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御鬼者传奇 >正文 第2359章 双斗石像
    “好好,我不和你争。”关横轻笑道:“这一路上,你也极少有能够出手的机会,现在就当是活动筋骨吧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音甫落,卿凰已经飞身疾纵而去,七鬼倒是没有离得太近保护,唯独墨蜂鸟和扁喙鸥紧紧跟随在她的身侧。

    “着!”电光火石间,卿凰振臂一抖,莲花奇刃瞬间释放出大股寒气。

    眼见蔚蓝寒气袭来,那几道魂影登时四散躲避,“啪!咯剌剌”说时迟,那时快,寒流狠狠撞在岩壁上。

    关横在旁边,带着几分揶揄叫道:“哎呦,好可惜,没打中。”

    “笨蛋阿横,这叫‘佯攻’,懂吗?”卿凰的话音甫落,倏地晃动莲花奇刃,那股撞在岩壁的寒气骤忽分成数道细流,“嗖嗖嗖!”风声轻响时,两个没有来得及躲闪的立时被冻了个结实。

    “当啷、咔嚓!”魂体冰块坠地,转瞬摔了个粉碎,墨蜂鸟顺势将几缕残魂摄入了嘴里,就连扁喙鸥也捞到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哦,我还以为你们好心跟着我要帮忙,原来是只想着占便宜。”卿凰故意微嗔薄怒的跺了跺脚,“呼呼呼”就在此时,另一道挟风凶魂赫然疾掠到她的背后。

    “唧唧唧”墨蜂鸟倏地从卿凰肩头疾掠过去,“嗤啦!”它那双小爪子用力疾扯,立刻就将对方撕碎了。

    “好样的,姐姐没有白疼你。”见此情景,卿凰莞尔一笑,蓝冠扁喙鸥此刻也不甘示弱,晃动魂影向着其余几个敌人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,大伥鬼已经撵着古怪黑魂来到了一处岩窟,再往前走,已经没有退路了。

    “嗷呜!!”见到这家伙已经被自己堵住,大伥鬼登时发出尖啸厉吼,随即双爪微扬,“嗤嗤嗤!”七八道细小风刃立刻疾袭对方。

    “呼!”电光火石间,黑影朝着侧面一块硕大岩石冲去,居然迅速消失消失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……”大伥鬼知道对方具有和岩石“同化”的异能,此刻嘴里发出低鸣,势要将对方给“挖”出来。

    黑魂似乎不能和同一处岩石同化太久,“噌噌噌唰唰唰”风声疾动的瞬间,它在岩窟里的各个岩石迅疾移动,不让敌人捕捉到自己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嗷呜呜!!”大伥鬼连续攻击、疾扑数次都没抓到对方,不由得勃然大怒发出厉吼,它倏然一发狠,双拳汇聚狂猛无俦的力量,狠狠向周围轰击而去。

    “砰、砰、砰轰隆!”岩窟内十余块可以供古怪黑魂同化的石头应声粉碎,这家伙再也没地方躲藏了,而且大伥鬼顺势震塌了岩窟入口,黑魂就是想跑,也没机会了。

    “叽叽叽吱吱吱!”岩窟里的哀嚎声此起彼伏接连不断,听着就知道,古怪黑魂被大伥鬼虐得别提多惨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呀哈!”卿凰骤忽一声低叱,左手莲花奇刃、右掌灵剑同时斩落,立刻将面前妖魂削成均匀四片,墨蜂鸟和扁喙鸥不约而同疾掠而上,将残魂吸收殆尽。

    “行了,这是最后一只。”

    “唰!”卿凰瞬间还剑入鞘,关横、镇守俑和群鬼都围拢过来,他笑着说:“辛苦辛苦,玩的尽兴吗?”

    卿凰抿嘴一笑:“很好啊,不过小豆说,这些妖魂少了点,不够它们吃的。”

    “吱吱?!”恰在此时,婴白鬼在半空低鸣一声,原来是看见大伥鬼从远处疾飞而来。

    “啪。”下一刻,对方把掌中攥住的黑魂狠狠掷在地上,而后,大伥鬼就对关横连比带划形容了一番。

    “噢?这黑乎乎的家伙居然知道妖魂王在什么地方?”听了大伥鬼的表述,关横大喜。

    一问之下,大家才知道,这古怪黑魂生前的名字,名叫“宿岩古蟹”,原先就是居住在哭灵岛的土著妖兽,也记不清在何年何月,它就被妖魂王擒住,成了对方安置在此处,暗中潜伏在通道沿途的守卫。

    至于妖魂王,那家伙素来行踪成迷,从来不许任何手下跟踪自己,要是有谁胆敢违反禁令,就会立刻遭到无情灭杀,绝无例外。

    “既然没谁知道妖魂王的下落,你又怎么会清楚?”关横此时用脚踩住古蟹妖魂哼了一声:“你该不会是在糊弄本少爷吧?”

    “嗷嗷嗷嗷!”周围的群鬼在空中徘徊尖啸,意在威吓对方,黑魂果然吓得不轻,瑟瑟发抖时,急忙招供出另外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就在两天前,妖魂王从外界掳来一只怪兽,对方躯体不小,妖魂王搬动起来并不轻松,就命令古蟹妖魂和其余几个家伙把对方扛着,一直来到了通道尽头某个秘密区域,而后投进了泛着诡异蓝光的坑洞里。

    妖魂王异常狡猾狠毒,唯恐这些妖魂走漏了消息,故此将对方或是击杀,或是吞噬,一个都没留下,就在它想要对古蟹妖魂下手的时候,恰巧感到自己不适,这才让古蟹侥幸逃过一劫。

    而后,妖魂王对古蟹喝叱驱赶,命令对方永远也不要靠近闪耀蓝光的坑洞,否则的话,杀无赦!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。”卿凰和关横对望一眼,俱都缓缓点头,紧接着,关横抬脚,又继续言道:“滚起来,赶紧给我们带路。”

    按照老规矩,关横还在古蟹魂体内留下了“原火之种”,要是对方敢耍花样,那就是找倒霉了。

    如今受制于人,就得言听计从,古蟹妖魂没办法,只好晃晃悠悠飞起来,引领众人向着右边某条通路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闪耀蓝光的坑洞上方。

    “嘭”随着闷雷似的声音响彻附近每一个角落,“呼呼呼”风声陡起,爆碎的那个魂体再次汇聚成形,赫然是妖魂王的模样。

    这一回,方才重复的事情却没有再发生,它的魂体微微颤晃,像是松了一口气,可就在此时,坑洞内部陡忽传出一声厉吼,这声音带着恼怒、还有绝强的威压,倏地向空中魂体席卷而去。

    “嘭!”猝不及防之下,半空魂体被威压撞了个正着,霎时间接连翻滚,向坑洞内疾坠而去。

    “咣、扑通!”里面扬尘四漫,土石飞迸,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“咦,声音好像就是从对面传过来的。”关横此时侧耳聆听,并低声道:“看起来古蟹妖魂倒是没骗咱们。”

    说起来,那只古蟹也够倒霉的,原本好好的给关横他们带路,刚走到附近一条宽阔沟壑边缘,突然从那底下窜出几道妖鳗魂影,对方好像和古蟹有些不对付,当时一见面,双方就掐了起来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,古蟹被大伥鬼胖揍一顿,早就受了不少伤害,妖鳗又是以众欺寡,顿时打得它伤上加伤,最后还引发了古蟹体内的原火之力,它顿时在空中自毁爆发,不过顺势也把几只妖鳗魂影烧没了。

    没有了古蟹带路,大家只好先想办法纵过了沟壑,紧接着,开始自行摸索寻找,果然,不一会的工夫,关横就听见了响动。

    卿凰说道:“大伥鬼和婴白鬼已经过去了,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噌噌噌唰唰唰”二人在通道内急速窜行,脚步声接连不断响起,数息间就来到了大伥鬼它们停落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咦?这是……”看到前方有个石窟入口,关横正要走过去,却被门口左右的石像吸引了目光,他觉得这些东西似乎在哪里见过。

    “有些眼熟,是吧?”看到关横默默点头,卿凰在旁边嘀咕道:“我也有同样的感觉,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遇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主人。”镇守俑突然走上前一步,而后提醒二人:“方才石台上的妖龙颅首……”

    “呃?!”被对方这么一提醒,关横和卿凰立刻记起了那些妖龙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没错,这石像和妖龙颅首一模一样,不过现在有了身子,显得更像真的了。”关横一边笑着,一边伸手去摸妖龙石像,可就在下个瞬间,他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咦?石像的眼珠为什么在动?!”意识到这一点,关横急忙缩手。

    “嗷呜!!”电光火石间,那石像突然对着他大声咆哮,居然活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呼”

    劲风陡起的瞬间,对方一个“龙爪掏心”猛袭关横上身,他可是凛然不惧,反应奇快无比,呼的一拳直捣,“嘭!”重拳硬破龙爪,不但将其彻底击碎,拳劲余势不减,“轰!啪!”硬生生打碎了石龙的身躯。

    “唰唰唰、当当当!”电光火石间暴响声频起不断,卿凰那边也用灵剑和另一个石龙雕像对攻起来。

    “噌!”扑纵上前的关横怒吼一声:“给我滚!”

    “砰砰砰砰!”乱拳疾影似泼风,接二连三倾泻在石龙雕像上,登时将其震碎,卿凰气得一甩掌中剑抱怨道:“喂,我还没打过瘾,你怎么就过来胡乱帮手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关横刚想说一句“咱是关心你”之类的话,可话到嘴边,他突然改了口,手指着卿凰身后说道:“我是想让你看看,普通招数对它们没用。”

    直到这个时候,卿凰才注意脑后风声再起,陡忽扭头观瞧,脸上便出现了几分诧异。

    原来刚才被关横击碎的两个石龙雕像,俱都在劲风疾响中迅速重组复原,又变成了完整模样。

    “这些家伙,居然可以自我修复?!”听到卿凰的话,旁边的扁喙鸥咕咕叫了两声,告诉她自己以前就见过这种石龙雕像,此物内里暗藏妖龙之魂,所以才能不断在损毁以后变回原样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那就让镇守俑来对付它们。”卿凰的话音甫落,自己蓦地倒掠回关横身边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人俑就从斜刺里窜出,照准两个石龙雕像连出重拳,“呼呼呼砰砰砰!”左边的雕像中招粉碎,可是石头内转瞬红光迭闪,眼看着又要复原了。

    “嗖嗖嗖”电光火石间,镇守俑掌心产生了强大吸力,石头雕像里暗藏的龙魂顿时被硬生生拉拽出来,“哧溜!”立时被它吸收殆尽。

    见到这种情况,另一个石龙非但不退,反而气势汹汹狂吼着直冲过来,还要和镇守俑拼命。

    “啪。”下一刻,人俑骤伸单掌,倏地卡住对方脖颈,随即用另一只拳头狠狠砸落,“咣咣咣……啪嚓、哗啦!”没打几下,对方应声迸碎,里面的龙魂也被镇守俑攥在了掌中。

    “咕咕……”“唧唧、啾啾。”就在镇守俑想要吸收魂体的时候,墨蜂鸟和扁喙鸥盯着它手里的东西,都是一副即将淌出哈喇子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嗤啦。”人俑在下个瞬间将魂体扯成两爿,随后递给双禽:“拿、拿去吧。”

    这二禽毫不客气,赶紧飞上前把残魂叼走,到旁边吃了起来。卿凰在关横身侧轻笑道:“看不出啊,镇守俑还会顾及小鸟们的感受。”

    “嗯,也许是吸收的各种魂体增多,让它的灵智逐渐提升之缘故吧。”说到这里,关横正想招呼大家往前走,四周围出去探路的们和巨蜂突然折返而回,还对他发出了低啸:“呜呜呜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!”他刚刚问出一句,对面的大门骤然产生剧烈晃动,来不及考虑其他事情,关横立刻挽住卿凰的皓腕:“先往后退。”

    “噌噌噌!”

    二人、群鬼和镇守俑霎时疾退数丈之遥,就看见对面高耸石门陡忽扭曲变形,居然化为一个硕大的妖龙颅首,紧接着,此兽怒吼咆哮,整个身子猛然窜出了原处,张开血盆大口径直扑向镇守俑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这样,妖龙之魂嗅到人俑身上那股噬龙凶兽的气息,都会忍不住过来发飙。”关横笑道:“就是不知道,这家伙能否扛住镇守俑的攻击。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”一只倏地飞落在关横面前,对他表示,在妖龙之魂出现以后,整座石门内部都被封死了,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。

    “看来,这妖龙之魂才是真正的石门守卫。”卿凰说道:“我觉得只要将它打败,被封死的石门也就能打开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打不开,直接轰碎也行,反正也没什么东西能拦住咱们的去路。”关横满脸笃定的开口:“眼看着妖魂王近在咫尺,区区一堵石门焉能阻挡你我?”

    “嗷呜呜呜”听到他这么说,周围的群鬼、双禽俱都嘶鸣尖啸,声势迫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