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47章 自取其辱
    杨颖看着张禹,简直都都傻了。这一幕,让她的芳心直跳。这些年她在镇海市闯荡,经历了无数的心酸和委屈,多么希望有一个能够保护她。打架是违法的事情,可是在对方欺负到门口的时候,作为一个男人,理当勇敢面对。谁敢侵犯我们,就不会让他好过。

    她发现,自己要找的这个人,应该就在眼前。可是,这个人似乎来的太晚了,她好后悔,为什么当初要将铃铛还给张禹,为什么自己不能等一等,为什么?

    周边的人目瞪口呆,见过能打的,没见过这么能打的。

    眼镜妹的眼镜都好瞎掉了,她摘掉眼睛,使劲揉着眼睛,仿佛是以为自己眼花了。当确定自己没有看错的时候,她的心也剧烈的鹿撞起来。

    家里条件不好,哥哥又是一个不着调的人,不仅没保护过她,还经常骂她,抢走她的工资。她多么希望有一个人能够保护她,而这个人,此刻似乎出现了。

    大彪哥的手下,横七竖八的躺了一地。只有他一个人还站在原地。大彪哥现在也懵了,刚刚还凶神恶煞的他,发现自己的脚仿佛很是沉重,根本抬不起来。

    眼前这个小子,给他带来的震撼力太强了。他从来不害怕打架,可他做梦都不会想到,这个世上竟然还有这么能打的。这简直是在看动作片呀,只可惜自己是动作片里的反派。

    张禹见他不动,轻轻拍了下手,淡淡地说道:“该你了。上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大彪哥是真的不敢上,自己本来就是个小弟出头,和张禹没什么恩怨,现在冲上去找一顿揍,似乎也太不划算了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时候,两辆警车开了过来,在旁边停了下来。紧接着,从车里下来六七个警察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大声喊道:“警察!让开!让开!”

    周围看眼的赶紧退出老远,继续看热闹。大彪哥一看到警察来了,终于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一众警察扫了一眼现场,有个女警严肃地说道:“都谁在打架呀?”

    “他们这些人来找事,让我给打了。”张禹转过身子,看向说话的女警。

    这女警的身材很高,脚下穿着平底皮鞋,看起来起码能有一米七。一身合体的警服,显得她英姿飒爽。她没有带帽子,能够看到她的头发不长,留着只是刚到耳垂的分头,她的脸有点长,显得理性、深沉而充满智慧。她表情严肃,一双眸子撒发出逼人的目光,看起来又是那样的孤傲。

    她一听这话,不由得露出诧异之色,说道:“你是说,这些人是被你一个人给打倒的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张禹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女警马上指向地上躺着那帮混混,叫道:“是这么回事呀?”

    众混混一脸的羞愧,通常打架,只要是挨打一方,肯定得哭诉,就算没有道理,也得狡辩三分。可是今天,实在是太丢人了,这么多人打一个,人家屁事没有,简直是好说不好听。

    一男四十多岁的男警察此刻指向大彪哥,说道:“你不是曹彪吗?怎么回事呀,是不是到这闹事呀?”

    看来大彪哥在公安局也是挂号的。

    大彪哥赶紧小心翼翼地说道:“警官,您误会了,我们不是闹事。是我一个朋友被这小子给打了,我就是过来理论一下,没想到他不讲道理,把我们又给揍了一顿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,声音是特别人,脸都丢尽了。

    堂堂大彪哥在这一片也是有一号的,今天这么多人打了个,结果被反揍,以后还怎么混呀。

    警察们也能看个明白,大彪哥这边肯定是来闹事的,没想到竟然被一个小子给打了,看起来有点不可思议。但不管怎么样,总得要处理。

    女警说道:“打电话让局里派几辆车来,把他们都给带回去。”

    跟着,她又张禹和大彪哥,说道:“把他俩先带回去。”

    杨颖一听说要把张禹带走,马上就急了,赶紧跑过去说道:“警察同志,他们到我店里来闹事,张禹是正当防卫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能作证,他们是来闹事的,不该张禹的事儿……”眼镜妹也鼓起勇气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的来龙去脉,我们警方会调查清楚的。还有在场看热闹的人,也带回去几个协助调查!”女警说道。

    她这话一出口,周围围观的群众是立刻蜂拥而散,瞬间就没了看热闹的精神头。

    杨颖当然不能让张禹一个人被带走,她当即关了店门,要跟着一起走。其实不用她说,警察也得把她带走,回去问询。

    张禹和大彪哥是最先请上车的,他俩互相瞧了瞧,一起朝警车走去。

    刚走几步,一辆悍驴越野车就开了过来。

    悍驴在警车后面停车,一个身材婀娜的女人跳来下来,见到警察在这边,张禹似乎要被带上警车,立刻大声叫道:“张禹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女人不是别人,正是鲍佳音。

    当日张禹说要休息几天,然后再去给夏月婵继续驱除身上煞气。之前的两天,夏月婵倒还正常,不过今天早上,她就有点起不来床。

    鲍佳音一听说情况,立刻就来找张禹。没想到,竟然赶上这么一出。

    “他们到我们中介来闹事,被我给打了,警察要被我带走调查。”张禹如实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鲍佳音惊讶一声,扫了眼仍然躺在地上的一众混混,又说道:“你小子挺能打的呀。你能确定,是他们过来闹事,你一个人把他们打倒的吗?”

    “确定!他们都看到了!”张禹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了,这事交给我了,办完之后,赶紧跟我走。”鲍佳音嘴里说着,就来到警车旁边,掏出了律师证,说道:“我是东振律师事务所的鲍佳音,也是张禹的委托律师。”

    刚刚那个中年警察根本就没去接证件,而是笑呵呵地说道:“鲍律师的大名谁不知道,这是小案子,我们回去调查之后,确定了情况,就会放人。”

    看警察说话的意思,显然是很给鲍佳音面子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不过我还是要跟着走一趟。”鲍佳音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大彪哥和张禹都站在警车旁边,现在看有律师直接出面提张禹撑腰,而这个律师好像还挺有面子的。这一刻,他不禁越发的后悔起来,早知道这小子这么牛b,还过来自取其辱有什么意思呀!

    正后悔呢,他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,“好男儿我是一只虎,拜苍天叩父母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