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御鬼者传奇 >正文 第1781章 蓝鬃雄狮(第一更)
    这是几只长着洁白双眉的胡狼,此时正瞪着赤红双眸,嘴角滴答着涎液,低嚎着向若桃、小黑围拢过来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”刚才到四周探查情况的六伥鬼挟风而回,见到妖狼它们就想动手,若桃却一挥吞雷刃叫道:“都别轻举妄动,这种杂碎渣滓不用你们,我要亲自劈了它们!”

    “好啊,桃桃上吧。”小黑在旁边抚掌笑道:“我给你呐喊助威。”

    “哼,看姐姐显露一手给你瞧瞧。”若桃的话音甫落,倏地疾掠而上,刚才那只被吞鬼喵挠伤面门的白眉胡狼还没反应过来,她的吞雷刃就已经挟风疾斩,“唰!”寒气直扑脖颈。

    “嗤啦!”愤怒的锋刃掠过狼头,登时将一颗哀嚎脑壳旋飞。

    “哗楞楞唰!”若桃抖手掷出锁链断掌,正好攥住空中脑壳,她将此物顺势旋舞成圈,“砰砰砰!”一口气把周围四只白眉胡狼打得抱头鼠窜。

    “厉害。”小黑坐在岩石上看得兴高采烈。

    可就在此时,那几只受伤的胡狼陡然翻身跃起,它们改变了策略攻势,不再焦急躁进,而是远远拉开距离,绕着若桃开始窜蹦跳跃,不让她捕捉到自己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哼,这几只小狼崽倒是挺会耍花招,只可惜,对我不管用。”若桃跟随关横最久,自然知道在战斗中如何动脑子,稍一思忖,她便计上心来,而后狞笑着冲向了群狼:“嘿嘿,你们的死期到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哗啦”

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,瀑布里赫然钻出一物,张开血盆大口咬向蓝鬃雄狮的肩头。

    这狮子身为附近山林少有的半步紫气妖兽,一向豪横惯了,只有它虐杀猎物的份,从来就没遭到过这种突然袭击。

    “唰!”转瞬间,雄狮挥起一爪迎着对方狠狠落下,“砰!”这犀利爪劲打得对方身躯呼的向后疾掠,扑通落回水里,可是那只神秘妖兽只疼不伤,雄狮的利爪却被反震力弄得龟裂飙红。

    “嗷呜!”蓝鬃雄狮没吃过这种闷亏,自己晃着爪子发出一声哀嚎,卿凰和关横对望一眼,而后说道:“好大一只老鼋。”

    关横接着笑道:“这狮子也是倒了大霉,竟然一爪拍在半只妖鼋的甲壳上,没有让它自己骨断筋折已经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走走,咱们再贴近一点观战。”卿凰说着,突然一眼瞥见身边低矮树上有几枚散发异香的果实,她伸手就摘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卿凰拿着在衣襟上擦了两下的树果,张嘴就要咬,关横赶紧拦住:“我说吃货妹子,这玩意有毒没毒,是酸甜苦辣,你都不知道,怎么摘下来就吃?不怕闹肚子吗?”

    “说的也是。”这四个字甫一出口,卿凰倏然把一枚果子塞进关横嘴里:“来,咬一口尝尝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竟然拿我当了试毒工具了?!”关横此时气得哭笑不得,可是他既要观战,又没工夫和对方计较,于是真的咬了一口咀嚼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味道如何?”

    “嗯嗯,酸酸甜甜的,还可以,我能再吃一口吗?”听到关横的话,卿凰立刻放心的吃了起来,一边吃,她一边说:“美得你,想吃自己摘去,这些都是本姑娘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、你……真是太过分了,只给吃一口。”关横正要再说,瀑布那边的老鼋和雄狮又打起来了,二人的目光立刻被吸引了去。

    刚才被蓝鬃雄狮一爪打飞,这背着五彩斑斓甲壳、方圆过丈的老鼋三两下又游了回来,“呼咔嚓!”

    老鼋张开大嘴,这回终于咬到雄狮来不及缩回去的尾巴,登时扯断了半截,自己吞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嗷嗷嗷”

    断尾之痛霎时间袭遍全身,雄狮勃然大怒,挥起爪子接二连三挠击老鼋面门四肢,经过刚才的试探,这家伙也学聪明了,只能攻击五彩老鼋这些部位,要是爪子碰到对方甲壳,难保不被反震力弄伤。

    “嗤嗤嗤嘶啦”狮爪锐利、鼋嘴獠牙也不遑多让,双方互相撕咬搏杀,一口气斗了十几息,电光火石间,老鼋倏地将脖颈缩回甲壳内,狮爪一下落空打在了地面:“呼砰!”

    可就在余劲震出下陷坑洞的同时,五彩老鼋突然向前飞扑,用整个身子以泰山压顶之势砸向雄狮面门。

    尖刺见此情景,观战的卿凰和关横齐声叫道:“好,这回要得手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噌噌噌唰唰唰”但是二人话音未落,十余丈外的瀑布水面上赫然掠来一物,朝着五彩老鼋即将飞起的身子就是狠命一击:“砰!”

    “咯剌剌砰啪!”坚硬无比的老鼋甲壳顿时龟裂粉碎,卿凰忍不住咋舌低呼:“那可是半紫境界妖兽的外壳,什么力量能够如此威猛?”

    “咦,它是……”关横瞧着对面那个东西心中微微一动,登时回忆起某件往事。

    “嗷呜”凶猛出手袭击对方的,是一只诡异的妖兽,这家伙张开双臂抱住甲壳粉碎的老鼋,扭身趟着瀑布水面疾逃而去,那只蓝鬃雄狮见此情景都有些瞠目结舌了。

    自己和老鼋打斗了半晌,险些被对方压成肉饼,可是却被神秘妖兽一掌击碎甲壳,落了个半死不活的下场,雄狮就算再莽撞,心里也是清楚得很,要是跟过去偷看,说不定小命也玩完了。

    “嗷。”低吼一声,意识到此地不可久留,蓝鬃雄狮立刻扭身想跑,却被飘然而至的关横和卿凰堵住了去路。

    “喂,先别急着走啊。”关横倒背双手,好整以暇的笑道:“我可是有事要询问你。”

    “嗷!!”这雄狮看到对方说得轻松,正憋着一肚子的它顿时头脑发热,朝着关横急冲而来。

    关横微微冷笑:“就你这个德行还想还在我面前耍混?猎獬,你去教训它。”

    “唰唰唰”风声陡起,他腰间小鼓瞬间扑出独角猎獬的身影,由于最近关横经常用五行之力洗涤它的魂体,这家伙如今已臻半紫之境顶峰,寻常的对手,独角猎獬完全都不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呼!”二兽前爪在空中霎时对碰,“砰砰砰!”一口气就是十余击。

    “嗷呜!”发出厉吼的蓝鬃雄狮倏然间收回利爪,合身朝着猎獬猛撞过来,“唰!”说时迟,那时快,猎獬顷刻从实体化为无数金线,那雄狮一头扑空,收势不住登时向前方岩石撞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啪!”这一下撞得好不沉重,蓝鬃雄狮把石头碰得四分五裂,自己四肢酸软,也出现了晕晕乎乎的状态。

    “呼呼呼嗖嗖嗖”风声陡起,无数金线霎时编织成网,在狮子身上旋转不停,将它彻底捆了个结实。

    “嘿嘿,这回看你往哪里跑。”关横此时迈步上前,右脚踩住狮头说道:“卿凰,让这家伙说说,认不认识刚才袭击老鼋逃跑的妖兽?”

    “喂,赶紧招供吧。”卿凰凑到蓝鬃雄狮近前低语道:“阿横的脾气可不好,告诉你,死在他手上的妖兽没有一千,最少也得七八百,再多你一条小命也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嗷呜……”闻听此言,再感觉到关横身上释放的杀气,雄狮登时打了个哆嗦,而后喉咙里呜呜的嘀咕了几声,卿凰听了以后微微颌首点头:“嗯嗯,好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阿横。”她抬起头说道:“狮子说,以前见过那只很凶的妖兽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闻听此言,关横双眼微眯,随即问道:“知道那家伙的窝巢在哪里吗?”

    雄狮也能听懂关横的话,忙不迭点了点头,他立刻说道:“猎獬,把这家伙松开,先带回去再说。”

    在回去的路上,卿凰悄悄问关横:“喂,你认识抓走老鼋的那只妖兽?”

    “还不敢肯定是不是我以前见过的那个,不过瞧着眼熟。”

    关横此时回答道:“不管怎么说,那只妖兽周身蔓延邪气,实力已臻紫气之境,我想它肯定是玄霞岭周遭有数厉害妖兽之一,咱们既然遇到了,就必须把它解决。”

    听了他的话,卿凰点了点头:“嗯,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……另一边,若桃对战白眉胡狼,已经取得彻底的胜利,她刚才冲上去的时候,用了厉啸之声突袭,瞬间震聋了那些妖狼的耳膜,而且霎时间挥舞吞雷刃将其一一劈翻在地。

    六伥鬼它们及时堵住小黑的耳朵,她可什么也没听见,小黑和若桃刚刚又聊了两句话,关横、卿凰已经押着蓝鬃雄狮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哗啦、哗啦!”竹筒里的清水瞬间浇在了尸马、犟驼脑袋上,这两个家伙才晃着脑袋缓缓清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对了,刚才本来是想和卿凰独处一会,才借口去瀑布那边的,可是这群人都忘了,其实我是可以运用水灵之精随时产生水源的,希望大家永远也别意识到这一点才好。”

    关横心里暗自思忖,若桃在旁边猛地一拍他的肩膀:“公子,你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哦,你们也知道了吧?刚才和卿凰在瀑布边遇到一只劫走老鼋的妖兽,我瞧着有些眼熟。”

    关横此时摸了摸鼻子笑道:“那是‘黑白猫熊’,我以前见过伊水妖族的碧桑身边有一只,另外还有扁嘴红鹭,我心里有些好奇,不知那是不是过去的老相识。”

    “那咱们应该去寻找一下,查个究竟才对。”

    若桃刚说到这里,眼角余光突然瞥见戎宣尸马和蓝鬃雄狮正在互相瞪视,因为尸马以前只有身子没有头部,后来找到一只刚死的红鬃妖狮,借用了对方的颅首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那只蓝鬃狮看着尸马,倒是有几分亲近之意,毕竟双方的长相都差不多,小黑指着它们笑道:“红狮子、蓝狮子,两个都是一个模样,好好玩。”

    “别玩了。”关横摇了摇头,又对蓝鬃狮说道:“喂,黑白猫熊的窝巢在哪里?快带我们去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少时片刻之后,天近黄昏,关横等人在蓝鬃狮的引领下,来到了玄霞岭北麓半山腰的密林里。

    “蓝鬃狮说,它只是以前远远见过猫熊在这密林内出没,至于对方的老窝,确实没具体见过。”

    听了卿凰的话,关横微微一笑:“不要紧,我已经把六伥鬼都散出去了,这林子巴掌大的地方,应该很快就能找到。”

    “唰唰唰噌噌噌”就在这时,不远处的林中草窠里传出一阵之声,小黑距离最近,她心中一时好奇,便和吞鬼喵悄悄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嗖”说时迟,那时快,一只拳头大的漆黑促织转瞬疾窜而出,晃着两片巨颚冲向小黑。

    “喵呜!”猫儿见势不妙,急忙合身一撞,“砰!”漆黑促织登时倒飞滚地,骨碌碌滑到了尸马面前。

    “呼咔嚓!”戎宣尸马老实不客气,一只前蹄挟风而落,立刻把妖虫踩个粉碎。

    “嗷呜?!”原本是个不起眼的举动,旁边的蓝鬃狮见了却吓得低吼一声,卿凰意识到有些不对劲,急忙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嗷嗷……嗷呜……”雄狮这时对着她火急火燎的叫了两声。

    “糟了阿横,狮子说这些漆黑促织才是玄霞岭一带最凶恶的妖虫,对方是大批的黑气顶峰群体同时出动觅食,一出来就是好几百只,而且要是有同伴被袭杀,妖虫们会立刻前来报复。”

    听了卿凰的话,关横、若桃和小黑又是为之一愕,尸马觉得自己误杀漆黑促织闯了祸,立时吓得退后了两步。

    就在下一刻,周围草窠里、灌木丛和岩石缝隙之间响起一阵阵凄厉的虫鸣,显然是大批漆黑促织以极快的速度围拢过来。

    “不用着急,卿凰,还用老办法,你先吹笛子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关横倏地一弹手指唤出句芒剑里的古桑女,而后叫来了空中回旋的巨蜂,他接着开言道:“你们也准备一下,待会就用软心榆花粉对方那些虫子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好玩好玩,巨蜂,咱们上吧。”对于经常被关横叫出来使唤,古桑女倒是丝毫不以为忤,因为总比一直闲着无聊要好多了。

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,周围的虫鸣越来越响,关横他们霎时间退出去数丈之遥,卿凰都已经把笛子放在唇边了,可是下一刻,不远处的密林内却同时响起了急促嘈杂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【第一更,大家好,老沙继续求订阅、求月票~\/~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