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御鬼者传奇 >正文 第2403章 及时解救(第三更)
    “完!驼爷这回要倒霉!”犟驼的心里不断哀嚎,自己何苦撺掇尸马到山脚岩洞去看热闹,如今落得一个即将遭到围攻的倒霉下场,当真是自作自受。

    “嗷呜!”电光火石间,为首的一只黑背白额妖狼低吼疾扑,张嘴咬向犟驼颈嗓咽喉。可到了拼命的时候,犟驼也不含糊,它霎时间向后错步,紧接着俯冲猛撞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二者应声对碰,说到底,浑身充满五行灵气保护,坚硬如铁石的犟驼还是更胜一筹,立刻将妖狼撞得口鼻窜血,满口牙齿随着“咯剌剌、嗤嗤嗤”的疾响声飞得到处都是。

    紧接着,犟驼一双粗大的前蹄硬生生践踏在此狼前额上,对方不及哀嚎半晌,脑壳如同棍凿之瓜,红白碎片疾迸乱弹,死尸扑通滚倒在地。

    可就在下一刻,不等犟驼高兴,另外两只妖狼骤分左右,疾掠到它近前,“嗤啦、噗嗤!”下腹登时又被利爪豁开两道狭长伤口,要不是犟驼的灵气护身,开膛破腹之厄在所难免!

    “啪嗒、啪嗒!噌噌噌”妖狼落地之后,毫不犹豫的向远处窜去,这两个狡猾的家伙知道,绝不能和犟驼贴得太紧,否则就会吃亏。

    “呼、呼、呼……”身上的伤口虽说不会致命,可流淌着鲜血,却让犟驼开始大口喘息起来,而且眼前发花,逐渐陷入迷糊了。

    “嗷嗷”突然间,两只妖狼再次嘶吼扑上,犟驼此时被敌人的叫声惊醒,登时抖擞精神,向着对方怒目而视,严阵以待!

    “哪怕拼着再次受伤,也要再搞死一个家伙!”

    犟驼猛然怒吼一声,向着左边那妖狼扑去,对方被它的杀气所慑,身躯陡忽剧震,不由自主放缓脚步,可犟驼使得是声东击西之计,趁着这家伙迟疑,它立刻冲着另一只妖狼猛冲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这妖狼知道自己要是稍一犹豫,就会遭到横死厄运,于是豁尽全力挥舞双爪相迎,“嘭!咔嚓!”双方悍然相碰。

    犟驼被利爪挠得头破血流,对方前腿齐刷刷断成数截,犟驼的头槌余势不减,顿时撞得妖狼骨断筋折,躯体呼的一声就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那个稍有犹豫的妖狼此时才意识到上当,立刻扑上来咬住了犟驼的前腿,任凭它如何挣扎,就是不松开。

    “嗷嗷嗷”犟驼疼得死去活来,不断哀叫,真恨不得把咬住自己的家伙跺成烂泥。

    “呜噜噜”突然间,不远处传来阵阵打响鼻的声音,犟驼虽然疼得死去活来,但还能听出这是戎宣尸马的声音,立时打起了几分精神。

    “噌噌噌唰唰唰”疾行劲风此起彼伏,说时迟,那时快,尸马不但自己赶到,周围还跟着七鬼魂影,犟驼迷迷糊糊看见这些好伙伴,激动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噗!”刹那间,飞在最前面的大伥鬼赫然喷出鬼王珠,狠狠打中咬住犟驼那只妖狼的脑壳,嵌进了对方前额。

    可这家伙正是硬骨头,眼看就要断气了,居然还是死不松嘴。

    见此情景,尸马已经窜到了对方近前,“呼嗖嗖嗖”无数玄磁黑沙瞬时裹住此兽眼耳口鼻,随即越收越紧,不断发出“咯剌剌”疾响,使其痛不欲生。

    最终,这妖狼因为被黑沙堵住口鼻,缓缓松开了自己的尖牙利齿。

    “啪!”紧接着,此狼的身躯被狠狠掼在了地上,大伥鬼疾飞过去,正要扬起爪子给它最后一击,犟驼却突然叫了起来:“嗷呜、嗷呜!”

    那意思是说,自己对于这些家伙吞噬母狼和幼崽的事情很纳闷,想让大伥鬼把对方生擒到关横面前审问一下,也好解惑。

    原本大伥鬼懒得费事,不肯答应它,但却因为犟驼、尸马死磨硬泡,只好勉强应允下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一会之后,关横他们所在的位置附近突然传来急促奔跑声。

    “唰啦!”卿凰急忙从岩石后面坐起身,手忙脚乱掩住自己的衣襟,她嘴里抱怨道:“我就知道,不能随着你胡闹,讨厌死了!”

    “这群杀千刀的,真会搅局。”关横此刻憋着一肚子火抬起头,随即扬声喊道:“喂,都有谁回来了?”听到他的呼喊声,犟驼、尸马和群鬼齐声回应,热闹极了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你们这两个混账东西,还有脸回来吗?”关横此时走到犟驼面前,狠狠它的脑门一巴掌:“笨蛋,一看你就是又去和谁打架了,弄得全身都是伤,活该!”

    “嗷嗷、嗷呜。”犟驼脑袋吃疼,刚叫了两声,突然感到周身伤口开始愈合,原来是关横顺手把一股灵气输进了它体内,帮助自己治伤。

    明白主人是嘴狠心软,犟驼顿时大为感动,还讨好似的凑到关横面前,呲牙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呸,丑八怪,你笑个屁!”关横哼了一声,又指着大伥鬼拎着的重伤妖狼问道:“这个家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婴白鬼和犟驼都凑了过来,把经过叙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卿凰在旁边听着微蹙娥眉:“什么?连幼崽和母狼都不放过,这些家伙为什么如此心狠?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,想知道的话,审问这家伙就行了。”关横冷冷的乜斜了妖狼一眼,随即道:“大伥鬼,先把它的后腿掰折,然后再问。”

    “咔嚓、咔嚓!”大伥鬼依言而行,对方在骨裂声响起的同时,终于疼醒了。

    “喂,你说,为什么要吃掉幼崽、残杀母狼?”卿凰的厉声喝问在对方耳边响起,这妖狼哆哆嗦嗦,又看到周围杀气迫人的群鬼、二兽和关横,只得说出一番事实。

    原来生产的母狼和这些公狼不是同一群体,母狼们来自另一个兽群,但是对方与黑背白额妖狼群厮杀恶斗争夺地盘时,几乎全部死伤殆尽。

    黑背白额妖狼都有心斩草除根,于是包围了待产母狼栖息的岩洞,就等着对方产仔的一刻,将它们吞噬,一来填饱肚子,二来铲除后患。

    听到对方的话,卿凰又是气愤又感到阵阵恶心,嘴里喃喃自语:“你、你们怎么可以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够了,凰妹,别对这种恶兽生气,不值得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