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御鬼者传奇 >正文 第0756章 古怪破船(第六更)
    “锵——”振腕一抖掌中的虹云剑,关横登时疾扑了过去,但是让他意想不到的是,妖蚌的黑雾在水中似乎另有妙用。转瞬之间,妖蚌黑雾竟然凝成漆黑爪影,骤然向关横抓来。

    “去你的吧!”

    “嚓——”剑锋疾掠之时,陡忽将黑爪斩断,但就在下一个瞬间,断掉的黑爪在水里迅速复原成完好无损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可以自己恢复?!”关横此时稍微感到对方有些棘手,可关横久经大敌,略一思忖就想出了应对之策:“哼,能复原又怎么样?我照样让你消失的无影无踪。”

    电光火石之间,关横迅速绕过袭来的黑爪,径直朝着吸附在船底的妖蚌冲去,他的想法很简单,一时找不到对付黑爪的办法,那就直接毁了妖蚌即刻。

    “啪!嚓嚓嚓——”虹云剑毫不客气的劈削斩剁,瞬间将一个最近的妖蚌连壳带血肉绞碎殆尽,而它释放出来的漆黑爪影也随之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其余的妖蚌见此情景,登时吓得晃动节足企图逃远一点,由此可见这些家伙除了释放黑影、雾气之外,对于战斗是一点都不擅长。

    “哼,现在想跑?晚了!”关横的话音甫落之时,早就欺身而上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少时片刻之后,甲板上的众人就只听见“哗啦”声响起,关横已经一个翻身纵了上来,大家围拢过去的时候,他这才把怀里的东西都都扔在了脚边。

    “骨碌碌——”商恬琳看到关横放下的都是些黄橙橙的圆珠子,于是拈起来一颗问道:“咦,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大概是蚌珠吧。”关横随口说道:“我在水里找到释放黑雾的元凶了,原来它们是一群吸附在船底,而后轮流探出水面释放黑雾的妖蚌,一怒之下就把它们全都给灭了,喏,这就是敲碎蚌壳的时候滚出来的珠子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关横稍微顿了顿,又继续言道:“这珠子也蛮漂亮的,我觉得应该拿回来几个给让恬琳和若桃把玩,结果就带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谢谢关大哥。”恬琳此时捡起一把珠子,随即把几颗最大的都给了若桃:“来来,好姐妹见者有份,这几个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关横在这个时候看了看大船周围的变化,而后对阿狗说:“你看,现在的雾气已经不是漆黑颜色,而是灰白的了。”

    阿狗微微颌首点头:“是啊,虽然前方水道还是很朦胧的轮廓,不过象蛇鸟应该能领着咱们平安无事的驶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应该已经是……黄昏了吧?”关横此时嘀咕了一句:“一天的航程,这么快就过去了,不过前面的河道上的雾逐渐稀薄,如果螭貅和黑蟾有足够体力的话,就让它们连夜兼程前进,等到除了这片迷雾区域再放缓速度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“好,恬琳!”阿狗此时说道:“去厨房拿一些腌好的鱼肉给螭貅、黑蟾和象蛇鸟,它们三个待会都要加倍出力,先吃一顿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,我这就去。”商恬琳说完这句话刚要离开甲板,她身边的癞皮青猴却突然低鸣了一声:“呜唧?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小猴?”恬琳和附近的若桃都围拢过去,紧接着二女就突然叫道:“关大哥、阿狗哥,你们快看呀——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关横二人近走几步也吃了一惊:“这地方哪里来的其他船只?”

    原来癞皮青猴的目光如炬,这才碰巧看见有一艘破破烂烂的乌篷扁舟,晃悠悠的漂浮到了大船旁边,但是周围雾气还是太浓,要是不留意的话,两船悄无声息的稍微一错就各自游远了。

    “救命啊……”突然间,乌篷船里似乎有低声喊叫的声音,关横耳力好,顿时说道:“那里有人!”

    “呼——”若桃抢先甩出一条缆绳缠住乌篷船头一根船橹,紧接着用力一拽,只听咣当一声响,乌篷船的船身立刻靠在了大船侧面固定不动了。

    “上去看看。”商恬琳此时有些急不可耐,率先跳到了乌篷船上,可是上面突然有人叫道:“别、别靠过来,危险!”

    这人话音甫落之时,恬琳已经走了过去,她问道:“喂,你说什么?我没听清楚啊。”

    “恬琳,别这么冒失。”紧跟其后、落在乌篷船甲板上的关横说道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他刚说到这里,恬琳的身子微微一晃,随即就扭头对关横说道:“关、关大哥,我的头好晕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扑通!”说时迟,那时快,商恬琳一个趔趄就势倒在了关横怀里。“恬琳?!”关横此时惊叫一声:“你快醒醒。”

    “这位兄弟……我已经警告过她了……不要靠过来……”此时此刻,那乌篷船上奄奄一息的汉子才喘着气说道:“我们身上……都传染了河上的毒瘴,很危险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河上毒瘴?!”关横此时意识到对方形容的毒瘴可能是从口鼻进入侵染体内,于是立刻取出赤鱬鱼鳔面罩戴在了自己脸上以防不测。

    “公子,恬琳到底怎么了?”若桃在大船甲板上看的不真切,就想也跳落到乌篷船上,关横立刻摆手道:“停,这船上似乎有什么不对劲的东西,你和阿狗哥千万别下来,恐怕会发生意外的危险。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乌篷船上的汉子喘息着说道:“这条船上,肯定有残留的毒瘴,兄弟……你赶紧把那姑娘的脸浸到河水里去,被冰凉的一刺激,能暂时化解毒瘴的危害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。”关横此时赶紧把恬琳的脸进入河水中,就在下一刻,恬琳突然大声咳嗽着扬起脸来叫道:“咳咳咳,关大哥,你要做什么呀?想淹死我吗?”

    “兄弟……我也需要下水清洗毒瘴,劳烦你用竹蒿把我挑进河里。”关横听见汉子这么说,立刻点了点头,随即用船蒿呼的摆动挑起汉子的身躯,只听噗通一声,此人登时落进了水里。

    “咕嘟……咕嘟……”少时片刻之后,这汉子猛然钻出水面,用前臂搭住了乌篷船的船舷,随即费力的翻了上来。

    关横看了看丈余长的乌篷船上还有两、三个昏迷不醒之人,立刻问道:“喂,兄台,这艘船还有没有危险?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