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御鬼者传奇 >正文 第2342章 白鲨与海豚
    “轰隆轰隆”就在两个人刚在岩洞内停留的瞬间,身后的海底区域转瞬间就响起剧烈震动,关横随即挥手,让周围的海水俱都停顿在丈余外。

    这样的话,他和卿凰在这个范围内,就如同身处陆地一般呼吸顺畅、行动自由。

    “噼里啪啦……”刚刚站稳脚步,他们就听见前面不远传来声响,走过去一看,原来是几尾肥硕的海鱼,因为没有水,在岩洞地面上不住蹦。

    “好可怜呐。”卿凰眨了眨眼睛说道:“咱俩不如将它们放生吧。”

    “同意同意。”关横嘻嘻笑道:“烤熟了以后,‘放生’在肚子里最合适不过了。”

    少时片刻,他用原火之力把几条鱼烤得焦黄,一股香味登时蔓延到四周,卿凰闻到以后,立刻伸手抓过一条啃了起来,边吃边说:“嗯嗯……味道不错……”

    “喂喂,还有很多,你慢点吃。”关横顺手拿起一条小的也吃了起来,还讪笑道:“狼吞虎咽的,真是不知道平时的矜持都跑到哪里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,还不是因为你,抢了我们的早餐,害得我没吃饱。”卿凰将焦脆的鱼骨咬下一截,嚼得嘎吱作响,而后继续道:“不管了,烤得这么香,其余几个都是我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,只要你喜欢吃,都拿去吧,反正我还不饿。”不知怎么的,关横就喜欢看卿凰吃东西的样子,看见对方吃完一条,他立刻又递过去一条:“喏,给你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岩窟外海底地壳的震动越来越严重,隆隆巨响此起彼伏。

    抬眼打量着周围的环境,关横自言自语道:“也多亏能找到这么一个避难的地方,要不然,身处海啸正中,本事再大也会被吞没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”突然间,守护在入口处的群鬼发出低啸声,关横很纳闷,于是对卿凰说道:“你先吃着,我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三步并作两步,来到岩窟洞口,下个瞬间,就听见咣当一声响,有东西狠狠撞在了岩窟洞口上方。

    关横定睛细瞧,原来是一条丈余长的白鲨,对方浑身都是伤口,很显然,是被卷进海啸激流内,遭到冲撞造成的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还有一道狭长之影在附近水域哀鸣,它已经被扯进了急速旋转的漩涡内,立刻就要被绞成碎片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了?”看到卿凰走过来,关横便回答道:“有两个家伙在周围出事,估计马上就要没命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还等什么?赶紧把它们救进洞里来吧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甫一出口,关横嘀咕道:“你看你,又开始做滥好人了,咱们能不能平安渡过海啸之灾还说不定呢,何苦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我可不管,既然看见了,一定要救!”卿凰此时犯了犟脾气,立刻挥手叫道:“七鬼,快去把白鲨和前面那个家伙拽进洞来。”

    “唰唰唰”一听见女主人的命令,群鬼不敢怠慢,马上就展开了营救行动。

    见此情景,关横哭笑不得:“你们这七个小鬼,平常对我的吩咐都没这么上心,重女轻男是吧?岂有此理!”

    “嘁,为这种事吃味儿,你的心眼比针眼还小!”卿凰说到这里时,大伥鬼和婴白鬼已经合力把白鲨弄到了洞口附近,关横嘴里说不帮忙,到了现在,还得出手接过来。

    “啪。”握住白鲨背鳍和躯体的瞬间,这家伙八成是伤势过重,已经陷入迷迷糊糊的癫狂状态,居然张开嘴想要去咬关横的胳膊。

    卿凰立刻叫道:“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咣!”关横可不管三七二十一,提膝猛撞了对方鱼鳃一下,白鲨顿时瘫软在地,他没好气的说:“瞧瞧,这就是发善心的下场,我要是没两下子,胳膊就得让它咬折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卿凰此刻无言以对,愣了数息,才呐呐道:“也许它不是故意的吧?”

    “算了算了。”关横挥手说:“还有一个,等把对方救进来砸,解决这条白鲨,看它挺肥的,应该可以吃几顿吧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半真半假,卿凰知道开玩笑的成分居多,也没再说什么,恰在此时,四只和巨蜂也将一个在漩涡内的家伙救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这、这是……好可爱呀!”卿凰见到对方以后,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它的额头,关横在旁边细瞧,随即说:“哦,原来是一条粉鼻海豚,看起来它的体型可不小,居然和白鲨不相上下。”

    “海豚、海豚,真可爱。”卿凰此时笑着,随手拿过一条没烤过的海鱼递到对方嘴边:“喏,给你,吃不吃?”

    粉鼻海豚也许是在风浪里挣扎的太久,饿极了,张嘴就把这条鱼囫囵吞了下去,因为动作太快,险些咬到了卿凰的指尖。

    “喂,吃就吃,你得小心一点,伤到我家卿凰,我就把你踹回漩涡里去!”看到关横对自己瞪眼,粉鼻海豚显得有些害怕,哑哑的叫了两声,好似婴儿啼哭,极为悦耳动听。

    “阿横,不许吓唬它。”卿凰开口道:“小海豚说了,自己不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,我也想听懂它说的话。”关横随手释放两团水灵之精,一道冲进海豚前额,另一道则是钻进了那条白鲨脑中。

    刚要问那海豚为什么会出现在漩涡里的时候,他俩耳边忽的响起突兀声音:“请、请给我一条好吗?”

    “呃?!白鲨?”关横扭头瞧了一眼满身都是伤口的鲨鱼,而后说:“你也想吃?好吧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拈起脚边一条鱼往对方那边飞掷,“啪!”正好掉进白鲨半张的大嘴里,它咕噜一下就咽进了肚里。

    “多、多谢。”“奇怪,这鲨鱼说话怎么结结巴巴的,难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呃,白鲨兄天生就有‘口吃’的毛病,二位,你们听习惯就好了。”此时此刻,说话的是粉鼻海豚,卿凰笑着又抓起一条鱼递到它嘴边:“喏,再吃点,我看你肯定是饿极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恩人姐姐。”这海豚真会说话,一边吃一边说:“自从半个时辰前,我和白鲨兄逃出哭灵岛附近,就再也没吃过东西,可把我饿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们是从哭灵岛那边逃出来的?!”闻听此言,关横不由得眉头微皱起来。

    稍一思忖,关横又接着问道:“既然是从哭灵岛而来,你们有没有见过西海的古猊老祖?它应该会在那附近出现。”

    “呃?老祖……这……我、我……”听到关横询问此事,粉鼻海豚顿时语塞,支支吾吾的不敢再往下说,卿凰有些奇怪:“怎么,白鲨的口吃毛病还会传染吗?”

    海豚还是不敢说话,只是悄悄瞥了一眼附近的白鲨,关横心中微动,于是一条鱼递到白鲨嘴边,对方立刻挣扎着张开嘴,想要把鱼叼走,而他却在瞬间一缩手:“等等,想吃鱼的话,就先把古猊的事情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呃,这个嘛……老祖在我们离、离开的时候,叮、叮嘱过,不能随便说……”虽说吃不到嘴边的鱼了,可这白鲨倒是一本正经的态度。

    见此情景,关横也不勉强,随即一挥手,用五行灵气覆盖对方身躯,卿凰那边也开始用灵气给海豚疗伤。

    “即使你们不说,我俩也得去哭灵岛寻找古猊,因为有要事也和它商量。”关横此刻说:“二位就在洞里养伤吧,待会我让七鬼把附近的鱼抓过来百八十条,让你们这一阵不必再为寻找食物为难。”

    眼见关横没有挟恩让自己说出古猊老祖的下落,还为自己和白鲨疗伤、准备食物,粉鼻海豚此时倒有些不好意思了。

    于是,它低声说:“白鲨兄,看起来这二位都不像是坏人,而且还救了咱们的命,要不然,就把老祖的事情说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、不能说,这是老祖的命令……”这句话刚一说出口,白鲨就注意到卿凰瞪大眼睛瞧着自己,硬生生把白鲨看得面红耳赤起来。

    它忍不住改口说:“咱们不能让陌生人去找老祖,那、那样太危险,但、但是救命大恩也不、不能不报,这样吧,咱俩驮着二位,一、一起返回哭灵岛岸边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谢谢你。”卿凰听到它这么说开心极了,立刻捧了好几条鱼过去,全都塞进白鲨嘴里:“吃吧吃吧,吃饱一点,再带我们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大伥鬼,你去外面兜一圈,瞧瞧海啸停止了没有,咱们也要抓紧时间出发了。”

    关横目送着对方离去,又瞥了一眼给白鲨喂鱼的卿凰,而后坐到了海豚旁边,他说:“要是盘问那家伙,它口吃的毛病会把我的耳朵折磨聋的,还是问你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恩人有话只管问我好了。”粉鼻海豚忙不迭说:“但凡知道的事情,我全都告诉您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们刚到西海的时候,遇到了赤红妖鲷一行水族,说是古猊老祖前往哭灵岛,却失踪了好几天。”关横此刻问:“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?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你们还认识妖鲷大哥,那就是值得信任了。”海豚回答:“具体的事情,我们也不太清楚,不过在几天前……”

    当天时间,正午左右,粉鼻海豚和白鲨正在哭灵岛周围水域觅食,恰巧看见千岁古猊分水踏浪而来,这俩家伙平时可是很少看见老祖宗的,急忙上前打招呼。

    谁知道,古猊一瞧见它们,登时把脸一沉,原来这老祖是独自前来此处,不想走漏行藏,于是便吩咐海豚白鲨暂时跟随自己,免得它们到处乱说。

    不过白鲨和海豚倒是没什么不乐意,毕竟能够在西海水族老祖宗面前效劳的机会可是很少的,这是一种光荣。

    接下来,古猊带领它们匆匆赶到哭灵岛沿岸,吩咐对方在此等候,不可以对别人说起自己的行踪去向云云,而后,老祖就上岸离去了。

    谁知道,古猊老祖这一去就是好几天,白鲨和粉鼻海豚等得越来越焦急。

    由于不知道对方去做什么事,也不了解有没有危险,可是有一件事,大家都清楚,那就是这岛上有众多凶恶暴戾的妖魂存在,所以它俩异常忧心,却又没有上岸寻找的本事,只好在海边持续等待。

    万万没想到今天突然发生强大无比的海啸,它们要是不马上离开,那就死定了。

    迫于无奈之下,白鲨和海豚只好现行逃命要紧,打算避过海啸之灾以后再回到哭灵岛岸边,谁知在这附近遇到了巨大海底漩涡,差一点就没命了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以往的经过。”海豚说完,便瞧了瞧关横手里的鲜鱼,对方微微一笑:“好好,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将鱼塞进它的嘴里,关横扭头对卿凰和白鲨说:“看起来古猊在哭灵岛上遇到了一些意外,故此这几天才没有返回,正好,咱们可以去岛上确认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那、那真是太好了,拜、拜托二位了。”

    关横听到白鲨说话,正是急不得、恼不得,便半开玩笑道:“喂,你说话这么费劲吃力,倒不如唱歌吧,把想要形容出来的事情当成歌唱出来,也许会顺畅许多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、是吗?多、多谢指点。”白鲨没想到关横是在忽悠自己,它居然当真了。

    闻听此言,卿凰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对方跟前,低声道:“阿横,你这不是在戏弄人家吗?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是在骗它?”关横此时一本正经大摇其头,随即说:“事实胜于雄辩,等着吧,也许我想的办法非常好使呢。”

    “呸,你就会瞎扯。”

    卿凰想到这家伙以前就用稀奇古怪的办法逗弄过自己,现在无论如何也不相信了。恰在此时,大伥鬼返回通知他们,说是海啸已经逐渐平息,周围也没什么剧烈的震动和影响,可以出发前往哭灵岛了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关横先是让粉鼻海豚和白鲨出去游曳徘徊了一圈,活动身子,而后二者就回来驮着他们径直钻出了海面,向数里之外哭灵岛游去。

    “哗啦啦哗啦啦”分水破浪之声此起彼伏,关横骑着白鲨,转瞬间挪移到了岸边,“噌、噌、噌!”几个起落间,他已经拔身纵到了浅滩地面上。

    “呦吼!哈哈哈”扬声大笑的卿凰骑着粉鼻海豚在浅水湾转来转起,玩得开心极了,一时不想上岸。

    “喂,你再不过来,我可就走喽。”关横叫道:“不等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敢!”卿凰的话音甫落,也已经从海豚背部跳到了岸边。