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25章 白送
    “老爷子,有什么事吗?”张禹关心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要买鱼么,我就是卖鱼的……你想买什么鱼,你跟我说。”老头爽快地说道。

    此刻的老人家,中气已经变的很足,看来平日里身体也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“买五条金鱼。”张禹实话实说。

    “你甭买了,我送你五条。”老爷子直接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张禹倒也实在,一点客气的意思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假的,不就五条金鱼么,还能比我的命值钱啊!你看到没,这个鱼摊都是我的,看好哪条就捞哪条。”老爷子笑呵呵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爷子,您让我捞,我就捞了。”张禹咧着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就对了,我就喜欢直爽的人。扶我起来,地上挺凉的,坐一会就行了……”老爷子说着,看向孙女。

    少女哪能扶动他呀,在张禹的帮忙下,将老头扶了起来,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。

    老爷子满意地点头,笑呵呵地说道:“你要是假惺惺的,我还看不上眼。这也快饭口了,也别着急走,就留下吃饭,能不能喝酒,咱们爷俩整两盅。”

    “酒倒是能喝点…...”张禹也是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倩倩,今天中午加菜,记得炸个花生米,再把我珍藏的好酒拿出来。”老爷子高兴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又喝酒呀……”少女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“不耽误,那是药酒,对身体有好处……”老爷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啥好处呀……”少女紧了紧鼻子,不情愿地朝后面的门店走去。

    张禹就在外面的鱼摊陪着老爷子唠嗑,他以前经常陪老王头聊天,所有和老年人沟通,一点问题也没有。

    一老一小,聊得还蛮投机。旁边站着的人见没什么事了,也都纷纷散开。

    老爷子问张禹买金鱼是做什么,属于养着玩,还是刚练手,还是已经成手,换点好的。张禹如实相告,表示为了风水,老爷子也懂一点风水,两个人顺着这个话题,又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听着张禹对风水的见解,老爷子是挑起大拇指,认为张禹说的有道理,很有见识。而且跟一般的年轻人不一样,懂得特别多,最重要的是,愿意陪他这个老家伙聊天。

    到了十一点半,少女招呼二人吃饭。这个门店不小,能有一百多平,除了有足够的地方养鱼之外,还有睡觉的地方。他们就在靠门的地方支了张桌子,也方便卖货。

    老爷子喝的是药酒,和张禹一人一杯,看到爷爷喝酒,少女就皱眉,见爷爷倒了那么多,更是数落了两句。老爷子只管大笑,说今天高兴,劫后余生,怎么也得多喝点。

    他和张禹碰了杯,一老一小一起喝了一口,酒一下肚,张禹就说道:“老爷子,您这药酒是治什么的?我喝着怎么觉得有点不对味呀。”

    “不对味,怎么讲?”老爷子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能喝出来你这酒里有丹参,是预防心脏病的。可这里面还有防风和独活等几样治疗风湿的药。”张禹一本正经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小子,有点本事呀。连这都能喝出来?”老爷子诧异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师父教过我这些,特别是泡酒的这些常见药,我都尝过。我爷爷的药酒都是我给他泡的。您这酒泡的就不对,病症得专药专治,不能瞎掺合。丹参和独活在一起有点相冲,会抵消部分药的效果。您要是听我的,就得单独配。我给您开两个方子,一个治风湿的,一个是预防心脏病的。两种药酒轮着喝,保证比你这个有效果。”张禹信誓旦旦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说喝了这么久,总不见好么,原来是泡法不对。今天算是遇到明白人了。该说不说,我这运气看来不错,遇到贵人了。”老爷子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不是您的贵人,这还真没准,但我看您的面相,那是有福之人,活一百岁不成问题。”张禹又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前些年去算命,也有这么说。小子,你这朋友我是交定了。对了,你叫什么名字。”

    张禹报上姓名,老爷子也报了自己的姓名,他叫聂中远,少女是他的孙女,名叫聂倩。老伴前年过世,膝下有一个儿子,虽然和媳妇都在镇海市工作,可由于镇海市实在太大,两个区之间的距离太远,所以很少回来。孙女留在这边上学,老爷子家里也不缺钱,养鱼就是爱好,要不然成天在家没事干。

    他俩是越聊越投机,又多喝了半杯,张禹没啥事,老爷子的红扑扑的。跟着老爷子提出来,我给你挑九条好鱼,你以前养的鱼就换了吧,另外那养鱼的设备怎么样,鱼缸怎么样?要不然这样,你家在哪,我亲自去瞧瞧,帮你把把关。

    张禹虽然懂些风水,但他养鱼不在行,只是懂一些,却没养过,一听老爷子这么说,是十分的高兴,吃饱之后,便和老爷子一起前往中介。到了地方,杨颖正一个人坐在里面,好像望夫石一样看向门口。桌子上摆着两个便当,都没打开。

    见到张禹回来,还带了个老头,杨颖好奇地说道:“怎么才回来呀?这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位是聂老爷子,卖鱼的,我新交的朋友。他过来帮我瞧瞧咱这养鱼的设备怎么样。”张禹笑呵呵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新交的朋友?”杨颖一听这话,不禁满腹疑惑,张禹这刚来一天,怎么还交上朋友了。但出于礼貌,她还是和聂老爷子打了招呼,叫了声“大爷”。

    老爷子跟她客气了一下,便看到了鱼缸所在,拉着张禹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随后,他开始摇头换脑的指点江山,“你这鱼倒是还凑合,可是水怎么浑成这样了,养鱼哪能不勤换水。还有这过滤,也太差了,氧泵个也不成呀,也就是鱼少还凑合,养九条肯定缺氧……而且缸也小呀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老头这般说,杨颖立刻意识到不对,这哪是张禹新交的朋友,分明是让张禹换新的养鱼设备。自己买的这套设备也不便宜,花了一千多,那时候自己条件好,自然没什么,可眼下条件不允许,如果买更好的,那得多少钱呀。

    杨颖赶紧说道:“小禹,你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说话的时候,朝张禹直眨眼睛。

    “啥事呀?”张禹走到杨颖的身边。

    杨颖低声说道:“你这朋友是不是故意骗你买东西呀,现在我手头没多少钱,咱们凑合用就行,可别换了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见杨颖朝张禹扎眼,又背着人说话,他这么大岁数,可不是白活的,立刻猜到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所以,也没等张禹说话,他就抢着说道:“我和小禹是忘年之交,相识恨晚,他养鱼用的这些东西,我一分钱不收,全都白送!”

    “啊?”闻听此言,杨颖登时就懵了,这年头有这样的人么。张禹这是怎么跟人家认识的,自己在镇海市混了这么多年,也没碰上这样的好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