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48章 我家着火了
    听到手机铃声,大彪哥看向身边的警察,小心地说道:“警官,我能接下电话吗?”

    “接吧。”警察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大彪哥赶紧掏出手机,一瞧来电显示,显示的自己媳妇的手机号码。

    他放在耳边接听,说道:“喂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在哪呢?”电话里响起媳妇急切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我在外面办点事。”大彪哥说道。

    他怎么也不能跟家里人说被警察给抓了呀。

    “赶紧回来!家里着火了!”媳妇大声叫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着火了,严不严重呀?”大彪哥惊诧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消防车都来了,你说严不严重!楼上都阳台都被烧着了!你赶紧回来!”媳妇又大声喊着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……”大彪哥说着,用手捂住话筒,看向旁边的警察,又是小声地说道:“警官,我媳妇说家里着火了,还挺大的,能让我先回去一趟吗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警察反问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”大彪哥露出一脸的尴尬。

    “你家着火还用得着你上去救吗?要消防队干什么的呀,给我老实的回局里再说!”警察没好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大彪哥不敢多言,拿起电话说道:“媳妇,我手头有急事,暂时回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急事能大过家里着火了呀!”媳妇怒声叫道。

    大彪哥现在心情很是不爽,见媳妇又是大呼小叫,他脾气也上来了,大声喊道:“你叫唤个屁呀!着都着了,我回去能有什么用呀?不是有消防队么!等我忙完了再说!”

    说完,他直接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他的声音,已经引起了周边所有人的注意。特别是那几个混混和杨颖、眼镜妹,都露出惊诧的目光。刚刚张禹可是说了,大彪哥家里火光之灾,让他赶紧回去。结果大彪哥根本不信。现在可好,家里真着火了。

    大彪哥把电话揣回兜里,跟着就看向张禹,他的眸子中散发出异样的光芒,低声说道:“兄弟,我家的火是不是你放的呀?”

    “你看我有功夫吗?”张禹反问。

    “说的也是……可是无缘无故的怎么就着火了呢,还有……你是怎么知道的呀?”大彪哥不解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看你的面相,今天有火光之灾。”张禹直接回答。

    “这都能看出来呀……”大彪哥嘀咕一句,随即就想起张禹说他肝不好,容易英年早逝,便又急忙说道:“那你说我肝的问题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去医院检查不就知道了,反正我说的话,你也不信。”张禹淡定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兄弟,我也不是那个意思……这事都是我不好,我也认栽了……咱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,能交个朋友吗?”大彪哥笑呵呵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可交不起你这样的朋友。”张禹微微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们俩嘀咕什么呢!”一边的警察大喊一声,跟着就把他们一起按进车里。

    现在又有警车开来,把所有的人全部带上车,跟着开往东镇区公安分局。

    来的这些警察是公安分局刑警队的,原本打架斗殴的事情不归他们管,但是在街上遇到了,怎么也得管一下。

    张禹和大彪哥、杨颖等人被分别进行审问,了解情况。

    盘问张禹的人正是那个女警,张禹实话实说,当张禹讲完之后,女警微微点头,说道:“你的功夫不错呀,跟谁学的呀?”

    “乡下的一个老师傅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看来真的是高手在民间呀。你坐在这等会,看看其他的询问结果之后,咱们再说。”女警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张禹点头。

    他就坐在女警的对面,现在双方都不说话,张禹看着女警。只见女警的印堂有点发黑,便仔细打量起来。

    见张禹一个劲地盯着自己看,女警有点不悦地说道:“你一直盯着我看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我会点相面……我看你的印堂有点发黑,好像近日有血光之灾……你最好是这两天不要单独出门,特别是晚上……”张禹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女警轻笑一声,显然是不信,说道:“跑到公安局来算命了呀,我跟你说,我是无神论者。这些什么算命、相面的话,我是一句也不信。另外我再告诉你一件事,我可是散打七段,手头上的功夫不见得比你差。你就不用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不过你还是注意点好……”张禹见对方不信,只能在叮嘱最后一句。

    女警不再出声,等了一会,就有警察将其他房间的笔录送过来。

    大彪哥供认不讳,而且丝毫想要诬赖张禹的意思,把所有责任都揽了下来。这样一来,张禹就一点事也没有人。

    女警直接放人,张禹和杨颖、眼镜妹离开警局。鲍佳音一直在公安局等着,她已经得知张禹无碍,由她送杨颖和眼镜妹返回中介,然后就带着张禹前往夏月婵家。

    半路上,鲍佳音给夏月婵打了电话,夏月婵现在已经起床,现在的状况,和早些的时候差不多,有点鬼压床的感觉。好在不是特别的严重。

    来到夏月婵家,夏母开了门,看到张禹之后就是一愣。上次看到的张禹,穿的土里土气,一身的乡土气息,夏母自然不会将这样的人如何看在眼里。当时对张禹的态度,更多的应该算是礼貌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再见,感觉明显不一样,她发现这个小伙子长得也蛮不错的。心中也多了两分喜欢。

    她带二人上楼,踏上楼梯的时候,就听到悠扬的箫声。箫声婉转动听,极是悦耳,其中带着淡泊悠远、虚无缥缈的意境的味道。

    张禹听到之后,竟然忍不住吹起了口哨,他这口哨所发出的声音,竟然和那箫声完美契合,根本就是一首曲子。

    夏母听到张禹的口哨,登时又是一愣,诧异地看向张禹。不仅是她,鲍佳音也是斜眼撇向张禹,像是在好奇,这小子怎么还会用口哨吹曲子。最为要紧的是,他口哨吹出来的声音还能和箫声一个味道。

    随着他们上到二楼,箫声也是越发的清晰,是在夏月婵的房间内传出来的。来到房门口,张禹闭上了嘴巴,没有再吹,而房间内箫声也是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下面推开房门,三人鱼贯而入。床上的夏月婵正用左手拿着一支箫,很是珍惜地放入袋子中。此刻的她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连衣裙,正靠在床上,一双小腿和白皙的小脚露在外头,是那样白璧无瑕。加上这身白色的连衣裙,就好似一朵白莲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