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御鬼者传奇 >正文 第2397章 夺回失物
    似乎是感到婴白鬼的实力极具威胁,瘴气内倏地汇聚成三只无形巨爪,“呼呼呼”劲风陡起的瞬间,向它迅猛抓来。

    “吱吱吱!”婴白鬼嘶声尖叫,正要迎上前去对敌,突然,它的魂体在空中剧颤,原来是受到了瘴气侵袭,感到极为不适。

    “嘭!”说时迟,那时快,其中有道无形爪影骤忽攥住婴白鬼,就想把它撕成碎片,可就在下一刻,婴白鬼的魂体瞬时涌出无数狂炽的原火之力,“呼嗤啦”无形利爪应声被烧尽。

    紧接着,它向另外两道爪影奔袭而去,“砰砰砰!”拳劲摧枯拉朽,霎时震碎瘴气爪影,但就在一瞬间,婴白鬼身后突然出现了庞大怪影,倏地将它彻底笼罩在里面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嚓嚓嚓!”双剑瞬息疾斩猛剁,将面前瘴气邪骨旋成几爿,关横看了看周围疾窜而来的几十个家伙,嘴里笑道:“呵呵呵,来得再多,也是送死的废物渣滓。”

    “吼”倏然间,两只巨大骨鱼摇头甩尾,跃出水面,张开獠牙向他咆哮攻来,关横突然抖手甩出掌中的虹云剑,“唰嚓嚓!”此剑破空疾飙,不偏不倚穿透了一双骨鱼的脑壳。

    “嗨!!”低吼一声,他那脱手的飞剑竟然急速旋转,硬生生绞碎了两条怪鱼头部以下所有的骨架,原来关横把百尺妖虫筋钩爪连接在了剑柄上,如此一来,此剑可以及远攻击。

    “来吧,哈哈哈”关横长声一笑,立时动手。

    “唰唰唰嗖嗖嗖”电光火石间劲风频响不断,剑锋疾转旋舞,将最近的十余只瘴气邪骨飞速荡开,对方不是应声爆碎,就是躯体断折坠入了海底。

    虽说自己占尽上风,但是关横心中却隐隐感到些许不安:“婴白鬼进入瘴气内探查情况,少说也有十几息时间了,以它的速度,早就应该折返而回,难道说出了意外?!”

    “不行,我必须要确认一下。”

    打定了主意,关横猛然将句芒剑还鞘腾出一只手,随即汇聚一团五行灵气,倏地向数丈外的瘴气扔了过去,他喃喃自语道:“婴白鬼,如果你能感到这股灵气的话,就赶紧出来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吱吱吱”此时此刻,婴白鬼被一股瘴气紧紧裹住,不由得发出尖叫声,自己的灵气仿佛也在缓缓流逝,越是挣扎,越觉得无力,那是因为对方在不断吞噬它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呼嗤啦”恰在此时,一团闪耀异光的灵气倏然冲进黑浪玄瘴内部,婴白鬼定睛细瞧,立刻大喜过望,只见它张嘴奋力一喷,“噗!”自己的鬼王珠陡忽向灵气团疾飞而去。

    “唰唰唰嗖嗖嗖”劲风狂卷发出此起彼伏的响声,那是因为它在电光火石间收回鬼王珠,这时的婴白鬼顿觉魂体力量大增,随即猛然爆发尖啸:“吱吱吱”

    “嘭啪嚓!!”困住它的瘴气登时被扯得四分五裂,不过婴白鬼也不敢再次多做逗留,立刻挟风冲出了黑浪玄瘴。

    见到它出来,关横立刻吼道:“一起动手,把这里的瘴气邪骨全部清理掉!”

    “吱吱吱”婴白鬼也是憋了一肚子气,顿时朝着最大的一只骨鲨疾掠而去,关横也晃动双剑扑向其余的家伙。

    “乒乒乓乓!”那骨鲨来不及噬咬敌人,自己先挨了十几拳,被打得不断倒退,婴白鬼得势不饶人,倏地泛起魂体内的灵气,紧接着破空轰出:“呼”

    这拳劲刚猛无俦,正面击中了骨鲨头部。

    “咯剌剌嘭!”骨鲨全身粉碎,但是却有某个东西挟风从它的残骸里飞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啪!”顺手抄住此物,婴白鬼觉得像是某种海兽皮制作的兜囊,已经被匝紧了。

    “嚓、嗤啦!”斩碎最后两只瘴气邪骨,关横看到它在海面上愣神,于是扬声叫道:“你捡到什么东西了,拿过来给我瞧瞧。”

    “吱吱。”叫了一声之后,婴白鬼立刻将皮兜囊抛给了对方。

    “唰。”随手打开兜囊瞧了瞧,关横顿时惊喜叫道:“是星斑海葵,太好了,没想到被白壳龙虾它们丢掉的东西又找回来啦。”

    “吱吱、吱吱。”

    婴白鬼连比带划,形容自己刚刚在瘴气里遭遇的情况,关横低声道:“看来里面也是危险重重,我没必要现在就进去,必须先把这些海葵送到宿龙湾,但是,也不能让这些黑浪玄瘴溜走,这样吧……”

    关横随手把兜囊内外用水灵之精洗涤一番,权做“消毒”,自己背负好,又对婴白鬼说道:“咱俩一起释放五行灵气,把玄瘴压制在这片海域,让它无法离开,而后再想其他办法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甫一出口,婴白鬼立刻颌首点头,立刻飞到了上方。

    “嘿嘿,聪明,那就来吧!”

    “呼呼呼”说罢,关横的双掌倏然汇聚出一大股灵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数息之后,看着面前的玄瘴被自己和婴白鬼的灵气压制,不断颤晃挣扎,关横微微冷笑道:“哼,你就先在这里慢慢消遣吧,要不了多久,我就回来找你算账的,走!”

    言到此处,他俩立刻向着来的方向疾行而去,不多时,就回到了白壳龙虾近前。

    “二位,你们可回来了,没出什么危险吧?咦?!”龙虾刚刚说到这里,就注意到了关横拿着的海兽皮兜囊,登时失声叫道:“这是老祖的东西,里面装的就、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是星斑海葵,都在里面了。”关横笑道:“怎么样,失物复得的感觉如何?”

    “呃呃呃太感动啦”白壳龙虾险些嚎啕大哭起来:“关横,多谢你了,虽然老祖没有责备我们办事不利,可是我这心里……一直都愧疚的很,谢谢、谢谢你把海葵找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喂喂,不至于这么激动吧?”关横心想:“你这家伙在搞啥呀?”

    他随即说道:“行了,有什么话,大家赶回宿龙湾以后再说吧,卿凰和古猊前辈、巨螺、青鼋都等着咱们归去呢。”

    白壳龙虾连连颌首:“对对对,快走,我要把找到海葵的消息告诉大伙知道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