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御鬼者传奇 >正文 第2371章 瘟疫肆虐(第一更)
    “说我是小辣椒?!气死人啦!”卿凰的耳力不错,再加上关横距离自己不远,顿时把话听得一清二楚,气得她连连跺脚:“等着吧,收拾完这金毛吼,马上就轮到你了!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关横有些紧张,随即道::“呃……我现在道歉还来得及吗?”

    “晚了!!”卿凰这时倏地把脸一沉,将满腔怒火都倾泻在了面前金毛吼身上。

    “唰唰唰、噗噗噗!”一双兵刃不停砍落,金毛吼疼得抱头乱窜,她一边追着对方进攻,一边骂道:“死阿横、臭阿横,我砍、我劈……不许躲!!”

    “哎呦,看起来说错话的代价可是很大的。”

    关横看着那个几乎是代替自己受过的可怜金毛吼,脸上的肌肉抽搐了起来,他心中暗忖:“必须找机会好好安抚一下凰妞儿,要不然,我就和这畜生是同一个下场了。”

    数息之后,卿凰的双手都砍酸了,骤忽抬起左脚一踢,“嘭!”躯体都被剁得稀烂的金毛吼顿时飞向远方,不知道掉到哪个犄角旮旯去了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总算是出了一口恶气。”稍微一顿,卿凰倏然扭项回头叫道:“阿横呢?现在轮到你了!”

    可是她仔细一瞧,自己身后不远除了镇守俑就是千岁古猊,关横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。

    “岂有此理,躲得过初一,躲不过十五,我就不信……”刚要再骂几句,关横立刻从附近的草丛内跑了出来,嘴里叫道:“我在这、我在这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递给卿凰两颗红彤彤的甜杏:“大战一场,累了吧?尝尝这个,我特意询问了古猊,这是附近最好吃的果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卿凰想要说两句狠话,可是一嗅到果实散发的怡人异香,便忍不住改口问道:“甜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,比蜂蜜还甜,你就快吃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这还差不多,如果是道歉的礼物,那我就勉强收下了。”话音甫落,卿凰拿起手里的甜杏就咬了一口,霎时间,感到甜脆爽口,果汁在齿颊间留香,让她不由得脱口称赞:“好吃!”

    “嘿嘿,我就知道,看见了好吃的美味,凰妹就算有多大的火气也发作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关横心里暗叫侥幸,随即又对千岁古猊说道:“前辈,石片什么的也收集齐全了,咱们是不是离岛出海了?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古猊微微颌首:“对对对,诸位,咱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不多时,大家来到海边浅滩,正看到海豚和白鲨在水中嬉戏玩耍,千岁古猊立刻低吼一声:“你们两个小家伙,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听到老祖呼喊,它俩立刻游了过来。

    古猊大模大样的走到对方近前,随口说道:“你们这两天在哭灵岛岸边等候我,辛苦了,听关横说,还遇到过险些被海啸漩涡卷走的危险,这样吧,老祖赐给尔等两滴古兽真血,只要将其炼化,对你们自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古兽真血,那可是融合之后,就能拥有上古异兽血脉的好东西,听到千岁古猊这么说,几乎把海豚和白鲨乐疯了,这俩家伙拿着自己的奖赏,告别大家匆匆离去,看样子是想找个僻静所在,融合此物。

    “来来,二位恩人,都骑到老朽背上来吧,我游动速度快,能马上把你们带到文鳐和青鼋那边去。”

    古猊此时说了一声,抢先迈进浅水区域,关横和卿凰相视一笑,随即回答:“那我们就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到片刻的时间,大家在海面上就遇到了文鳐、青鼋和赤红妖鲷。

    见到老祖平安无事,附近的一众水族自然是非常高兴,尤其是妖鲷赶紧游到了古猊近前。

    “老祖”妖鲷扬声叫道:“多亏您老人家平安无事,小的我担心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,我不过是消失了几天,你就这样大惊小怪,成何体统?如何能委以重任?”古猊说道:“相比之下,青鼋当年就比你稳重多了,孩子,你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话,当然是说给星瞳青鼋听的,对方立刻诚惶诚恐的来到千岁古猊面前,怯怯的说道:“老祖……我、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孩子,过去的事不必再提,至于你的经历,关横他们都已经告诉我了。”古猊此刻和蔼的说道:“以后,继续留在西海,多陪陪我这把老骨头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,多谢老祖垂怜,小的感激不尽。”青鼋最大的愿望就是留在老祖身边,如今得偿夙愿,几乎是喜极而泣。

    就这样,大家一边聊天,一边继续往宿龙湾方向前行。

    “老祖,听您说起当年西海流行的水族瘟疫,当真是可怕之极。”星瞳青鼋游在古猊身侧,随口说道:“请恕小的冒昧问一句,不知道我离开西海以后,这瘟疫是否还出现过?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顿时触动了千岁古猊的心思,它忍不住长叹一声:“唉”

    听到古猊老祖叹气,关横他们就知道其中必有隐情,便静静的在旁边聆听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古猊接着说道:“那些瘟疫何止再发生过?简直是越来越频繁,尤其是最近一段时期,几乎不到两年就会发生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听了它的话,星瞳青鼋登时愕然:“居然会这么严重?”

    就连卿凰也下意识问:“古猊大叔,难道就没有根治瘟疫的办法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,我不是很清楚,因为多年来,老朽一直都在寻找治疗瘟疫的办法,可始终收效甚微。”

    古猊老祖的语气越来越沉重,它低声道:“几乎是每隔一段时间,我就得目睹大量西海水族饱受瘟疫折磨,最后凄惨离世,唉,我愧对它们呐。”

    “老祖……”赤红妖鲷在旁边劝道:“您不要太伤心了,还是注意身体为好,说实在的,我们这些小辈,对您只有感激之情,若不是您冒险从死去的鱼群内把我救回来,只怕、只怕小的我早就没命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却无法挽救更多孩子的生命。”古猊老祖摇了摇头,又继续道:“所以,我才决定把盛装水族上古文字石片的箱子取回来,希望从里面找出办法,解救西海的大难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