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御鬼者传奇 >正文 第2415章 追杀叛徒(第五更爆发)
    奔走劳碌数年之久,众人一无所获,只好分道扬镳各回各家。

    此时,云小飘与滕禾两者之间的矛盾裂痕却逐渐加大了。

    因为云小飘十分忧心挂念水神玄冥的安危,提出继续寻找主人下落,可是滕禾却说要先返回玄冥离宫再从长计议,因为宫殿不能长时间没有人看守。由于滕禾的一再坚持,云小飘勉强答应了下来,大家就此返回了离宫。

    谁曾想一到了玄冥离宫,滕禾这家伙就起了坏心眼,突然在背后偷袭云小飘,使她猝不及防之下立刻受了重伤,呕血倒地。

    原来滕禾这家伙早就存了反叛之心,他意识到水神归来之期不可预测,于是决定夺走宫殿里所有的“水灵之精”和其余宝物。

    这家伙痴心妄想,在自行炼化这些东西以后成为新的水神,借此主宰天下万物。

    水灵之精是玄冥的重要宝物,在当年离去是,水神将其带走了一大半,剩余的部分全都储存在后殿的井中。

    贪婪的滕禾顾不得立刻杀死云小飘,只是急匆匆把她禁锢起来,就直奔后殿水井而去,却没料到这殿中有被云小飘从小豢养的七彩鹭鸶,以及几只镇水兽,它们很快冲进了房间帮助云小飘脱困,立刻赶往后殿。

    滕禾那时候刚刚吞噬些许水灵之精,就被出现的云小飘她们吓了一跳,云小飘虽然受了重伤,可是有鹭鸶、镇水兽夹攻叛徒,依然稳占上风。

    谁也没料到,双方在恶斗的时候无意中掀翻了后殿中的一件神器,此物自毁爆发威力,硬生生撕开一条空间缝隙,之后有大股狂风吹进来,让滕禾站立不稳,云小飘她们趁隙将其擒住。

    虽然被对方重伤,心中存了一念之仁得到云小飘仍旧不想杀了滕禾,而是把他的魂体禁锢在一方铜匣里,让七彩鹭鸶叼着扔到遥远的地方,就此彻底放逐。

    后来岁月辗转轮换,关横他们来到玄冥离宫的时候,无意中抓住了逃出铜匣的滕禾,又把这家伙送回了离宫。

    但云小飘收到了火使汪桐的邀请,前往祝融离宫做客,就让七彩鹭鸶和三瞳镇水兽留守,顺便看住被囚禁的滕禾。

    因为最近玄冥离宫内食物短缺,饥饿的三瞳镇水兽率领着一些同伴前往远方水域寻找吃的东西,让鹭鸶独自留下看守滕禾,没想到就出事了。

    滕禾这家伙毕竟对离宫内的一草一木十分熟悉,自然也了解七彩鹭鸶的喜好,于是把鬼主意打到了它的身上。

    说起来,七彩鹭鸶最喜欢吃的零食,就是水灵气汇聚的气泡,滕禾利用这一点,不断在囚禁自己的笼子里释放水灵气息泡泡,鹭鸶看见之后,忍不住过去啄食,越吃越美,逐渐走进对方,也就因此遭了暗算,让滕禾逃跑了。

    这些事情,都是大家把奄奄一息的七彩鹭鸶救醒之后,它挣扎着告诉若桃和古桑女的。

    “可恶,这个滕禾真不是东西,竟然敢……”若桃刚要继续往下骂,突然想起一件事,立刻转移话题问道:“你知不知道那个家伙往什么地方逃走了,我们去把他抓回来!”

    鹭鸶和三瞳镇水兽稍微一愕,随即立刻尖叫起来,紧接着,镇水兽对二女表示,滕禾刚刚逃脱没多久,他的目的肯定只有一个,那就是吞噬后殿井里的水灵之精。

    古桑女说道:“事不宜迟,镇水兽你在这里照顾鹭鸶,我们和老猴去找那个家伙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数息之后,若桃、古桑女和老猴迅速赶到后殿,可是到那里才发现,殿门已经被乱石堵死,看起来,滕禾就在里面,为了防止自己吞噬水灵之精的时候受到阻碍,这家伙就把门给封住了。

    “可恶!”古桑女对着面前的石头踹了一脚,嘴里骂道:“欺负云姐姐的鹭鸶和镇水兽,别以为这样就可以脱身!”

    说罢,她倏地振动掌中木神杖,“呼呼呼唰唰唰”十余条灵根霎时破土而出,集束成巨槌形状,狠狠轰击面前的石层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、咣咣咣!”暴响声此起彼伏接连不断,土石四迸、扬尘漫天。若桃在旁边一瞧,也喊道:“大家都别发愣了,一起出来帮忙!”

    “噌噌噌!”四臂山嵬、缚妖鬼王,以及十余道妖鬼之魂齐刷刷浮现出来,同时照着面前的乱石狠命狂轰:“咚咚咚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后殿内的水井旁边。这井里两只汇聚成形的蔚蓝小人儿,那是水灵之精的气息衍生,看到危险袭来,立刻钻进井里,并采取了紧急措施。

    “桀桀桀……”滕禾此时扒住井沿大笑道:“你们这两个小畜生,居然敢用水灵气封住井口不让我进去,简直是白费力气,看我的!”

    “呼呼呼”话音甫落之时风声陡起,这家伙猛地将自己的魂体扩大数倍,继而产生强大吸力,覆盖在井口的灵气顿时被抽入了他的嘴里。

    “不错不错,当真是美味无比水灵气,嘿嘿嘿,等我吸收了它们,很快就轮到你们两个小东西了。”

    滕禾此言甫一出口,就听见身后轰隆声大作,原来是自己堆在后殿门口封住道路的乱石发出的。

    “是谁想要破坏我的好事?难道是云小飘那个贱婢回来了不成?”想到这里,这家伙暗暗心惊:“不行,必须加紧动作了。”

    “呼呼呼”打定了主意,这家伙对着井口内疯狂疾吸,立刻就把覆盖在表面的灵气吸收殆尽,那两个水灵之精小人儿在见此情景吓得魂飞魄散,哧溜一声钻入了水中逃遁而去。

    “小畜生,我看你们能跑多远!”说罢,滕禾扒住井沿就要追。

    “轰隆”说时迟,那时快,堵住后殿门口的乱石终于震飞,紧接着,有个声音怒吼道:“恶贼,姑奶奶要劈了你!”

    “呃,是谁?!”面带惊骇、吓得魂体乱颤的滕禾失声发问同时,一道狭长疾影倏地径直飙来:“唰”

    这是一根尖锐灵根,被若桃脱手飞掷而出,力量足可以穿金碎石,滕禾见到对方话也不说就下死手,惶急之中急忙晃动魂影向侧面躲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