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御鬼者传奇 >正文 第2352章 赤红怪石
    “太好了,终于有了这家伙的线索,不枉咱们东奔西走劳碌半天。”卿凰笑道:“赶紧让大伥鬼带着咱们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,我问一问还有什么线索。”关横对大伥鬼说:“在这龙魂的记忆里,有没有提过妖魂王的来历,或者千岁古猊的下落?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大伥鬼摇了摇头,告诉关横,这妖龙之魂除了知道自己与妖魂王生前有些许血脉关系外,其他的事情一概不知,更不要说古猊的下落了。

    因为古猊老祖那家伙被擒住以后,关押的地点只有妖魂王自己知道,听到这里,关横咒骂道:“真是狡猾的混账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只要抓住妖魂王,咱们肯定能找到古猊的下落。”卿凰刚说到这里,感觉到怀里某物动了动,原来是墨蜂鸟醒了过来,她笑道:“小豆,是不是没事了?”

    “唧唧、啾啾。”墨蜂鸟晃了晃小脑袋,还对刚才被鬼啸声震晕的事情心有余悸,卿凰瞧了出来,轻轻抚摸着它的翎毛低语道:“放心,姐姐不会再让你受到伤害了,乖乖待在我身边就行。”

    小豆听了她的话,微微颌首,随即扇动翅膀,“啪嗒、啪啪。”倏地飞到了卿凰肩头上站稳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关横挥手道:“大伥鬼,你去前面带路吧。”对方答应一声,登时向前飞去,婴白鬼和巨蜂紧随其后,就这样,大家开始继续在嶙峋怪石堆中间搜索前进。

    不多时,正面刮来了一阵阵怪异邪风,猝然间吹得空中魂影都是晃晃悠悠,可见风力着实不小。

    “奇怪,这股风是从哪里来的?”卿凰只觉得风声甚劲,蹭得自己俏脸生疼难受,忍不住用手挡在了面前。

    “唰嗤嗤嗤”说时迟,那时快,诡异怪风中赫然飙出数道旋转的弧形之物,猛然袭向卿凰的手臂和面门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关横出手间不容隙,“砰砰砰!”转瞬就用凌厉的掌刀震飞对方,导致那些东西啪嗒坠地,卿凰定睛细瞧,立刻就发现是些古怪妖虫。

    抖了抖发麻的手腕,关横迅速抬脚踩碎了妖虫身躯,他接着说:“这些虫子好硬,我出手一击都没有将其打烂,再加上它们藏在疾转怪风里偷袭,你可得小心点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答应一声后,卿凰突然脸色微变:“你注意到没有?这些怪风,好像是在不停绕着咱们打转疾旋,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这还用问吗?此风肯定是有东西在控制,现在故意向咱们靠拢收紧,估计是想……嘿嘿,对你我不利。”听了关横的话,卿凰倏地把脸一沉:“真是做梦,用这种小伎俩就想对付我?”

    “唰”电光火石间,她拽出灵剑低叱一声:“我斩!”

    “嗤啦!”

    灵剑爆发的剑气非同小可,登时在怪风正面划出一道狭长裂口,婴白鬼见到机不可失,立刻晃动魂影顺着这口子急冲了出去,可正当大伥鬼它们也想有所动作时,怪风瞬间收紧,马上就把裂口弥合了。

    “嗯,婴白鬼能够跑出去,已经不错了。”关横低声道:“我估计施展怪风的家伙就在外面,只要被它找到灭了对方,这怪风也会立刻溃散消失。”

    “但愿如你所说。”卿凰的话音甫落,周围风壁又窜出几只古怪的妖虫,对方嗡嗡振翅,转瞬就朝着她疾掠而来。

    旁边的巨蜂可不答应了,立刻迎了过去,“嗤嗤嗤!”犀利的尾蛰针接连点刺戳击,妖虫纷纷惨叫坠地,死得惨不堪睹。

    “哼,不自量力。”卿凰摇了摇头,又看见墨蜂鸟想去啄食掉在地上的妖虫残躯,便马上出声阻止。

    “小豆乖,不要去碰那些虫子,上面沾了巨蜂的鬼毒,已经不能吃了,来,姐姐给你一些灵气好了。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墨蜂鸟点点头,乖乖飞回到了她的掌心内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冲出怪风的婴白鬼来到了外边,当它见到直径足有数丈的怪风将二位主人和同伴包围,气得发出尖声咆哮,势要将制造怪风的幕后黑手撕成碎片。

    “噌噌噌唰唰唰”数息间,婴白鬼已经在周围的怪石左穿右绕寻找了一圈,有些惊慌失措小妖魂四散疾逃,都被暴怒的它挥拳震碎,不过此时就是没搞清楚怪风的源头到底在哪里。

    如果多耽搁一会,关横他们在怪风里也许就会遭殃,想到这里,婴白鬼不禁有些急躁,突然间,它的目光落在了地面上。

    “难道说……”脑中陡忽泛起一个念头,婴白鬼顿时对碰双拳,倏然汇聚出大量原火之力,随即向着地面猛力轰去。

    另一边,关横他们屡次灭杀神出鬼没的妖虫,恰在这时,突然听见脚下产生轰隆巨响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难道是婴白鬼它……”关横和卿凰还没搞清楚,自己脚边的地面赫然耸动,有一物狂嚎惨叫着破土而出。

    “这个是……和那些小虫子一模一样的巨虫!”卿凰见到对方,立刻低呼道:“妖虫肯定是把它控制,才会不断的袭击咱们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关横此时拔剑在手,又发现周围风势减弱,便扬声笑道:“哈哈哈肯定是婴白鬼发现了它的踪迹,这才出手进攻,虫子,算你倒霉了,上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!”们霎时齐刷刷飞扑过去,硬是将巨虫扯得尸首分家,而后将大量碎片朝着面前怪风扔了过去,“砰砰砰!”怪风被碎肉一阻,立时减弱大半。

    “好,就是现在!”关横和卿凰的兵刃顺势汇聚无匹灵气,猛地向风壁斩落,“唰嗤啦!”下一刻,两个人顿时窜出怪风包围圈,落地之时,正好看见婴白鬼与一群巨虫在厮杀恶斗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一整群虫子在搞鬼。”关横目光如炬,瞧见有数只怪虫嘴里喷出诡异怪风进攻,顿时就明白过来,他立刻挥手叫道:“一个不留,杀!”

    “嗷嗷嗷”大伥鬼方才被怪风困住,憋了一肚子气,登时向着群虫咆哮飞去。

    “吱吱?!”有一只巨虫距离它最近,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,脑壳就已经被鬼爪摁住。

    大伥鬼双爪稍微运劲,“咯剌剌噗!”巨虫脑袋应声爆碎,尸体扑通瘫倒在了原地,紧接着,它又向前方的敌人杀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咦?”关横和卿凰观战的时候,突然注意到西北方向有红光赤芒闪烁,心中不由得产生几分疑惑,随即低声道:“奇怪,那是个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卿凰正好听见,于是问:“你在说什么?”“没什么,只是觉得前面某个地方有古怪,对了。”

    关横拍拍身边镇守俑的肩膀,在它耳边吩咐了几句,对方立刻点头道:“是,主人,我马上就去探查。”紧接着,镇守俑立刻就向着他所指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“阿横,镇守俑的速度又不快,你何必让它和咱们走散?”卿凰说:“还不如让巨蜂过去呢。”

    “嗨,没关系,反正人俑闲着也没事做。”关横说:“七鬼现在要把这些巨虫收拾掉,也需要十几息时间,足够让它往返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镇守俑已经迈步走到了西北方有红光闪烁的位置,它低头一瞧,原来是土内有个半掩半现的怪异石头,通体赤红,此时在耀放赤芒。

    “主人的命令,调查此物是什么东西。”虽然说镇守俑最近吸收了不少异兽残魂、原火黑灵之类的东西,变得灵智大增,可是它很少自己思考问题,只是忠实执行关横的命令而已。

    “啪!”伸手攥住土内的赤红怪石,就想将其硬拽出来,谁知道此物好像紧紧卡在了土内,以镇守俑的神力,居然一时拔不出来。

    恰在这时,附近突然响起了响声,似乎是有不少东西从四周疾行而来。

    要是镇守俑稍微聪明一点,也会停下手观察对方的动向,不过这人俑只顾着执行关横的吩咐,毫不在意周围的变化,还在用力拔取石头。

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,已经有百十道诡异魂影袭来,将镇守俑彻底围在了中间。

    “唧唧唧”一个为首的家伙陡忽朝着人俑疾扑而来,“嘭!”正好撞中了它的肩头,可人俑身躯只是微微一晃,对方的攻击对它来说,不过是隔靴搔痒,毫无用处。

    “啪!”但镇守俑顺手就把魂影擒住,随即问道:“为、为什么要攻击我?”

    但妖魂可不懂得回答提问,此时只是疯狂鸣叫,向自己的同伴求救。“算了,主人说过,谁敢袭击我,直接还手就可以。”

    话音甫落之时,镇守俑信手一捏,掌中妖魂顿时爆碎,此刻,其余的魂体俱都尖啸着疾袭而来,它们的数量少说也有几十上百,铺天盖地之势,几乎将人俑直接埋在了下面。

    “轰”就在下一刻,不耐烦的人俑骤然释放出体内的原火之力,霎时间,凶猛的火劲立刻呈涟漪状疯狂扩散,妖魂被烧灭无数,其余的见状慌忙暴退,可是已经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“唰唰唰嗤嗤嗤”火劲挟裹风声向四方延续,妖魂只要稍微碰触,即告湮灭溃散,可就在这么个时候,不远处空中飘来一股赤红魂影,呼的向这边疾掠而至。

    没等镇守俑反应过来,那家伙倏地化为两只巨大无形之爪,“啪、啪!”登时抓住土内的诡异红石,“呲溜溜”阵阵吸收之声响起,这红石表面的光芒立刻黯淡了几分,它居然是在急速摄取里面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此物,必须拿给主人。”突然被对方捷足先登,镇守俑立时有几分愤怒,再加上想起关横的吩咐,让人俑马上陷入了暴走状态。

    “吼”电光火石间,镇守俑骤忽发出一声咆哮,震得面前赤红魂影不停栗抖颤晃。

    不等对方有所反应,镇守俑晃动双拳接连进攻,“咣咣咣!”拳劲势如奔雷疾电,打得红赤红魂体哀嚎不止,登时松开了攥住红石无形巨爪。

    “嗷!”受到重创的赤红魂影狼狈坠地,化为实体的瞬间,砸得原处龟裂下陷,这家伙也显出了本来的模样,原来是一只红鳞火鬼。

    按理说,这种常年栖息在火山口附近的鬼物,对于原火之力的抵抗要比一般恶鬼魂体强得多,不过人俑的力量实在太过厉害,就算直接抡拳头,也能把对方打得满头包。

    更何况,镇守俑吸收过原火精髓这种东西,对方就算是能够抗火,在它面前也是纸扎泥捏的一般,毫无抵抗能力。

    “嘭嘭嘭!”霎时间又是三记重拳,打得红鳞火鬼哀嚎暴退,这家伙开始后悔在这个时候、这个地点出现,否则就不会遭到如此厄运了。

    “在这么挨打,自己的小命就没了。”红鳞火鬼心中发颤的同时,咬牙切齿打算负隅顽抗,电光火石间,这家伙陡忽用双爪戳进土内,立刻掀起大片扬尘,呼的一下,劈头盖脸罩向人俑的面门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镇守俑感到视线被遮住,因为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变故,所以它不知道要如何应付才好。

    “嗷呜呜”可是红鳞火鬼却在此时狂吼一声,晃动双爪疾袭而来,“砰砰砰砰、乒乒乓乓!”这家伙发了疯似的不断进攻,接二连三击中镇守俑前心和躯体,打得它微微颤晃。

    但是此时,人俑却毫无反应,也不招架格挡,完全承受了红鳞火鬼的攻势,也不知道它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唰嘭!”陡忽间,火鬼一拳轰中镇守俑的面门,却突然感到自己的爪子剧痛无比,险些断折,不由得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“你,打够了吗?轮到我了。”

    镇守俑的话音甫落,“呼砰!”双拳陡出,齐刷刷轰在了对方魂体正面,红鳞火鬼顿时被震到了半空中,“乒、啪!”这家伙还没反应过来,自己就已经魂体崩溃,彻底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打完了,继续回收红石头,拿去给主人。”就像是刚才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,镇守俑照样俯下身,开始拔取那块诡异红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不一会之后,卿凰看到群鬼已经将巨虫灭杀殆尽,便对关横说:“你瞧瞧,镇守俑到现在还没回来,我就告诉你了,不要让它一个到处乱走,万一这家伙迷路了,咱们还得去找它,这有多麻烦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