发病了,看来又是那煞气在作祟,好在不是特别严重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看向了张禹,又道:“张先生,刚刚的箫声是你吹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张禹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还会吹箫呀?”夏月婵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此刻她也注意到张禹的衣着,发现今天的张禹真是和前两次见面的时候不同,不仅英俊了许多,气质也有升华。

    “主要是这首曲子太熟悉了,我师父教我的第一首曲子就是《平湖秋月》。”张禹笑呵呵地说道。

    这首曲子旋律明媚流畅,音调婉转,描绘了湖光月色、诗情画意的良辰美景,有淡泊名利,留恋山水的意境。

    不过这首曲子并不是初学者能够学会的,张禹说自己学的第一首曲子就是这个,实在叫夏月婵很是诧异。

    夏月婵好奇地问道:“你的老师是谁呀?他怎么能第一首曲子就教你这个呢?”

    “我师父是卖棺材的……”

    张禹只说了一句,夏月婵和鲍佳音、夏母三人瞬间就石化了。开玩笑呀,卖棺材的会这个?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呀?卖棺材的会吹箫?”夏月婵简直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我师父什么都会,其实吹曲子只是副业,我会的也不多,主要是用于请神……”张禹一本正经地说道。

    他所说的请神,其实就是跳大神。跳大神可是有讲究的,通常为两个人,一唱一跳,负责唱的是男人,负责跳的是女人。玄门有五术,起源于黄帝的《金篆玉函》,分别是:山医命相卜。其中这医术,指的可不仅仅是现代中医,其中包含着:方剂、针灸和灵疗三项。

    方剂和针灸一直都有,但是所谓的灵疗,却是难得有人能够窥测门径。灵疗又叫作祝由术,说白了就是巫术,在很久以前是一项崇高的职业,这个官名还是轩辕黄帝所赐。

    跳大神里一唱一跳可不是随便唱的,其中还要精通乐器能吹奏出美妙的声音,这样才能完美的配合巫舞者。当然,这个难度还要比巫舞简单。

    “请神?这个怎么讲?”夏月婵似乎不太懂。

    倒是夏母解释道:“好像就是跳大神吧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这个。”张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跳大神还得会吹曲子?”夏月婵有点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我师父说,不仅仅要会吹,还得吹的很好才行。”张禹一本正经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吹两首给我听听。”夏月婵来了兴致。

    “吹什么吹呀,还是先治病要紧。”夏母焦急地说道:“你别不紧不慢的,你这身上的煞气一天不驱除,我这一天觉都睡不踏实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张先生,那你还是先给我治病吧。等你给我治好了,我再听你吹奏。”夏月婵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夏母马上跟着说道:“小张,上次你的那些罐子全都碎了,我现在已经都给备齐了,你看这些行不行。”

    她已经准备好了新的罐子,也是瓷罐、玻璃罐和竹罐都有。

    张禹点了点头,看向夏月婵,有点难为情地说道:“你……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干脆转过身子,不去看夏月婵了。

    夏月婵一见张禹转身,随即就反应过来,上次张禹给她驱除煞气的时候,自己可是光着身子。看他这意思,显然是让自己脱衣服。夏月婵的俏脸马上红了起来,她也有点尴尬。

    夏母也知道是怎么回事,说道:“小婵,小张也是为了给你治病,你就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话没有全说出口,其实意思也很明白,就是脱就脱吧,什么事能比救命重要呀。

    鲍佳音也是点头,不过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夏月婵也明白这个道理,她看了看背过身的张禹,又看了看母亲和鲍佳音,最后有些扭捏地说道:“妈、佳音,你们俩先出去呗。等治好了,你们再进来……”

    自己的**,屋里这三位其实都看到过,但是此时此刻,让她光着身子由一个男人给她治病,旁边再有两个看眼的,这种感觉,实在叫人受不了。

    夏母自然明白女儿家的心事,点头说道:“我正好要下楼做午饭。”

    说完,就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可鲍佳音却打心里不愿意,她柔声说道:“月婵,让他跟你在屋里?就你们两个……那……”

    夏月婵给鲍佳音送去了一个你放心的目光,又是柔声说道:“我实在是不好意思......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鲍佳音点了点头,跟着转身出门,在经过张禹的身边时,她狠狠地看了张禹一眼,用警告的口吻说道:“你放规矩点!”

    张禹露出一脸的无辜之色,心中暗说,我怎么不规矩了。

    鲍佳音也走了出去,反手将门带上。

    房间内现在就剩下张禹和夏月婵两个人,张禹站在原地不动,夏月婵咬了咬嘴唇,最后把心一横,开始将身上的裙子缓缓脱下。

    她举手投足,如诗如画,一颦一笑,浑然天成。纤细的柳腰,一双毫无赘肉的腿,洁白的小脚散发出迷人的光辉。如果说哪里有瑕疵,恐怕也就是那对一块钱能买仨的小馒头了。

    她趴到床上,用细如蚊丝的声音说道:“你、你转过来吧……”

    张禹转过身子,见到这美艳的场景,忍不住咽了口口水。

    不过好在,他的抑制力还是很强的,和上次一样,开始先用针给夏月婵开穴针灸。

    夏月婵都感觉不到有针刺到身上的感觉,也是针尖在插**道时会稍微痒一下,除此之外,没有半点疼痛感。

    她知道,自己的身子已经被张禹彻底看光了,上次自己没有知觉,也就罢了,可是这次,却是要设身处地的感受到这个男人的目光。她很是尴尬,为了减轻心中的压力,她故意说道:“你的针灸也是和你师父学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。”张禹回答。

    “也是那个卖棺材的?”夏月婵又问。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这个回答,再次引起了夏月婵的好奇,她问道:“他就是卖棺材的,怎么又会音乐,又会中医呀?”

    “我师父说,这些都是医术。”张禹一本正经地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