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御鬼者传奇 >正文 第2341章 意外冲突(第一更)
    青鼋此时喃喃自语道:“自从离开了西海,也不知道几百年没有来到此处了,古猊老祖……不知道是否还生我的气?”

    “嗨,你怕什么?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。”

    文鳐说道:“到时候你把收集回来的石片送到老祖面前,它原谅你固然是好事,就算不原谅,你的罪也已经赎完了,西海要是容不下你,大不了咱们哥俩返回淡水河,四处游历,照样是逍遥快活。”

    “嗯,文鳐说得对,不管做什么事,心都不要放得太重,记住,哪怕失败了,也可以尝试走一条新路。”关横的话说完,青鼋便深以为然的点点头:“嗯,恩人此话有理,小兽记下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说话的时候,附近陡忽响起阵阵翻涌的海浪声,似乎有什么东西飞速接近,青鼋突然想到了什么,便嘶声叫道:“小心,是‘它们’。”

    “是谁?!”文鳐只在淡水流域活动,极少来到海中,故此对这里的情况不是很熟悉,就在它愣神的时候,周围已经有百十道狭长背鳍浮出水面,原来这里已经被整群妖鱼包围了。

    “等等,大家先别动手,我是……”还没等前面的星瞳青鼋自报家门,对方为首的几条就已经扑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大胆叛徒青鼋,我们知道你是谁,乖乖受死吧”那些妖鱼完全不给星瞳青鼋解释的机会,迅速来袭,青鼋是有苦说不出,又不敢还手,只能左躲右闪,十分狼狈。

    “嘭!嗤啦”倏忽间,一只凶猛的巨蟹挥动双螯击中青鼋背壳,打得一个翻滚撞在了文鳐的脑袋上:“咣!”

    “岂有此理,你们这些小辈,竟敢弄伤我的朋友,是不是找死?!”见此情景,文鳐怒火中烧,就想动手还击,青鼋却强忍伤痛低呼道:“等等,动手,都是误会……”

    可是这群妖鱼却不这么想,尤其是为首的一尾赤红妖鲷,长得五大三粗、异常壮硕,这家伙狂吼道:“弟兄们,别听它的,如今老祖失踪不见,估计就是这叛徒勾引为敌做的好事,杀、快杀了这贼老鼋!”

    关横在文鳐肚子,透过对方瞳孔看到赤红妖鲷摇头晃尾,却不知它在做什么,于是问道:“这家伙是不是妖鱼的首领?”

    “嗯,听它的口气应该是吧。”文鳐接着道:“它们要对付青鼋,而且连我都想打,真是岂有此理,不如……”关横笑道:“你要是在这里动手,真成了翻涛蹈海了,还是让我出去解决吧。”

    卿凰说道:“那我陪你一起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前不久你才使用了大量水灵气助我脱离,肯定很累,先歇一会吧。”看到她还想说什么,关横立刻在卿凰耳边低语道:“乖,你要是累坏身子,我可是会心疼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拿你没办法,好吧。”卿凰微微颌首:“那你一个人小心点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,走喽。”数息后,关横冲出文鳐的大嘴,此时此刻,星瞳青鼋已经被赤红妖鲷迫得左躲右闪,狼狈不堪,他顿时大吼一声:“青鼋,为什么不还手?”

    “我、我……这些都是老祖手下的护卫,我不忍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少说废话,现在打退它们,你还有机会到古猊老祖面前解释清楚,可要是死在这里,那一切就都完了!”关横沉声叫道:“你甘心吗?”

    “这?!”

    关横也算是一言点醒梦中“鼋”,这些年星瞳青鼋也算是闯过无数大风大浪,总算是把自己弄丢的水族古文石片找齐了,真要是死在无名小卒手里,说到底,它也是极不甘心,所以决定拼命一搏了。

    “都滚开,我要求见老祖!!”电光火石间,青鼋像发了疯似的朝着面前妖鲷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砰!”那个赤红妖鲷万万没料到刚才还躲躲闪闪、毫无战意的青鼋会突然发飙,自己立刻就应声飞出了水面,咣当砸中了身后几条倒霉妖鱼的身躯。

    星瞳青鼋此刻目眦欲裂的吼道:“都给我让开,我有要事求见老祖,谁也别想阻拦!”

    “住口……少在那里假惺惺了……老祖已经失踪多天……”赤红妖鲷受伤不轻,可还是嘶声狂吼:“肯定是被你害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嘁,这条妖鱼在说什么,我一点也听不明白。”关横在旁边嚷道:“青鼋,有什么办法能让我听懂水族的语言吗?”

    “恩人,你忘了自己是怎么听懂我说的话了吗?只要是掌控了水灵之精的贤能,都可以听懂水族语言,只要把水灵气输入对方脑部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,那就好办了。”关横的话音甫落,倏地摊开双掌,释放出大量水灵气,纷纷涌入周围水兽的脑中个,紧接着,屈指疾弹,“嗤!”一道灵气登时没入赤红妖鲷的前额。

    这家伙不明白自己遭遇了什么危险,顿时大喊大叫:“呃啊啊啊这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关横此时听见妖鲷的大嗓门,顿时气得哼了一声:“闭嘴!”

    “嗡嗡嗡”他的声音甫一出口,顿时震得现场所有水族的妖鱼、妖兽头疼欲裂,这就是水灵之精对于水族的约束之力。

    自古以来,水神玄冥都是庇佑水族大众的神明,一旦遇到对方的气息,任何水族的生灵都会失去抵抗能力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最难受的就是赤红妖鲷,因为关横有意拿它做个样子,所以制约对方的水灵气格外多,他此时低吼道:“妖鲷,你为什么要袭击青鼋,说!!”

    “说说说”霎时间,赤红妖鲷的脑中就只剩下这一个字的声响,不断持续回荡,疼得它嗷嗷直叫:“饶命、饶命,我说了,求求您,赶紧住手吧。”

    “哼,这还差不多,你、青鼋,都跟我进到文鳐肚子里来把事情说清楚,其余的水族在此等候,咱们走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关横头也不回的钻进了巨鱼嘴里,青鼋紧随其后,那赤红妖鲷真不想去,可又怕再吃苦头,只好畏畏缩缩的跟了进来。

    数息后,关横坐在一块平坦的地方,乜斜妖鲷一眼,随即问道:“你刚才说,古猊老祖失踪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听到他询问,妖鲷有些犹豫:“这个嘛……”

    “妖鲷!!”青鼋在旁边地吼道:“事到如今,你必须实话实说,我们刚刚从澎水而来,对西海这边的情况一无所知,老祖、老祖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的时候,它语气激动,都已经开始结结巴巴了。

    赤红妖鲷看到青鼋的模样不似作伪,这才嗫嚅道:“老祖宗在前几天一直念叨着,说是自己保存上古水族文字的地方最近不断涨潮,它生怕那些东西会出事,便只身前往去查看,直到、直到现在也没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混账东西,古猊老祖年纪这么大,你们就放心让它一个前往偏僻地方?!”

    青鼋听了对方的话,气得浑身栗抖不止,它嘶声叫道:“要是老祖出了什么事,我第一个饶不了你!!”

    “这、这……”赤红妖鲷小声说:“但老祖千叮咛万嘱咐,命令我们不许跟随,我、我又有什么办法?”“喂,我可不是你们水族的同类。”

    关横此时抱着肩膀开口道:“这样吧,你把千岁古猊前往的位置告诉我们,我替你去瞧瞧如何?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……”看到妖鲷犹豫不决,关横哼了一声:“如果我控制你脑中水灵之精,你不答应也不行,但是我不会这么做,因为没那个必要。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妖鲷才明白这一点,心中暗忖:“这倒也是,看此人能够控制水灵气,与水神大人肯定关系不浅,而且他认识青鼋和巨鱼文鳐,不像是个坏人。”

    关横又说道:“玄冥离宫的水神使者云小飘你见过吗?”

    “是是,多年以前,神使大人曾经来过西海之畔,那个时候……就是我和青鼋大哥一起迎接的神使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对方说出这番话,青鼋哼了一声:“亏你还记得当年之事,今天竟然怀疑我对老祖不利,着实该打!”

    “嘿嘿,鼋哥别在意了,都是西海的水族兄弟,一些小误会,哪有隔夜仇?”妖鲷此时对青鼋的态度来了个大转变,也多半是因为关横的缘故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认识云小飘,那就好办多了。”关横继续道:“我们都是她的朋友,绝不会对西海水族,以及古猊不利,你赶紧告诉我它去了哪里,咱们也好及时确定古猊老祖的安危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,这件事才是最重要的。”听了关横和和青鼋的话,赤红妖鲷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口气,随即开言:“好吧,我可以把老祖前往的水域在何处告诉诸位,不过嘛,青鼋大哥和我,都不能过去。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星瞳青鼋哼了一声,却是不置可否的态度。

    关横微微颌首:“好吧,你们西海水族以古猊老祖为尊,不敢违抗它的命令,这也无可厚非,那大家就留在这里,我和卿凰、文鳐过去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,多谢关公子能够体谅我等的难处。”

    赤红妖鲷言到此处稍微一顿,这才继续说:“在这之前大概五、六年吧,老祖说自己收藏石片的洞窟年久风蚀,已经坍塌大半,东西留在那里不安全,于是就带着那些石片去了‘哭灵岛’的火山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听了它的话以后,青鼋语调发颤:“怎么会、会是那个地方,哭灵岛那里,是海上妖魂栖息之地,十分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,老祖也说过原因。”

    妖鲷解释道:“它就是想利用那些妖魂来守护石片遗物,故此才把石片带过去,收藏在了火山口附近,但是最近海啸和飓风这些天灾屡次出现,老祖不放心,便前去检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哭灵岛,嘿嘿,这个名字有点意思。”关横对身边的卿凰道:“娘子,愿不愿意和小生前往一游啊。”

    卿凰嘴角上翘,脸上泛起一丝笑意回答:“嗯,好吧。”

    就这样,在赤红妖鲷指引下,文鳐一路向东南海域疾游而去。

    在距离那个哭灵岛还有十里左右时,妖鲷便让它停了下来:“好了,到这里就可以,关公子,您和卿凰姑娘不是可以在水中随意行动吗?现在自便即可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你这妖鲷还真是严格,让我多往前游一点都不行。”听了文鳐的话,赤红妖鲷一本正经的说道:“实在抱歉,这是老祖宗定下的规矩,我们不敢随意更改。”

    “罢了,十里海域,没有多远,我们眨眼就能到达,诸位,一会再见喽。”关横说罢,就和卿凰游出了巨鱼文鳐的大嘴,向着哭灵岛那边而去。

    “哭灵岛的海上妖魂,为什么我觉得这个名字有些耳熟呢?”卿凰此刻跟随在关横身边,嘴里念叨:“好像在何时何地听说过类似的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,还没想起来?”他低声笑道:“咱们不是听若桃提起过,九宫鸟和她聊起的过去前往北海之滨的事情吗?”

    “对了!”卿凰立刻低呼:“没错没错,据说九宫鸟它们在北海遇到的强敌,也是海上妖魂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这样。”关横微微一笑:“四海之内,像这种妖魂只怕不在少数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我倒是想见识一下这些家伙。”听到对方的话,关横说:“放心,哭灵岛既然是妖魂栖息之地,要想看见,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吗?咱们只需要……咦?!”

    他这句话还没说完,四周围的海水骤忽产生强烈震动,这股奇妙的力量,正是来自海底。

    “海底地壳在颤晃,这是发生海啸的前奏!!”关横低呼道:“咱们不能再贸然往前游了,搞不好会吃大亏的,赶紧找个地方躲避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附近有什么能躲藏的地方吗?”卿凰的话音甫落,关横登时一挥手叫道:“七鬼,立刻四散寻找这周围海底有没有可以栖身的岩洞或者是礁石缝隙,我们只要躲在里面,应该就安全了。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”闻听此言,几道鬼影登时低啸而去,数息之后,婴白鬼率先有了发现,在十余丈外对着二人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“走。”关横挽住卿凰柔荑,他俩在海中并肩疾游转瞬来到了对方所在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好大一个岩洞,咱们躲在里边,肯定安全。”说罢,他让卿凰先钻了进去,而后又让群鬼在周围守候,自己这才放心进入,游到了对方身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