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9章 金钱剑
    张禹出了别墅,快步朝后面的山赶去。这座山属于别墅区一景,被改成了公园。下面修有山道,可供这里的住户上山观赏风景。

    走到山脚的时候,张禹的感触更深,那一丝丝的王霸之气,很明显是从山峦交接的传出来的。而在那里,还有一个凉亭。

    这时候,观气术的效用已经没了,张禹感觉到丹田内有点发空,还是依旧向前,没一会就来到凉亭的所在。

    他可以看到,这座凉亭修建的金碧辉煌,上面带有红线,可怪异的是,凉亭下面没有底座,只有一根柱子,本是两层的凉亭,却没有上到二层的梯子,看样子,像是一把大伞,又像是一把插入地下的剑。

    张禹心中有了个大概,此刻的他,决定上凉亭的二层看看。凉亭没有楼梯,下面差不多能有五米高,这若是换做一般人,根本就上不去。

    这个距离,对于张禹来说,也有点难度,他四下一扫,斜侧方有一棵树,探出来的树枝距离二层凉亭的琉璃瓦很近。张禹有了主意,他马上爬到树上,顺着树枝过去,猛地一跃就来到琉璃瓦上,随即进到二层凉亭之内。

    只抬头一瞧,在凉亭篷顶镶嵌着很多铜钱,铜钱十分光亮,白日里观看,如同璀璨的星网。张禹略一清点,就知是108枚,铜钱按照天罡地煞方位分布,并用红绳串联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,张禹已经可以确定,这应该是一把拆散了的金钱剑,属于道家法器。

    凉亭呈剑柄的形状,好似插入地中,在凉亭顶端又用金钱剑布阵,很显然,这是道家所用的封尘剑,用来封印和镇压的。

    封印什么?又镇压什么?

    张禹看的明明白白,分明就是用来镇压这条龙脉的。龙是杀不死的,只能镇压。

    凉亭所在的位置,正是龙腰所在,一把剑刺在黑龙的腰上,令黑龙吃痛,这才散发出恐怖的煞气。

    站在凉亭上往下看,可以直接看到夏小姐家的别墅。先前距离别墅比较近,张禹不太能够看清别墅的形状。此刻居高临下再瞧,别墅的形状是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别墅的形状和小院内的布局,就好似一个挡煞阵。只是可惜,布阵者低估了这煞气的厉害,煞气已经将阵法给冲破了。现在的挡煞阵属于有型无实,怪不得自己刚刚进入别墅里的时候没有发现阵法的存在。

    挡煞阵被破,可以想象,用不了多久,煞气还会继续弥漫,到时候受到牵连的人就不仅仅是夏小姐一个人了,将会有很多的人受到煞气的侵袭,最终丢掉性命。

    张禹又抬头看向篷顶的金钱剑。这个人用金钱剑镇住龙脉,到底是为了什么?

    要知道,但凡有龙脉,保护起来还来不及呢,都恨不得将祖坟迁到这里,哪有说进行镇压的。

    可以确定,这个人定然是居心叵测。张禹拿定主意,要将这个金钱剑给破掉。

    不过以他现在的修为,想要破掉金钱剑,恐怕难度很大。特别是此刻,刚刚用完观气术,丹田里的那点真气都消耗的差不多了,只能再等一天。另外,破阵最好选在子时,张禹决定明天子时准备好一切之后再来破阵。

    他跳下凉亭,满心欢喜地朝山下走去。知道了原委,再想解除夏小姐身上的煞气,那就不困难了。

    正常破煞,用的都是破煞符,可那是破聚集煞气的地方,并不是人体。尤其是这种其中蕴含王霸之气的煞气,若是用破煞符强行震散,后果不堪设想,人都有可能当场毙命。所以最好的办法是将煞气从体内给逼出来。

    张禹在心中琢磨了几种逼出煞气的方法,终于确定了一条方案。

    回到别墅之中,夏小姐和韩艳艳正在一楼大客厅坐着聊天。韩艳艳作为资深的房产业务员,嘴皮子还是相当不错的,随着拉着家常,时不时地吹捧夏小姐几句,倒是让夏小姐心情不错。

    见到张禹回来,韩艳艳抢先说道:“喂,你想出治疗夏小姐的办法了吗?”

    张禹倒是实在,说道:“我已经想到了。”

    一听说张禹有办法,夏小姐马上说道:“怎么破除?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不能直接用符咒术来破,需要用疏导的方法将煞气给逼出来。我已经想好了方案,你先不要继续住在这里了,以免煞气继续侵入,我用针灸、拔罐,还有推拿的手法可以慢慢地将你体内煞气全部给逼出来。”张禹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……”韩艳艳听了,登时轻笑一声。

    而夏小姐的脸登时沉了下来,说道:“针灸、拔罐和推拿不都是中医手法吗?这也能驱除煞气吗?”

    “山医命相卜都是玄门之术,也是互通的,用这些手段绝对是可以将煞气给逼出来的。”张禹肯定地说道。

    夏小姐似乎根本不以为然,进而说道:“那你再给我针灸、拔罐、推拿的时候,我是不是要脱光衣服呀?”

    “是呀……”张禹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滚!马上给我滚!”见张禹还敢答应,夏小姐马上大怒,伸手指向大门,发出咆哮之声。

    先前韩艳艳就跟夏小姐说过,张禹是骗子,明显想要占便宜。夏小姐当时信了一半,打算听听用什么法子解除她身上所谓的煞气。

    如果张禹说用一些符咒术,亦或是比较玄乎的方法,她或许还能接受,给张禹个机会试试。

    可是张禹却说用针灸、拔罐、推拿,还得她脱光了,这若不是纯粹的占便宜,还能是什么呀。若是针灸拔罐这些玩应好使,还用得着你张禹出手。

    韩艳艳见夏小姐发火,马上在一旁添油加醋起来,“张禹,你小子穿的像是一个乡巴佬,长得也挺老实,真是想不到,竟然会是个流氓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张禹一脸的无辜,自己怎么就流氓了。

    夏小姐更是吼道:“滚!我叫你滚!你听没听到!”

    “人家叫你滚呢!怎么还不滚呀,是不是想赖在这里呀?”韩艳艳也跟着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见夏小姐不相信他,情知多说无益,于是真挚地说道:“夏小姐,我马上就走。不过我在走之前,还要把你的情况说一下。你身上的煞气很重,如果不驱除的话,哪怕是卖房子搬家也没有用,你身上的煞气还会继续折磨着你。你放心,只要你来找我,我随时都帮你驱除煞气,但是你要记住,你撑不了多久,一旦煞气攻心,那我也没有办法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