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御鬼者传奇 >正文 第2362章 严惩妖魂王
    接着,关横他们在三言两语之间讲述前情,就把自己和星瞳青鼋相识的经过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青鼋这孩子,居然还对当年的事情耿耿于怀,其实我当年一咬牙将它逐出西海,不单单只是因为水族文字石片丢失的缘故。”古猊老祖叹了一口气,把其中的隐情告诉了两个人。

    原来,当年古猊老祖对于石片丢失的事确实很生气,但也没到非得逐走青鼋的地步,只是连青鼋自己都不知道,那时西海部分水域正在传播“妖兽瘟疫”。

    这种时疫对于其余水兽也许不太严重,可举凡虾、蟹、鼋、龟之类的水族,却是致命的危机,古猊老祖当时了解到情况十分严重,正好青鼋失职犯错,它就顺水推舟将其逐出西海,其实也是为了保住对方的小命。

    果然不出古猊所料,这场水族瘟疫在西海境内足足肆虐了十余年之久,除了被自己提前逐走的青鼋和另一批甲壳水族以外,很多无辜的生灵都在这场浩劫中丧生了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,古猊老祖又感叹了一句:“如今青鼋能回归西海,不管它有没有找回石片,我都应该重新接纳这孩子,毕竟西海水族是一家,任谁也不忍心看着它漂流在外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古猊大叔,这妖魂王要如何处理?”听到卿凰询问,千岁古猊也是为之一愕。

    虽说古猊被妖魂王暗算了,可对方也没在第一时间要了自己的命,再加上双方都有上古妖龙血脉,不看鱼情看水情,以古猊老祖的宽厚大度,还真的狠不下手除去妖魂王。

    瞧出对方脸上有些为难,关横便说道:“从刚才你讲述的事情不难推断出,对方之所以起了歹心,就是因为本身已经濒临毁灭溃散的缘故,如果把它的力量拿走三分之二,估计这混账东西也就能安全渡过几十年了。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古猊老祖微微颌首,又突然问道:“关小兄弟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古猊老祖,我这个助手镇守俑拥有噬龙凶兽之魂,可以吸收妖魂王的气息。”

    关横微微一笑:“咱们就把这厮的力量夺走,如此一来,它无法再兴妖作怪,却能保住自己一条小命,而你,也不用杀了它,这样做,算不算两全其美?”

    “这个主意不错。”卿凰也在旁边赞同的点点头:“古猊大叔,你考虑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好。”沉吟数息,千岁古猊微微颌首,又接着道:“咱们先把妖魂王放出来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镇守俑,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啪!”关横的话甫一出口,人俑登时挥拳直捣,硬生生把面前的冰块击碎,妖魂王那家伙立刻就从里面浮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”此獠见到千岁古猊脱身、周围又有气势汹汹的关横和卿凰,顿时感到自己大难临头,于是尖叫一声就想开溜。

    “想跑?没这么容易!”关横说到这,倏地屈指疾弹,将一团原火之力顺势送入对方的魂体内,接着就催动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“嗷嗷嗷”这火劲霎时席卷妖魂王全身,疼得它不停惨叫,关横对镇守俑说:“是时候了,把它的魂力吸走,记住,稍微留下一点,免得要了这厮的残命。”

    听了他的话,人俑立刻依言照做,伸手一攥,立时捏住了妖魂王的无形之体,“唰唰唰嗖嗖嗖”转瞬间风声陡起,这家伙只觉得自己的魂力不停狂涌外泄,不由得惊骇万分。

    仅仅是数息时间,妖魂王便缩小了十余倍,到了最后,它的魂体仅剩下拳头大小,被镇守俑随手抛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行了,暂时来说,这家伙已经没办法再继续作恶了。”关横抱着肩膀笑道:“可能够保住自己魂体没有溃散湮灭,已经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对于它来说,这已经是莫大的惩罚了。”千岁古猊乜斜了昏迷不醒的妖魂王,喃喃自语道:“如此甚好,最少我不用亲眼看着它灭亡。”

    “那咱们现在是不是可以离开了?”听到卿凰的话,古猊点了点头,随即回答:“当然,我知道在这条洞窟隧道尽头,有一个直接通往地面的出口,那还是妖魂王无意中对我说漏嘴的,大家出发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少时片刻之后,哭灵岛,某处低矮低矮的树林内。

    “嘭!”镇守俑和婴白鬼挥拳震碎了面前堵路的巨岩石,关横和卿凰、千岁古猊便从出口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呼,总算是出来了,再次感受海风的吹拂和新鲜空气,真是不错。”关横昂首张开双臂,做深呼吸状叫道:“爽啊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,不要说阿横你了,就连我也是如此感受。”卿凰笑着说了一句,随即问道:“古猊大叔,怎么样,重获自由的滋味不错吧?”

    “嗯,确实如此。”千岁古猊点头附和,而后又说:“在离开哭灵岛之前,我得去一个地方,你们愿意陪我同往吗?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卿凰和关横齐声笑道:“当然可以。”

    原来,千岁古猊到这哭灵岛上来,为的就是把自己收藏在此处的上古水族文字石片取走,可是被妖魂王偷袭禁锢之后,这件事情也就搁置了,现在既然要离开,那些石片自然也不能留下,取走的好。

    于是,古猊老祖才决定领着关横和卿凰前往那个隐秘所在,而在此时,墨蜂鸟、扁喙鸥也向大家辞行,因为它们在地下困了许久,正要四处翱翔徘徊,舒缓一下心情。

    “这个小没良心的,一找到老朋友,就不理我了!”卿凰一边向前走,一边踢飞了面前的小石子,显得心情很差,关横在旁边讪笑道:“好啦,别再生气了,不是还有我陪着你么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卿凰扭头瞧了瞧关横,然后哼了一声:“同一张脸,看得太久,都会觉得腻味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关横气得一跺脚,随即在她耳畔低语道:“那今天晚上就换个花样,我保证你不会腻……”

    “去你的,又在这里说疯话。”卿凰只觉得俏脸发烫,立刻从他身边跑开,而后来到前方不远的千岁古猊身侧。

    “古猊大叔,还有多远才能到地方啊?”闻听此言,对方答道:“哦,大概有半里路程左右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